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印光大师文集 - 印光法师嘉言录 - 释普通疑惑   │ 文章推荐
 

  论出家

  ●(以下论出家)  夫佛法者, 乃九法界公共之法。无一人不当修, 亦无一人不能修。持斋念佛者多, 推其效则法道兴隆, 风俗淳善。此则唯恐其不多, 愈多则愈美也。至于出家为僧, 乃如来为住持法道, 与流通法道而设。若其立向上志, 发大菩提, 研究佛法, 彻悟自性, 宏三学而偏赞净土, 即一生以顿脱苦轮。此亦唯恐不多, 多多则益善也。若或稍有信心, 无大志向, 欲藉为僧之名, 游手好闲, 赖佛偷生。名为佛子, 实是髡民。即令不造恶业, 已是法之败种, 国之废人。倘或破戒造业, 贻辱佛教。纵令生逃国法, 决定死堕地狱。于法于己, 两无所益。如是, 则一尚不可, 何况众多?古人谓:“出家乃大丈夫之事, 非将相所能为。”乃真语实语, 非抑将相而扬僧伽也。良以荷佛家业, 续佛慧命, 非破无明以复本性, 宏法道以利众生者, 不能也。今之为僧者, 多皆鄙败无赖之徒。求其悠悠泛泛, 持斋念佛者, 尚不多得。况能荷家业而续慧命乎?今之佛法, 一败涂地者, 以清世祖不观时机, 仰遵佛制, 革前朝之试僧, 永免度牒, 令其随意出家, 为之作俑也。【书一】十一

  ●夫随意出家, 于上士则有大益, 于下士则有大损。倘世皆上士, 则此法固于法道有益。而上士如麟角, 下士如牛毛。益暂得于当时(清初至乾隆年间, 善知识如林, 故有益), 祸广覃于后世。致今污滥已极, 纵有知识欲一整顿, 无从措手, 可不哀哉!以后求出家者, 第一要真发自利利他之大菩提心, 第二要有过人天姿, 方可薙落。否则不可。至若女人有信心者, 即令在家修行, 万万不可令其出家。恐其或有破绽, 则污败佛门不浅矣。男若真修, 出家更易, 以其参访知识, 依止丛林也。女若真修, 出家反难, 以其动辄招世讥嫌, 诸凡难随己意也。如上拣择剃度, 不度尼僧, 乃末世护持佛法, 整理法门之第一要义。【书一】十二

  ●出家一事, 今人多以为避懒偷安计。其下焉者, 则无有生路, 作偷生计。故今之出家者, 多皆无赖之徒, 致法道扫地而尽, 皆此辈出家者为之败坏而致然也。【书二】三

  ●今之僧人, 固难令人生信。但既追悼僧人, 何可诽谤僧人?若举其善者, 戒励不善者, 则无过矣。然自既在学生之列, 即戒励亦宜缄默。以此种事, 唯有德望者, 方可举行, 非黄口雏生之所宜为也。【书二】十一

  ●市井习气, 出家若不真修, 更甚于俗。若欲远离, 先须了知世间一切诸法, 悉皆是苦, 是空, 是无常, 是无我, 是不净。则贪瞋痴三毒, 无由而起矣。倘犹不能止, 则以忠恕忍辱治之, 则自止矣。若又不止, 则设想于死, 自然无边热恼, 化为清凉矣。【书二】二四

  ●惟我释子, 以成道利生为最上报恩之事。且不仅报答多生之父母, 并当报答无量劫来四生六道中一切父母。不仅于父母生前而当孝敬, 且当度脱父母之灵识, 使其永出苦轮, 常住正觉。故曰释氏之孝, 晦而难明者也。虽然, 儒之孝, 以奉养父母为先者也。若释氏辞亲出家, 岂竟不顾父母之养乎?夫佛制, 出家必禀父母, 若有兄弟子侄可托, 乃得禀请于亲, 亲允方可出家, 否则不许剃落。其有出家之后, 兄弟或故, 亲无倚托, 亦得减其衣钵之资, 以奉二亲。所以长芦有养母之芳踪(宋长芦宗赜禅师, 襄阳人。少孤, 母陈氏鞠养于舅家。及长, 博通世典。二十九岁出家, 深明宗要。后住长芦寺, 迎母于方丈东室, 劝令念佛求生净土, 历七年, 其母念佛而逝。事见《净土圣贤录》)。道丕有葬父之异迹(道丕, 唐宗室, 长安人。生始周岁, 父殁王事。七岁出家。年十九, 世乱谷贵, 负母入华山, 自辟谷, 乞食奉母。次年往霍山战场, 收聚白骨, 虔诵经咒, 祈得父骨。数日, 父骨从骨聚中跃出, 直诣丕前。乃掩余骨, 负其父骨而归葬焉。事见《宋高僧传》)。故经云:“供养父母功德, 与供养一生补处菩萨功德等。”亲在, 则善巧劝谕, 令其持斋念佛求生西方。亲殁, 则以己读诵修持功德, 常时至诚为亲回向。令其永出五浊, 长辞六趣。忍证无生, 地登不退。尽来际以度脱众生, 令自他以共成觉道。如是乃为不与世共之大孝也。【论】十三

  ●出家为僧, 乃为专志佛乘, 与住持法道而设。非谓佛法唯僧乃可修持也。【论】十四



  有关其他文章
· 下一页:论谤佛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