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文集 - 印光大师文集 - 印祖文钞菁华录白话译注 - 广赞净土法门   │ 文章推荐
 

入得此门,无量法门悉皆证入;诸祖力劝


原文:

15.溯自大教东来,远公[1]大师,遂以此为宗。初与同学慧永[2],欲往罗浮,以为道安法师所留,永公遂先独往。至浔阳,刺史陶范,景仰道风,乃创西林寺以居之,是为东晋孝武帝太元二年丁丑岁也。至太元九年甲申,远公始来庐山。初居西林,以学侣浸众,西林隘莫能容。刺史桓伊,乃为创寺于山东,遂号为东林。至太元十五年庚寅,七月二十八日,远公乃与缁素一百二十三人,结莲社念佛,求生西方。命刘遗民作文勒石,以明所誓。而慧永法师,亦预其社。永公居西林,于峰顶别立茅室,时往禅思。至其室者,辄闻异香,因号香谷,则其人可思而知也。当远公初结社时,即有一百二十三人,悉属法门龙象,儒宗山斗;由远公道风遐播,故皆群趋而至。若终公之世,三十馀年之内,其入莲社而修净业,蒙接引而得往生者,则多难胜数也。自后若昙鸾、智者、道绰、善导、清凉、永明,莫不以此自行化他。昙鸾著《往生论注》,妙绝古今。智者作《十疑论》,极陈得失;著观经疏,深明谛观。道绰讲净土三经,近二百遍。善导疏净土三经,力劝专修。清凉疏《行愿品》,发挥究竟成佛之道。永明说《四料简》,直指即生了脱之法。自昔诸宗高人,无不归心净土。唯禅宗诸师,专务密修,殊少明阐。自永明倡导后,悉皆显垂言教,切劝修持矣。故死心新禅师[3]《劝修净土文》云:弥陀甚易念,净土甚易生。又云:参禅人正好念佛。根机或钝,恐今生未能大悟,且假弥陀愿力,接引往生。又云:汝若念佛,不生净土,老僧当堕拔舌地狱。真歇了禅师[4]《净土说》云:洞下一宗[5],皆务密修,其故何哉?良以念佛法门,径路修行,正按《大藏》,接上上器,傍引中下之机。又云:宗门[6]大匠,已悟不空不有之法,秉志孜孜于净业者,得非净业见佛,尤简易于宗门乎?又云:乃佛乃祖,在教在禅,皆修净业,同归一源;入得此门,无量法门,悉皆证入。长芦颐禅师,结莲华胜会,普劝道俗,念佛往生;感普贤、普慧二菩萨,梦中求入胜会,遂以二菩萨为会首[7]。足见此法,契理契机,诸圣冥赞也。当宋太真二宗之世,省常法师,住持浙之昭庆,慕庐山远公之道,结净行社;而王文正公旦,首先归依,为之倡导。凡宰辅伯牧,学士大夫,称弟子而入社者,有百二十馀人;其沙门有数千,而士庶则不胜计焉。后有潞公文彦博者,历仕仁英神哲四朝,出入将相五十馀年,官至太师,封潞国公。平生笃信佛法,晚年向道益力,专念阿弥陀佛,晨夕行坐,未尝少懈。与净严法师,于京师结十万人求生净土会,一时士大夫多从其化。有颂之者曰:知君胆气大如天,愿结西方十万缘;不为自身求活计,大家齐上渡头船。寿至九十二,念佛而逝。元明之际,则有中峰、天如、楚石、妙叶,或为诗歌,或为论辩,无不极阐此契理契机,彻上彻下之法。而莲池、幽溪、蕅益,尤为切挚诚恳者。清则梵天思齐、红螺彻悟,亦复力宏此道。其梵天《劝发菩提心文》,红螺《示众法语》,皆可以继往圣、开来学,惊天地、动鬼神。学者果能依而行之,其谁不俯谢娑婆,高登极乐;为弥陀之弟子,作海会之良朋乎?(文钞正编)青莲寺念佛宣言书

白话译文:

15.追溯佛教东来,慧远大师就以念佛为宗。开始与同修慧永,想要去罗浮,被道安法师留住,永公就一人先去了。到浔阳,刺史陶范景仰道风,就创建了西林寺让永公住在那里,当时是东晋孝武帝太元二年丁丑年。到太元九年甲申,远公才来庐山。开始住在西林寺,后来,因为同修的伙伴越来越多,西林寺窄小已经住不下了,刺史桓伊就为他在庐山以东建寺,叫做东林寺。到太元十五年庚寅,七月二十八日,远公就与僧俗一百二十三人,结莲社念佛,求生西方。让刘遗民作文铭刻于石,以表明念佛的志向。这时慧永法师,也加入进来了。永公居住在西林,在峰顶另外建立茅棚,经常去那里静坐禅思。到茅棚的人,都能闻到一种特别的香气,因此就把那里叫做香谷,这样看来永公的境界也可想而知了。当远公刚开始结社的时候,即有一百二十三人,都是法门龙象,儒宗泰斗。因为远公的道风远近闻名,所以大家都群趋而至。如果总结一下远公一生,三十多年之内,进入莲社而修净业,蒙接引而得往生的人,就多得数不胜数了。自他以后如昙鸾、智者、道绰、善导、清凉、永明等诸位大师,没有不以此净土法门来自行化他的。昙鸾著《往生论注》,妙绝古今。智者作《十疑论》,极陈得失。著《观经疏》,深明谛观。道绰讲净土三经,近二百遍。善导疏净土三经,力劝专修。清凉注疏《行愿品》,发挥究竟成佛之道。永明说《四料简》直指即生了脱之法。自古以来诸宗高人,无不归心净土。只有禅宗诸师,专门致力于密修,很少有人阐明净土法门。自永明大师倡导修净以后,禅宗大德都纷纷开坛演教,恳切劝大众修持净土了。故死心新禅师在他的《劝修净土文》中说:“弥陀很容易念,净土很容易生。”又说:“参禅人正好念佛。根基如果愚钝,担心今生不能大悟,就暂且先借弥陀愿力,接引往生。”又说:“你如果念佛,却生不了净土,老僧当堕拔舌地狱。”真歇了禅师在《净土说》中告诫我们:“洞下一宗,都注重密修念佛,这是什么缘故呢?因为凭借念佛法门,可以走修行捷径,正是按《大藏》所说,接上上根器,兼收中下根器。”又说:“宗门内的高僧大德,已悟不空不有之法,仍立志孜孜不倦专修净业,这难道不是说明修净业见佛,比宗门要简单的多吗?”又说:“不管是佛是祖,还是在教在禅,都修净业,同归一源。入得此门,无量法门,都能证入。”长芦赜禅师,结莲华胜会,广劝僧俗,念佛往生,曾感动普贤、普慧二位菩萨,在他的梦中要求加入这次殊胜的法会,禅师因此就以二菩萨为会首。足见此法,契理契机,诸圣都在暗中赞叹啊。宋太、真二宗时期,省常法师在浙江昭庆做住持,追慕庐山远公的道风,结净行社;王旦(文正公),首先皈依,为之倡导。一切大小官吏,学士大夫,自称弟子而加入净社的,有一百二十多人,加入的沙门有数千,而普通百姓就不计其数了。后有潞公文彦博,历任仁、英、神、哲四朝的官员,出入将相五十多年,官至太师,封潞国公。他平生笃信佛法,晚年向道更加用力,专念阿弥佗佛,晨夕行坐,从来没有松懈。与净严法师,在京师结十万人求生净土会,一时士大夫多随从而感化。有歌颂他的人说:“知君胆气大如天,愿结西方十万缘;不为自身求活计,大家齐上渡头船。”寿至九十二岁,念佛而逝。元、明时期,则有中峰、天如、楚石、妙叶等大师,或作诗歌,或为论辩,无不极力弘扬这个契理契机、上下通达的念佛法门。而莲池、幽溪和蕅益大师,尤其真挚诚恳。清朝有梵天寺的思齐、省庵法师,红螺山彻悟禅师,他们也极力弘扬此道。梵天的《劝发菩提心文》,红螺的《示众法语》,都可以继往圣,开来学,惊天地,动鬼神。学者果然能够信受奉行,有谁不会离开娑婆,高登极乐,为弥陀的弟子,作莲池海会的良朋呢?

注释:

1、远公:指庐山慧远(334-416),东晋高僧,居庐山,创立莲社,弘扬净土,为净土宗之始祖。雁门楼烦(山西崞县)人,俗姓贾,为别于隋代净影寺之慧远,后世称为“庐山慧远”。

2、慧永:(332-414)内江潘氏子。与慧远同师道安。相期结屋罗浮。及远为安所留。师乃先至浔阳。刺史陶范。留憩庐山舍宅。为西林寺以居之。峰岭别立茅室。尝有一虎驯伏。入其室者。辄闻异香。因号香谷。

3、死心新禅师:宋代僧死心悟新(1044-1115),撰《死心悟新禅师语录》,绍兴十一年刊行。内容编录师初住云岩之开堂语录、住翠岩之广化法语、再住云岩之语录,及住黄龙之语录、小参示众、偈颂等。

4、真歇了禅师:即真歇清了(1089-1151),宋代曹洞宗增。左绵安昌人,俗姓雍。撰有《真歇清了禅师语录》。

5、洞下一宗:指曹洞宗,禅宗五家之一。出所有二说:一为取漕溪六祖慧能及六世孙,洞山之名。二为取第二祖曹山,第一祖洞山之名。后者颠倒行次,为语便也。

6、宗门:禅宗之自称,为“教门”的对称。宗者,流派之本源;门者,诸派所归趋之要门。唐宋时代,主张教外别传的禅宗,认为禅是佛法的总府渊源、佛道的正门,且依《楞伽经》所言“佛语心为宗,无门为法门”义而自称为宗门,并以天台、华严、法相等教家立场的宗派为“教门”或“教下”。

7、长芦赜禅师继承慧远大师遗风,建立莲花胜会,普劝念佛。一个晚上,梦见一个少年,乌黑的头巾,白色的衣服,风貌清美,作揖说:“想要参加您的莲花胜会,敬请写一个名字。”禅师问他叫什么名字,回答说:“普慧。”写完后,又说家兄普贤,敬请一起书写。醒来后感到奇怪。忽然想起《华严经》离世间品中有二位菩萨名字,普慧连发二百问,普贤连下二千答,这是大菩萨啊,怎么能够蒙他们在冥冥之中如此加持呢!就写二菩萨名字作为会首。



  其他相关文章
· 下页:愿疾成佛者,无过念佛;法照遇文殊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