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印光大师文集 - 印光大师文钞选读 - 临终往生   │ 文章推荐
 

  陈了常优婆夷往生事迹兼佛性发隐

  一切众生, 皆有佛性。而佛与众生, 心行受用绝不相同者, 何也。以佛则背尘合觉, 众生则背觉合尘。佛性虽同, 而迷悟迥异。故致苦乐升沉, 天渊悬殊也。若能详察三因佛性之义, 则无疑不破, 无人不欲修习矣。三因者, 正因了因缘因也。正因佛性, 即吾人即心本具之妙性, 诸佛所证真常之法身。此则在凡不减, 在圣不增。处生死而不染, 居涅槃而不净。众生彻底迷背, 诸佛究竟圆证。迷证虽异, 性常平等。二了因佛性, 此即正因佛性所发生之正智。以或由知识, 或由经教, 得闻正因佛性之义, 而得了悟。知由一念无明, 障蔽心源。不知六尘境界, 当体本空, 认为实有, 以致起贪瞋痴, 造杀盗淫。由惑造业, 因业受苦。反令正因佛性, 为起惑造业受苦之本。从兹了悟, 遂欲反妄归真, 冀复本性也。三缘因佛性, 缘即助缘。既得了悟, 即须修习种种善法, 以期消除惑业, 增长福慧, 必令所悟本具之理, 究竟亲证而后已。请以喻明。正因佛性, 如矿中金, 如木中火, 如镜中光, 如谷中芽。虽复本具, 若不了知, 及加烹炼钻研磨砻种植雨泽等缘。则金火光芽, 永无发生之日。是知虽有正因, 若无缘了, 不能得其受用。此所以佛视一切众生皆是佛, 而即欲度脱。众生由不了悟, 不肯修习善法, 以致长劫轮回生死, 莫之能出。如来于是广设方便, 随机启迪。冀其返妄归真, 背尘合觉。法门虽多, 戒定慧三, 摄无不尽。故楞严经云, 摄心为戒, 因戒生定, 因定发慧, 是则名为三无漏学。而三者之中, 唯戒最要。以能持戒, 则诸恶莫作, 众善奉行。其行与佛近, 其心必不至与佛相远也。故如来于梵网经, 为众生保证云, 我是已成佛, 汝是未成佛。若能如是信, 戒品已具足。又云, 众生受佛戒, 即入诸佛位。位同大觉已, 真是诸佛子。是持戒一法, 乃超凡入圣, 了生脱死之第一要道也。使众生不具佛性, 纵令修习种种善法, 亦无成佛之理。如石不具金, 冰不具火, 砖不具光, 砂不具芽。纵令烹炼钻研磨砻种植雨泽等缘, 一一经于累劫, 亦无金火光芽等发生之事。若知此义, 孰肯以性具之菩提涅槃, 妄作烦恼生死。独让诸佛, 及三乘圣人, 受其真常之乐, 自己甘受其幻妄之苦也哉。然约通途教道, 在凡夫地, 欲了生死, 大非易事。若约信愿念佛求生净土之特别法门, 则即于现生, 悉得了脱。果具真信切愿, 万中决不漏一。末世众生, 唯此一法, 堪为恃怙。以故法运愈晚, 此法愈当机, 善知识提倡愈切。而真实修持, 得遂往生之证验, 时或见之。优婆夷了常者, 安徽无为县陈锡周了圆居士之继配夫人也。姓胡氏, 赋性慈善, 笃信佛法。锡周初不知佛法, 长子天寿, 颇聪明, 十四岁殇。意谓我居心行事, 无大过愆, 何得有此。遂于因果报应, 生死轮回之事, 概谓为无。夫人知其执不可破, 辄密默修持, 不令彼知。未久, 夫人有娠, 将临产期, 忽得大病。二十九日, 不能言语饮食转侧。体热如火, 身瘦如柴。名医束手, 绝无生望。一夕, 梦老母持一把长干莲华, 云汝以宿业, 得此恶病。幸有善根, 是故我从南海, 来安慰汝。随以莲华, 从头至足拂之。云拂去业障, 好生嘉儿。顿觉身心清凉, 即惊醒起床, 便成好人。次日生子, 庞厚丰满, 与健妇所生无异。取名天民, 今已十五岁矣。锡周由是方知佛慈广大, 三世因果之理事, 真实不虚。从兹夫妇各吃素念佛, 努力修持。于救济贫苦患难, 斋僧修庙, 施善书, 捨棺材, 悉随己力为之。锡周归依光, 法名了圆。夫人函祈归依, 因名了常。九年, 夫妻儿女五人, 同于北京法源寺, 受菩萨戒。去年春, 夫人欲来普陀见光, 因先朝九华。归至沪, 适奉直兵祸将作, 遂未果来, 每引以为憾。光慰之曰, 至心念佛, 则日与弥陀圣众相对越, 何得以不见粥饭庸僧为憾乎。以深受惊吓, 故身体瘦弱, 久不复原。锡周祈光开示, 光令作退步想, 作已死想, 遂得大愈。今春复病瘦弱, 不思饮食。于二月廿八日, 正念佛间, 见两童子执长幡, 上书西方接引四字。谓锡周曰, 此兆于我则幸, 于君则不幸。以己一归西, 内顾无人故。然念佛之人, 不贪生, 不怕死。因请僧四位, 诵经礼忏念佛廿八日。以祈寿未尽则速愈, 寿已尽则速生西方耳。从此身心适悦, 了无病苦。至四月初, 复觉不适。知归期将至, 一心念佛, 以求速生。初五, 全家都为念佛。又请师僧换班续念, 昼夜佛声不断, 夫人但默随之。初六午前, 令备浴具。浴已, 著新衣, 往佛堂礼拜, 供献香华。归即移床向西侧卧, 唯专念佛, 概不提及诀别等事。至亥时, 见佛来, 欲起礼拜, 因扶起令坐, 作合掌低头状。云尚有三千佛, 念完即去。全家同僧俗三十余人, 俱大声念, 夫人遂高声念佛而逝。面带笑容, 室有异香。全家俱不现悲哀相, 又念佛二小时, 方为安置。次日午时入殓, 顶尚温暖, 四肢柔软, 香气犹存。噫, 夫人可谓宿有善根, 现值善缘。不现世间爱情, 破坏正念。唯仗多人佛声, 成就净心。故得感应道交, 蒙佛接引。离此苦域, 登彼乐邦。何幸如之。临终一关, 最为要紧。世有愚人, 于父母眷属临终时, 辄为悲痛哭泣, 洗身换衣。只图世人好看, 不计贻害亡人。不念佛者, 且置勿论。即志切往生, 临终遇此眷属, 多皆破坏正念, 仍留此界。临终助念, 譬如怯夫上山, 自力不足。幸有前牵后推, 左右扶掖之力, 便可登峰造极。临终正念昭彰, 被魔眷爱情搬动等破坏者, 譬如勇士上山, 自力充足。而亲友知识各以己物, 令其担负。担负过多, 力竭身疲, 望崖而退。此之得失, 虽由他起, 实属自己往昔劫中, 成全破坏人之善恶业力所致。凡修净业者, 当成全人之正念, 及预为眷属, 示其利害。俾各知所重在神识得所, 不在世情场面好看, 庶可无虞矣。兹因讣至, 故发其佛性, 及助念之隐义, 并夫人事实之大略。以期修净业者, 知所取法焉。(增广文钞)



  有关其它文章
· 下一页:许止净居士往生记并颂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