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典推荐 - 《纯印》 - 文章正文    │ 文章推荐
 

  (二)心病还须心药医

  常愚 严人 立根编著

  “文革”时,老人三子犟牛被定为“死不改悔”的走资派并被“吐故”(清除出党),下放到偏远农村的穷困队落户。

  该队有一梁姓的“豆腐官”,喜欢打猎,一日在山上打一只火狐狸,乐滋滋地回到家,见媳妇正蹲在灶前烧稻草焖饭,将死狐狸猛地扔到她的脚下,本想取乐让她高兴高兴,万万没想到,媳妇吓得“嗷”一声大叫,险些昏倒,从此天天坐在炕上呆笑,失去了正常人的理智。请医生、住医院、跳大神、许大愿……经半年多的折腾,钱也花空了,怎么也不见效。一天有病乱投医投到纯印老人处,他们认为老人经得多见得广,也许有什么方法。老人听了“豆腐官”述说了得病的原因,又见其满脸的忧愁相,生起怜悯之心:“年轻人就好胡闹,好好的豆腐不做,上山打什么野兽,动物和人一样,哪有不怕死的。致富靠劳动,外财不发家。现在咋样,手里的钱化光了吧?”豆腐官唉声叹气地点着头,双手捂着脸,头耷拉着,坐在炕沿上抹眼泪。老人追问一句:“今后还打猎不?”豆腐官摇摇头。“你要能将猎枪毁了,我让老三(犟牛)给你媳妇治病去,手到病除。”豆腐官一听喜出望外,匆匆回家取来猎枪,当着众人的面,将枪砸坏。“你先回家吧,明早八点,让老三去降妖。”

  晚上,老三从垛稻谷的场院回来,老人向他面授机宜。他一听豆腐官已将枪毁坏了,脸都吓黄了:“你老真是没事找事,咱家连块豆腐都买不起,如果治不好人家病,拿什么赔人家呀?”

  “你放心吧!心病还须心药医,她是虚病,服药不对症,怎么能好病呢。”老人满有把握地说。老三没办法无奈只好依照老人的话去做。次日他带着老人给准备的“工具”,到梁豆腐官家治病去了……

  刘老三要治病的消息轰动了全村,外村也有许多农民来看热闹。豆腐官家院里院外,挤满了人,屋内更是人挤人,简直没有落脚的地方。众星捧月般的农民簇拥着往日被人瞧不起的落魄走资派——刘老三,人们潮水似的闪出一条通路让“贵人”进屋。老三进屋后,让准备一大碗清水放到正在炕上咧咧说笑的“病人”面前,然后他掏出一削果皮的小刀和一个小纸人。他拿出了当官时的派头高声向人群讲:“病人是被打死的狐仙迷上了,非要索命不可,还要加倍偿还,要完她的命,就来要豆腐官人命,我要不把他降伏住,我们全村人都甭想得安宁!”他的一番话,说得村民们个个毛骨悚然,屋里院外的人吓得大气都不敢喘,好像灾难马上就要降临到自己头上似的。说罢,他举起小刀,闭着眼睛仰脸面向天空,嘴里默默地念着“咒语”,然后将准备好的小纸人,放到病人面前的水碗里,用小刀又在水碗上划圈儿,划着划着猛然将小刀高高举起,大吼一声“哪里逃!”将刀扎入漂浮在水碗里的纸人身上,顿时碗中鲜红的血液染红了清水。

  他向人们高喊一声:“大家放心吧,鬼狐抓着了!”人们方出一口大气,顿时赞美的鼓掌声、笑声、议论声、惊诧声,从小院散布到整个村庄。鲜红的血水,也使病人大吃一惊,神志当即恢复了八九分,老三又往她嘴里放进三片小白药片,让她用“血水”喝下,时候不大从有病就没睡过一宿好觉的病人,哈欠连连,睡意顿生。他说:“病人要睡觉,睡一天一夜,就好了!”

  第三天,病人真的好了。是鬼狐作祟吗?否!原来老人明白“解铃还须系铃人”、“心病还须心来医”的道理,从稳定心态破疑入手,使病人重新调整心态,端正心识,产生正念(正常人的念头)。病由惊吓得,亦用惊吓消,这就是纯印老人常说的:“原汤化原食、自己的病自己医、自己的刀才能削自己的把!”

  原来头一天晚上,老人早已向三子讲了医病的道理和“治病”的程序,并剪了一个小纸人,一切全是假的,但假戏要真唱,病人才能好。什么是真的呢?小刀上事先用浆糊沾几粒消毒用的高锰酸钾(六十年代一般城市家庭都用此物消毒洗碗但农村尚不知)和几片睡眠灵是真的。真是治病不在吃好药,而在是否对症、相信。

  从此,老人的三子,在村里也有了威望。尽干好活儿,放牛、当小先生写书信、写黑板报、宣传标语、读报纸……村民也敢往他家送些新鲜菜和土豆地瓜等。每次批斗会,再也无人让他到前边接受批判了,“豆腐官”也从此改掉了打猎杀生的恶习。

修行不知自心佛,外觅求法枉蹉跎。
历劫苦修难证果,返观自性得解脱。
劝君学佛莫贪求,万事无心是真修。
无心实体无心法,证得此心法亦休。



  有关其他文章
· 下一页:(三)奇怪的生死论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