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印光大师文集 - 印光大师文钞选读 - 敦伦尽分   │ 文章推荐
 

  教女一事,重于教子多多矣

  人生世间, 善恶各须辅助, 方克有成。虽天纵之圣, 尚须贤母贤妻, 以辅助其道德, 况其下焉者乎。以故太任有胎教, 致文王生有圣德。故诗赞其刑于寡妻, 至于兄弟, 以御于家邦。然此但约文王边说。若论太姒之德, 固亦可以辅助文王之道。如两灯互照, 愈见光明。两手互洗, 方得清净。观思斋太任, 太姒嗣徽音之说, 可以知矣。由是言之, 世少贤人, 由于世少贤母, 与贤妻也。良以妻能阴相其夫, 母能胎教子女。况初生数年, 日在母侧。亲炙懿范, 常承训诲。其性情不知不觉为之转变, 有不期然而然者。余常谓教女为齐家治国之本, 又常谓治国平天下之权, 女人家操得一大半, 盖谓此也。以天姿高者, 若有贤母以钧陶之, 贤妻以辅翼之。自可意诚心正, 明明德, 止至善。穷则独善其身, 达则兼善天下。即天姿平常者, 亦堪循规蹈矩, 作一守分良民。断不至越理犯分, 为非作奸, 以忝所生, 而为世害也。惜世人梦梦, 不以尽伦守分教女, 使日唯从事于妆饰, 此外则一无所讲。异日为人妻, 为人母, 不但不能相夫教子, 以成善士, 或反相之教之以成恶人。由是言之, 教女一事, 重于教子多多矣。而余所谓教女为齐家治国之本, 及治国平天下之权, 女人家操得一大半, 乃真语实语也。近世学风大开, 女子入学, 多被不知教本之教员所误。从兹不以尽伦守分, 宜室宜家, 相夫教子为事。各各皆欲操政权, 作长官。越分计虑, 习为狂妄, 亦可慨也。安得有长民者, 极力提倡, 令其在家庭中培植。俾修齐治平之效, 出于不知不觉, 了无形迹中, 则何幸如之。以是之故, 余于冯宜人事实, 重有感焉。宜人者, 包培斋居士之德配也。生有异性, 幼娴姆训。在家孝父母, 已嫁孝舅姑。而且笃信佛法, 修持唯谨。包君初尚不以为然, 久之则与之俱化, 而长斋念佛矣。以包君具聪明特达之资, 又日与端庄静默, 守分尽伦之宜人相处。其至性感人, 盖有潜移密化于不知不觉中。包君固明哲君子, 一清如水。宦游时于有所入, 不知来历者, 尚虑其或有错因果处。必正色劝戒, 详问来历, 以期无负于心而后已。又每戒其子, 勿入政界。犹恐或有难免, 故又曰, 政界中钱, 唯日日办事, 应得薪俸, 可以领受。否则悉属非分, 终须偿还, 不可不慎。其事亲相夫, 持家教子之芳踪, 与夫戒杀放生, 周急济困, 力忏宿业, 笃修净土之种种懿行, 皆堪风世。至其将终前三日, 切戒厚葬, 命用薄棺布衣。以为真者既去, 何可为此幻躯, 滥费金钱, 暴殄天物乎。况丝绸之原, 皆由杀起。用以送葬, 是以罪业相加。于亲爱之道, 大相乖戾。临终一二日, 现诸痛苦, 颇觉难堪。卒得见佛光明, 结印而逝。盖由宿根深厚, 现行淳淑。又得包君深知要义, 乃教家人悉为助念。绝不提及诀别等事, 亦不略露哀痛情状。又请通法女友, 常为开导。比丘六人, 相续助念。直至次日入殓, 不动哭声。故使神识不生爱恋, 得遂往生之愿。则包君成就宜人之净业者, 可谓至矣。法华经云, 善知识者, 是大因缘, 所以化导, 令得见佛。宜人固包君之善知识, 包君亦宜人之善知识。所谓善与善遇, 相得益彰。若宜人者, 可为当世妇女之师。而包君于其临终助念, 及诸举动, 实足为修净业者之家人, 与其子若孙之轨范也。余故表而出之, 以为爱亲者劝。余详事实中, 此不备书。(增广文钞·冯平斋宜人事实发隐)



  有关其它文章
· 下一页:德育启蒙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