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印光大师文集 - 印光法师嘉言录 - 正文   │ 文章推荐
 

  嘉言录重排序

  净土法门, 理极高深, 事甚简易。由兹天姿聪敏, 知见超特者, 每每视作愚夫愚妇之事, 而不肯修持。岂知其为十方三世一切诸佛, 上成佛道, 下化众生, 成始成终之究竟法门乎?彼以愚夫愚妇能修, 遂并法门而藐视之。何不观《华严》所证与普贤等, 与诸佛等者, 尚须以十大愿王, 回向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以期圆满佛果乎?藐视净土法门而不屑修, 其于《华严》, 将复视作何等?又于《华严》末后归宗一着, 为复尊重之也, 为复藐视之耶?此无他, 盖未详审通途、特别法门之所以, 及自力、佛力大小难易而致然也。使详审之, 能不附于华藏海众之班, 一致进行, 同求往生乎!

  光自束发读书, 即受韩、欧、程、朱辟佛之毒, 幸无韩、欧、程、朱之才。使稍能相埒, 则必致自误误人, 生身陷入阿鼻地狱矣。自十四五后, 病困数年, 从兹遍思古今, 详绎经书, 始知韩、欧、程、朱之作此说者, 全属门庭知见, 绝不计及堂奥中事之所致也。乃于弱冠之次年, 出家为僧, 专修净业, 誓尽此生, 作自了汉, 决不建立门庭, 广收徒众, 以致后世子孙, 败坏佛法, 并拉光于阿鼻地狱中, 同彼受苦也。至光绪十九年, 普陀法雨寺化闻和尚, 入都请藏经, 命查印刷。事毕, 邀同来山, 知其不喜作事, 故令住一闲寮, 随意修持, 于今已三十有五年矣。在山日久, 有以笔墨事见托者, 绝不用印光名字。即自己有必须署名之文字, 亦只随便写二字即已。以故二十年来, 绝无人客过访, 及信札往来诸纷扰。民国启元, 高鹤年居士, 绐去数篇文稿, 登《佛学丛报》, 不敢用印光名, 以印光常称常惭愧僧, 故署名常惭。徐蔚如居士, 及周孟由, 谬为见赏, 打听三四年, 了无知者。后孟由来山拜谒, 遂祈归依, 持去数篇废稿, 寄于蔚如, 乃于京师排印, 名《印光法师文钞》。以致遍刺雅目, 愈增惭愧耳, 时为民国七年。八年, 又搜罗若干篇作续编, 并初编同排之。九年, 令上海商务印书馆, 排作两册, 留板, 十年春出书。光又于扬州, 将九年所排者, 刻一书册板, 作四册。十一年, 又于商务印书馆, 排作四册, 当时诸居士任者有二万部。而商务印书馆印以出售者, 不在此数。十四年冬, 又令中华书局排增广本, 亦作四册, 比先增百余页, 今年夏出书。以工潮等, 其价甚昂, 只印二千。原订打四付纸板, 二归本局, 二归于光。乃令杭州浙江印刷公司, 先印一万, 以后续印, 一任因缘。

  圆净居士李荣祥, 近数年来, 专心佛学, 于《起信》、《楞严》、《圆觉》, 各为疏解。光谓, 青年人, 宜先着实用念佛功夫, 待其业消智朗, 障尽福崇时, 再行发挥, 自可阐明佛意, 宣传宇宙。当时彼尚不以为然, 后以用心过度, 形神日衰, 始知光言不谬。乃复详阅《文钞》, 不胜欢喜, 遂摘录要义, 分门别类, 编作一册, 拟用报纸印一千册, 以应急欲即阅者(以先曾逐次登居士林林刊, 故屡有催促令印之者)。及光五月至申, 乃与其妻, 同受归依。八月书出, 不久送完。函索者纷至沓来, 遂令漕河泾监狱署排作书本。陈荻洲居士愿任排工, 并打四付纸板费, 又任印二千册, 一时任者, 将近二万。其所录之出处, 某卷某页, 一一备载, 庶可以《文钞》全文相对阅。由其于诸文中截取要义, 汇归一类, 故每有文义稍同, 而不即删削者, 冀阅者受反复劝勖之益, 冀其直下断疑生信也。其出处卷, 及页数, 皆依《增广文钞》。以《增广文钞》, 作永久流通之本, 余则久后必无再印之举也。又以《文钞》繁广, 初机或难于简别其易晓了而合机宜者, 欲令先得其门径, 从兹着实进修, 自至其极, 免致望洋兴叹, 或至退屈之虞。因录《文钞》选读篇目, 附于《嘉言录》目录之后, 庶未曾研究佛学之人, 得以坐进斯道矣。因为叙其所以然, 以期阅者共知。

  所愿见者闻者, 勿以所说皆平实庸常而弃之, 以求其高深玄妙者。夫尧舜之道, 孝弟而已, 如来之道, 戒定慧而已。能于平实庸常之事而实行之, 行之及极, 其高深玄妙之理, 岂待别求。否则高深玄妙, 但属口头活计, 生死到来, 一毫也用不着, 愿阅者悉注意焉。

  民国十六年丁卯, 夏历腊月八日, 古莘常惭愧僧释印光谨撰。



  有关其他文章
· 下一页:一、赞净土超胜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