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印光大师文集 - 印光大师文钞选读 - 敦伦尽分   │ 文章推荐
 

  事事求实,心心省己

  某君之来秦, 关系甚大。使彼冰清玉洁, 循规蹈矩, 则秦中人之善根, 当断大半。幸而贪瞋痴全体发现, 被秦人藐视, 则彼之所说, 无人肯信从矣。汝所问书, 非彼所知, 均不能回书。幸汝一问, 否则彼必谓秦无人焉。知之非艰, 行之维艰。彼素信光者, 以一函之误, 则成反对。可见其人, 非真信心。忍辱未生而瞋恨滋炽, 可不哀哉。……今人事亲行己, 皆作一场套子话说说, 便算数了。求其勉力修持, 实难其人。汝昔所为, 大有过愆, 今当极力实修以补之。若徒以虚华语言取悦人目, 人必反斥其昔过而罪责之。纵人可瞒, 自心其可瞒乎。自心不可瞒, 故天地鬼神, 悉不可瞒, 况佛菩萨乎。以自心与佛, 菩萨, 天地, 鬼神, 相融摄故。以后事事求实, 心心省己。当可与直心为道之如来合。自可感应道交, 生蒙加被, 殁蒙接引也。(三编·复康寄遥居士书)

  示办同善会:凡作公益事, 不得沾染分毫。否则不但欺人, 且成欺心欺佛。改恶迁善, 须从起心动念处论。何况公然实行其欺人之事乎。今之瞎捣乱者, 皆不知因果, 不知罪福报应之极愚痴人也。使彼有真心智慧, 即以杀身之威胁之, 令其如此而行, 亦必不为也。望注意是幸。(三编·开示五则-陈景藩笔记)

  既知惭愧忏悔, 何又依旧行履, 恶不见减, 善不见增乎。无他, 心不志诚故也。倘心主于诚, 岂可知而故犯。知而故犯者, 以心实无决定改过迁善之诚恳故。汝自己欲为贤人善人, 自可远离恶习。不能远离者, 系其心不决定, 浮游缓慢, 则难免仍归旧路矣。以后切勿再来信, 汝不肯真实克除己私, 我纵开示, 究有何益。汝若肯认真省察自己过愆, 何用我多说, 即宗诚二字(按:“宗诚”为此居士法名), 已通通包括净尽。人若心无虚伪, 决定不至不肯改过迁善。譬如真知其人是欲害我者, 纵令彼多方巧诱, 决不肯上他的当, 以送我命。肯上当, 是不知好歹之人。既有关性命之大对头, 尚肯依他的骗, 则所谓求别人为汝说保身命之妙法, 又有何益乎。故不愿屡为汝络索说也。(续编·复金益平居士书二)

  曾子以大贤之资格, 及其将死, 方曰, 诗云, 战战兢兢, 如临深渊, 如履薄冰, 而今而后, 吾知免夫。不到将死, 尚常存儆惕, 今将死矣, 知必无所陷。蘧伯玉行年二十, 而知十九年之非, 及至行年五十, 而知四十九年之非。孔子于七十之时, 尚欲天假数年, 或五年, 或十年而学易, 以期免大过。此圣贤存养省察之道, 乃学佛了生死之基址也。余详文钞及各书, 故不备书。汝名鉴章, 再加之正智慧, 则无往不与佛圣合, 无往不为世俗法。今之人, 稍聪明, 便狂妄, 此皆不知为学日益, 为道日损之义。为学日益者, 以圣贤之道德, 蕴于我之身心。为道日损者, 从兹严以省察, 必致起心动念, 了无过愆之可得也。否则便是书橱文匠, 既非为学, 何况为道。(三编卷一·复徐志一居士书)



  有关其它文章
· 下一页:念诵是枝末,敦尽乃根本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