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佛答问 - 宗门教下问答 - 正文  │ 文章推荐
 

  般若是从空入,净土是从有入

  问:“《金刚经》讲空、不着相,应无所住而生其心。《观无量寿佛经》讲观想念佛、持名念佛,是心是佛、是心作佛,二者如何圆融其说?”

  答:般若跟念佛是两个法门,两种完全不同的方式,接引两种不同的根性;般若是从空入,净土是从有入。《金刚经》自始至终要破执着,而《弥陀经》教给我们执持名号,不但不破执着,还加强执着;方法、手段不一样,方向、目标是一致的。正因为在般若法门所说的这个纲领,我们没有办法破执着,所以净宗用一个坚固的执着破其他一切执着,这个法子妙。你既然放不下,给一桩事情给你放不下,其他的要放下,这真的是好办多了;叫我们什么都放下,我们真的做不到。统统放下,心又执着空,不是执着有,就是执着空,空有两边不执着决定做不到,这是麻烦事。要我们有一个执着,行!其他的不执着,这个我们可以做到,这就方便太多。所以叫你执持名号,坚固的执持名号,名号之外统统放下。特别是打佛七的时候,念佛堂主七和尚的口头禅,常常挂在口边的“放下身心世界,老实念佛”。老实念佛就是执持名号,这个不要放下,其他的统统要放下,那就行了,所以这个法门叫万修万人去。

  而修般若、学禅的,在近代恐怕已经没有了,不要说开悟的人没有,得禅定的人也都没有。得禅定,禅定里面最浅的是初禅,这是真正得禅定,得初禅。初禅是什么境界?三界里头它属于色界,超越欲界;换句话说,欲没有了。欲是什么?财色名食睡,五欲。财色名食睡他确实不动心,这才是初禅,刚刚得禅定;财色名食睡还动心,没有禅定。不要看盘腿面壁,坐上几个钟点,样子好像是很定,里面念头还是是非人我、财色名食睡,那有什么用处!真正功夫要问自己,要能表现在生活当中,表现在生活当中他的心真诚、清净、慈悲。赞叹他就欢喜,骂他就生气,他还没有禅定,没有功夫。真正得禅定的人是绝对不放在心上,你赞叹他,他也不会欢喜;你骂他,他也不生气,他若无其事,超越欲界。你才晓得禅定不容易。

  我初学佛的时候,也很喜欢读禅宗的《语录》,性宗的这些经典很喜欢,可是我的老师都骂我,都说这个东西学不得。特别是方东美先生,他看到我在读《六祖坛经》,他警告我,他说:“六祖惠能,惠能以前,没有发现一个惠能,惠能以后,也没有发现一个惠能。那是天才,不能学,学不到。”这话确确实实,真的是事实。性宗的理论的确是非常令人向往,非常羡慕,可是事实上做不到。要想真正得到佛法利益,一定要知道自己的根性,找我们可以做得到的,找这种方法来修学,才得真实的利益。

  所以一切经的理论都能够会通,至于说不能会通,都是在妄想分别执着。特别我们这一次读《金刚经》了解,离开一切妄想分别执着,法法圆融。佛法诸宗,讲的方法不一样,用功的手段不一样,方向是一样,目标是一样,行门功夫上原理、原则统统是一样,总纲领、总原则就是“戒定慧”、“觉正净”。没有不圆融的!不但佛法诸宗圆融,世出世间一切法都圆融,没有一样不圆融,最明显的是与其他任何宗教都圆融。可是那些宗教看佛法是不会圆融,为什么?他有疑,没有透彻。

  我在多年之前,于斌主教还在世的时候,这些人现在都不在。天主教在台湾辅仁大学后面有一个神学院,我听说是台湾最高的一个神学院,他们的道场,天主堂的教堂多玛斯修道院,在那里面他们办了一个东亚精神生活研究所,是亚洲主教团的名义来办,由于斌主教负责。请我去讲“佛教精神生活”。我那些学生都是神父、修女,我还有外教的学生,他们对我非常好。那个时候,我很感慨的跟他们讲:你们叫我讲“佛教精神生活”,你们得的利益不大,应该讲你们的经典,那就不一样了。我讲你们的经典,就能把佛法跟天主教圆融。你圆不过来,我圆得过来;你看的不一样,我看是一样;你看有差别,我看没有差别。这个的确可以提升他们的境界。

  今年二月一日,澳洲昆士兰省少数民族事务局,他们的局长邀请我,在他们办的一个“多元文化论坛”做一次讲演。他邀请我,我很欢喜,我从新加坡特地飞到布里斯本去参加这一个聚会。我做了一个半小时的讲演,后面有半个小时的研究讨论。与会的人员是现在澳洲十四个不同的宗教团体,这是十四个宗教团体的领袖聚会在一堂。这个局长很了不起,他是入澳洲籍的以色列人,是犹太教的教徒。他们的目的:因为现在澳洲开放,许多国家地区移民到那边,文化背景不同、生活方式不同、宗教信仰不同,现在一下聚集在一块,“怎样能够大家和睦共处,怎样能够维系社会的安全,大家互相合作”,他这个构想好!所以办这个“论坛”,每一个月聚会一次,来讨论我们怎样能够和睦相处,能够互助合作不要互相排斥。我对这个局长很佩服!早年我也有这个想法,所以我很欢喜在那里做了一次讲演,我们如何把不同的地方能够把它圆融,能够化解、能够沟通,来达到社会和谐,消除一切隔阂,达到世界永久和平的目标。这个会场我们刚刚进去的时候,每一个宗教这些人士坐在那里,他们的神情态度不一样,穿的服装也不一样,那个气氛叫人有点寒毛直竖,有一点像我们中国小说里讲武林大会一样。用现代科学来讲也讲得通,磁场不相同,而且非常强烈,因为他们都是宗教的领袖,不是普通人,所以那个磁场的确不一样。

  我去的时候还有好几个翻译,我就轻轻告诉他们,我说你们有没有感觉,气氛不怎么相同?我一个小时讲下来之后,这些人非常平和,旁边人都感觉得到,所以听众个个都欢喜。那个局长当时就正式邀请我,要我永久作他的会员,我也就答应了。我不常在,派代表来。澳洲有个净宗学会,就派代表去参加。每一个月我写一点东西,让他们代表带到那边翻成英文,送给各个宗教团体,好!许多宗教他不了解、排斥,我们佛教总想送到基督教,送不进去。他们有这么一个论坛的话,这个都接受,所以我们东西可以介绍给全世界不同的这些宗教,提供给他们做参考。

  那天在问题里头,有一个犹太教的长老,我讲完之后他提出一个问题,他说:“人都有犯罪的行为,这个我们当然承认,自古以来,中国、外国哪有不犯罪?这个犯罪最后审判,你们佛教谁来审判?”我听了之后,我就告诉他,佛教是教育,佛菩萨是老师,佛教讲的是师生关系,学生犯过失,老师只能劝告,没有惩罚的权力。他说“最后审判权”,我们的审判权是司法部门去做的,我们这是教育部,司法部是你们的上帝;他很开心,我们是一家。把这个问题给上帝,我承认你上帝存在,我承认。你们上帝管惩罚,我们管教育,管劝善规过,犯过的人你们去惩罚。所以我们在一块聚会非常融洽,非常欢喜,一点隔阂都没有,这是好的开始。所以这个论坛我很重视它,我希望将来慢慢在澳洲再推广,其他各城市都应该有,再推展到全世界;尤其现在在美国种族的隔阂,这个麻烦就很大。怎么样消除种族的歧见,不同的文化、不同的宗教信仰,我们社会才真正达到和谐。(净空法师·学佛答问·新加坡佛教居士林 档名:21-270)



  其他相关文章
· 下一页:不怕念起,只怕觉迟,念佛是最殊胜的法门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