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印光大师文集 - 印光法师嘉言录 - 释普通疑惑   │ 文章推荐
 

  论宗教

  ●(以下论宗教)  末世讲家, 每好谈宗, 致令听众, 多随语转。窃谓禅家机语, 绝无义味。唯就来机, 指归向上。只宜参究, 何可讲说?如是讲经, 唯超格大士, 能得其益。其他中下之流, 尽受其病。于宗则机锋转语, 不知力参, 妄自以义路卜度。于教则实理实事, 由非己境, 便认作喻意表法。以宗破教, 以教破宗。近世流弊, 莫此为甚。【书二】十九

  ●曹溪以后, 禅道大行, 不立文字之文字, 广播寰区。解路日开, 悟门将塞。故南岳、青原诸祖, 皆用机语接人。使佛祖现成语言, 无从酬其所问。非真了当, 莫测其说。以此勘验, 则金鍮立辨, 玉石永分。无从假充, 用闲法道。此机锋转语之所由来也。自后此法日盛, 知识举扬, 唯恐落人窠臼, 致成故套, 疑误学者, 坏乱宗风。故其机用愈峻, 转变无方, 令人无从摸索。故有呵佛骂祖、斥经教、拨净土者(如此作用, 南岳思大师两句道尽, 曰:“超群出众太虚玄, 指物传心人不会。”认做实法, 则罪同五逆矣)。以此语言, 剿人情见, 塞人解路。根熟者, 直下知归, 彻悟向上。机生者, 真参力究, 必至大彻大悟而后已。良以知识众多, 人根尚利。教理明白, 生死心切。纵未能直下了悟, 必不肯生下劣心, 认为实法故也。【论】九

  ●今人多是少读儒书, 不明世理。未穷教乘, 不解佛法。才一发心, 便入宗门。在知识, 只为支持门庭, 亦学古人举扬, 不论法道利害。在学者, 不下真实疑情, 个个认为实法。或有于今人举处、古人录中, 以己意卜度出一番道理, 总不出按文释义之外, 便自谓彻悟向上, 参学事毕。即处知识位, 开导后学。守一门庭, 恐人谓非通家。因兹禅讲并宏, 欲称宗说兼通。谈宗, 则古德指归向上之语, 竟作释义训文之言。讲教, 则如来修因克果之道, 反成表法喻义之说。以教破宗, 以宗破教。盲引盲众, 相牵入火。致使后辈不闻古人芳规, 徒效其轻佛陵祖、排因拨果而已。【论】九

  ●教, 则三根普被, 利钝全收。犹如圣帝明诏, 万国钦崇。智愚贤否, 皆令晓了, 皆须遵行。有一不遵者, 则处以极刑。佛教有一不遵者, 则堕于恶道。宗, 则独被上根, 不摄中下。犹如将军密令, 营内方知, 营外之人, 任凭智同生知, 亦莫能晓。以此之故, 方能全军灭贼, 天下太平。军令一泄, 三军倾覆。祖印一泄, 五宗丧亡。未悟以前, 只许参究话头, 不准翻阅禅书。诚恐错会祖意, 则以迷为悟, 以假乱真, 即名为泄, 其害甚大。【论】十

  ●归元无二, 方便多门。宗家方便, 出于格外, 所有语言, 似乎扫荡。未得意者, 不体离言之旨, 唯噇出酒之糟。在宗, 则开一解路, 不肯力参。在教, 则妄学圆融, 破坏事相。唯大达之士, 双得其益。否则醍醐甘露, 贮于毒器, 遂成秕齤霜鸩毒矣。【论】十一

  ●教虽中下犹能得益, 非上上利根不能大通, 以涉博故。宗虽中下难以措心, 而上根便能大彻, 以守约故。教则世法佛法, 事理性相, 悉皆通达, 又须大开圆解(即宗门大彻大悟也), 方可作人天导师。宗则参破一个话头, 亲见本来, 便能阐直指宗风。佛法大兴之日, 及佛法大通之人, 宜依宗参究。喻如僧繇画龙, 一点睛则即时飞去。佛法衰弱之时, 及夙根陋劣之士, 宜依教修持。喻如拙工作器, 废绳墨则终无所成。【论】十一

  ●今之欲报佛恩, 利有情者。在宗, 则专阐宗风, 尚须教印。在教, 则力修观行, 无滥宗言。良以心通妙谛, 遇缘即宗。柏树子, 干屎橛, 鸦鸣鹊噪, 水流花放, 欬唾掉臂, 讥笑怒骂, 法法头头, 咸皆是宗。岂如来金口所说圆顿妙法, 反不足以为宗耶?何须借人家杠子, 撑自己门庭。自家楩、楠、豫章, 何故弃而不用?须知法无胜劣, 唯一道而常然。根有生熟, 虽一法而益别。【论】十二



  有关其他文章
· 下一页:论持咒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