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印光大师文集 - 印光大师文钞选读 - 敦伦尽分   │ 文章推荐
 

  世间之事,有以理论,有以情论

  世间事, 有可以理论者, 有宜以情论者。汝所说某人之事, 固当以情论, 不可固执常理而为断定也。事既五年, 亦无惧人见闻之虑。彼既以共某住为安, 则只可任之。如其有真孝思, 当代为礼佛忏悔, 冀其觉悟, 时往问候, 劝其念佛, 此以情感。如其艰难, 不妨周济。资盗以粮, 不可为喻。此系以母子之情为准, 不能按常理为论。至于对某, 亦不得竟作怨仇相视, 敬而远之, 方为合宜。男女虽异, 心念是同。世有男子, 家有妻妾, 尚在外边与他人妇女相处, 其子不能不以为父。至于其父所爱之人, 虽不能直认为母, 然亦不可作怨仇视。以作怨仇视, 即系怨仇其父也。又后或致有报怨行凶之举, 故当敬而远之。礼云, 父母之所爱亦爱之, 父母之所敬亦敬之, 至于犬马尽然, 而况于人乎。但不生分别, 尽自己之孝思, 则于天理, 人情, 佛法, 均可无悖戾矣。祈以此意, 为其人说之, 彼当能两全其孝思, 而或可令亲生正信心, 求生西方, 以念佛为事也。但将往事作忘记, 则情可日亲, 而言当即听也。令舅处, 已令寄文钞, 嘉言, 统纪, 安士, 正信等, 共一包去, 今当为书寄去。汝前日之信亦收到。汝父母一向均有信心, 今更当曲为劝谕, 使彼信心增长, 实为人子佛子之报本要义也。(续编·复崔德振居士书五)

  家庭诸事, 只可以父母兄弟情分论。不可以我是彼非事理论。兄弟不睦, 多半由于父母偏爱所起。由偏爱故, 事事均须占便宜。若吃亏之兄弟, 能作退一步想, 譬己生于贫家, 衣食住皆无有, 又当与谁相争乎。(文钞三编·复李慰农居士书六)



  有关其它文章
· 下一页:老吾老,幼吾幼,如何能得究竟之道?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