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印光大师文集 - 印光大师文钞选读 - 敦伦尽分   │ 文章推荐
 

  与其留遗产,不如做济人济世之事

  试思子孙受祖父之恩, 则碎骨碎身亦不能报。子孙有丧祖父而悲痛若狂者乎。若是知伦理之子孙, 则亦稍具哀忱, 略陈仪礼, 尚可慰悦祖父之灵。若是从小骄惯放僻奢侈之子孙, 则日夕愿祖父之速死, 以期得随意嫖赌逍遥, 无人管束耳。果得祖父真死, 则心中欢喜有不能以言语形容者。从兹将祖父力持之家业, 悉用于造地狱极重恶业之事上。而培德修福之事, 则一文钱直等割己身上之肉, 宁死亦不肯出。以此丧祖父之家声, 贻祖父之羞辱于百千世者多多也。此种子孙, 在乃祖乃父固犹作掌珠看也。推其故, 总由己心太重, 不知宽大深远之理所致也。可不哀哉。昔范文正公视人犹己。视疏若亲。视天下为一家。视中国若一人。故能自宋初至清末, 足一千年, 子孙科甲不绝。长洲彭氏力行善事, 于清初以来, 科甲冠于天下。其家状元有四五人。而同胞兄弟有三鼎甲者。以世世奉佛, 奉阴骘文, 感应篇。其志固长欲利人, 而天固长施厚报也。令戚果是通人, 当自惭薄德, 故得此报。从此努力积德, 以期天哀愍我。则当桂子兰孙, 相继而生也。现今世道人心, 沉溺至极。天灾人祸, 亦频数之极。或流布有益世道人心之善书, 以期同登觉岸。或拯济遭水遭风之穷民, 以期死中得生。与其留资财以供子孙吃喝嫖赌, 令人唾骂。何如自己做济人济世之事, 为自己培来生福, 为子孙作百千世之受用为得也。今夏风灾最惨, 会稽道所辖二十县, 有十八县报灾。八月初十间, 台州又发大水。有处民屋中, 水深数尺, 河地俱水, 船行桥上, 其惨状可想而知。道尹黄涵之, 名庆澜, 笃信佛法, 长斋念佛。前年台州灾, 大为捐赈。今年灾更甚。以捐款维艰, 灾民可愍, 拟欲燃指筹赈, 或可感发人心。救得一人, 功尚无量, 况多人乎。令光代为劝募。光自愧薄德, 言谁肯听。因令戚之忧思, 动光心之恻隐。倘彼怜悯儿孙中年夭折, 为彼行赈济事, 以荐其灵魂。为己培福德, 缘以邀夫兰桂。或荐父母宗亲。或祈家门清泰。但令出自诚心, 断无不得福报者。现今之人, 多多借公济私, 以故人难取信。若论黄涵之之为人, 可谓官长中无二无三者。彼在宁波, 每年施药, 当过二万元。况其施送善书, 及种种善举乎。彼之为官, 乃以家资贴用者。非朘民误国以肥家者比也。张瑞曾与彼为施送善书之友。瑞曾于扬州立一借钱利平民之局, (不要利, 只交本)函祈涵之于宁波开办, 涵之即开办。凡做小生意无本钱者, 皆可无所忧虑矣。即此一事, 可知其概。阁下亲知中富家甚多。若张黄等彼固生于富贵, 不知贫穷之苦。倘肯发悉为天地之子女之心, 以行救济。则固无家门不幸, 丧子折孙, 及子孙败坏家声, 令祖父含恨九泉之事矣。倘肯发心, 当直交宁波道署道尹黄涵之收, 光固绝不干涉也。光贫无卓锥, 前年两次拨刻文钞洋五百元赈饥。去年几处亦用百元。今夏以友人施文钞洋百元, 拨送黄道尹赈灾。用别人之财, 聊尽我之心而已。(三编卷四·复刘观善居士书二)



  有关其它文章
· 下一页:三施赈灾,圆成福慧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