首页 - 印光大师文集 - 印光大师文钞选读 - 一心念佛   │ 文章推荐
 

  遇患难,宜专念观音

  日前接汝书, 知以光之款凑成四百, 汝亦捐一百, 以赈灾民, 欣慰之至。十七日一弟子以百元交光赈灾。又将余人与光之款, 凑成五百, 以汇与幼农, 聊尽我心。所言念佛念观音, 均能消灾免难, 平时宜多念佛, 少念观音。遇患难, 宜专念观音。以观音悲心甚切, 与此方众生宿缘深故。不可见作此说, 便谓佛之慈悲, 不及观音。须知观音乃代佛垂慈救苦者。即释迦佛在世时, 亦尝令苦难众生念观音, 况吾辈凡夫乎。出关去处定后, 当为函示。于此不定行止之时, 说之反成捣乱。近来旧章全废, 字与书完全不知敬惜。今印单张八万, 为寄一包, 祈为分送。又宜谆谆劝勉, 以期各培福祉。(三编·复宁德晋居士书十五)

  现在大家通在患难中, 当为一切人说解除患难之法, 唯有改过迁善, 敦笃伦常, 至诚恳切, 称念观音名号, 为唯一无二之妙法。无论水火刀兵等危险, 及怨业病, 医不能疗者, 倘肯依上所说, 决定会逢凶化吉, 在危而安, 及怨业消灭, 不药而愈矣。目今时局, 危险万分。战事若发, 全国无一安乐处所。即兵不到之处, 土匪之祸, 比兵更烈。当令一切老幼男女, 同念南无阿弥陀佛, 及南无观世音菩萨。除此之外, 别无良法。小灾当可逢凶化吉。即大家同归于尽, 念佛之人, 当承佛力, 或生西方, 或生善道。切不可谓既不能免死, 则念佛便为无益。不知人之受生为人, 皆由前世所作罪福因缘, 而为生富贵贫贱之张本。念佛之人, 有信愿, 当可往生。即无信愿, 亦不至堕落恶道。何可不念, 以自误误人乎哉。(续编·复念佛居士书)

  观音大士, 恩周法界, 随类现身, 寻声救苦, 多有深蒙加被, 而不自知者。今夏五月, 以所印之观世音菩萨本迹感应颂, 寄苏州西林居士陆寿慈。彼阅至第二卷救苦门, 不禁有感于中。方知幼时难地获生者, 皆大士慈力加被也。遂略叙其事, 函致于光云, 予家太仓, 少孤, 赖祖母寡母教养。母持观音斋, 常诵观音经, 大悲咒。咸丰十年, 予年十四, 值粤匪屡陷各城, 从母胡太君, 挈吾家三口居乡间伊宅, 未几城陷。予携箧有大悲忏, 从母之妣张太君, 命予钞其咒文, 由是记诵不忘, 日念若干遍。及从母他徙, 即依三图毛姓亲戚住。至秋, 贼大出, 肆掠焚杀。一日午餐, 适贼至。祖母年高不能逃, 予随母逃向后园竹丛中, 贼持矛后追, 予母子急跳于河, 适有树根, 且捉以待, 见贼向竹中乱戳一阵而去。闻背后人声, 回顾见数贼立河干, 摇旗呼哨, 若绝不见吾母子者, 少选贼去, 乃出。及今思之, 犹不胜惴惴焉。次年十月, 将绝粮, 贷钱千四百, 雇船往璜泾访族祖竹楼翁。未至而日已暮, 船夫推予上岸, 并掷所携物于岸而去。日暮途穷, 无可为计, 不禁痛哭。村媪袁太君怜之, 令宿其家。次日命其子伴予谒竹楼翁。翁固贫士, 急公好义, 有声庠序, 聊借行医, 以期糊口。一见甚欢慰, 许为设法, 令多待几日, 遂居袁氏月余。及翁资筹妥, 送登海船, 因到上海, 承亲戚引至南门外翠微僧舍, 时李相国统兵驻此, 得由佣书以进。太平后迁居苏州, 勉成家业, 得免为沟中胔, 幸哉。感念从母, 袁媪, 及族祖之恩德, 不啻生死肉骨, 终身不敢忘, 犹不知经咒之感应也。今读大士感应颂诸事迹, 始知脱离锋镝, 每遇急难, 辄逢善人, 皆由吾母持斋诵经, 感菩萨大慈悲神力覆护之所致也。普门品云, 心念不空过, 能灭诸有苦, 于苦恼死厄, 能为作依怙。信然。爰追述之, 冀一切善信至诚念菩萨名, 及观世音经, 大悲神咒, 自可逢凶化吉, 遇难成祥, 以及业消智朗, 障尽福崇, 生入圣贤之域, 死登极乐之邦云。愿法师愍我愚诚, 作感应记, 附入文钞, 普令同人, 咸生正信, 共沐慈恩。夫西林居士, 宿植德本, 现行淳淑, 多年以来, 长斋奉佛, 修持净业。年已八十, 精神强健, 遇有公益, 虽数里远, 皆悉步行, 人力车等, 概不肯乘。目力甚好, 能写小字。光四月至苏, 数来谈叙, 其谦卑自牧, 为现今所无。彼自幼屡蒙大士冥垂加被, 故有今日, 然犹未彻知其所以然。则世之受慈护之恩而不知者, 盖多多也。譬如杲日, 普照万国, 盲人虽荷日光生成, 以未曾亲见光相, 遂谓为无, 则其负照临之恩也大矣。愍世愚迷, 录以为记。(增广·陆西林居士感应记)



  有关其它文章
· 下一页:劝众兼念观音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