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典推荐 - 《纯印》 - 文章正文    │ 文章推荐
 

  (一)净肚佛

  常愚 严人 立根编著

  据纯印老人八十二岁的二女“柚子”(街道为其起名刘桂芝)回忆说:“我妈的心,非常好,对我们前房的儿女胜过亲生百倍,我三妹到她手里不足两岁,磨人磨得厉害,总让妈站在地上抱着,夜里好不容易抱着了,往炕上一放,她就大哭大闹,我妈一宿一宿地在地上抱着走,小脚抱个大孩子,累得大汗从脸上往下淌,但她从来没有一句恶言恶语。

  我爷爷心疼妈妈的处境,背后多次向我们叨咕:“我们刘家不知哪辈子积的德,才感化你妈到咱家来,天底下再也找不出这样的好人了!她一个大户人家的小姐,一步就迈进火炕里了,孩子又多,家又穷,多操心哪。来咱家一年多,她瘦多了!柚子已经给人了,她非让我抱回来不可,整天磨她,让她不得安生,她若骂一句、打一下,我心里也好受哇,我们刘家欠她太多了。”爷爷边说边流下眼泪。

  “我妈人好,心好,长得漂亮文静,说话总是慢声细语,笑眯眯的,在她的脸上看不见忧愁。天长日久,我们品着她说的话,非常灵验。我二十一岁出嫁去高家,婆家是有名的大富,因我刘家有恩于他家才结的这门亲。第三天回门时,妈乘房里无人,悄悄对我说:“柚子,你一生不会生小孩,死后也不会见阎王爷。”我一听心里犯忌,问妈说:“我一个姑娘,怎么能不会生孩子呢?人家高家就高林一个独生苗,香火没人继承还了得。”妈抿嘴一笑说:“一是高家太吝啬,不积后人,二是你是净肚佛,待七十多岁你才能明白。唉,人从娘肚子一生下来就迷了。”我追着问她什么叫净肚佛(肚乃土的谐音)?妈一笑再不言语了。我们都了解妈,她不知为啥,话非常少,大都用微笑、点头作示,总好说半截话,若不就说反常理的话……”

  桂芝不到四十岁,丈夫去世了,在关外又嫁一个丈夫,本来是生育期,却仍一生没有小孩。

  纯印老人往生的第二年,她由抚顺来梅河,见三弟家供着老人的照片而没有父亲的照片,心生猜忌、疑惑,当即指问:“老三,妈是你的亲妈,爹就不是你亲爹吗?为什么供妈、不供爹呢?你的心太不公了。”

  幸亏当时有一位佛友,向她解释纯印老人是乘愿再来的人,是法身菩萨……没有几句话,迷惑八十多年的“柚子”一下醒悟了:“不要说了,我明白了!”她十分激动地回顾了“净肚佛”之事,并介绍了许多老人的事迹,都是常人做不到的事。最后她非常果断地说:“明天我就回家(原打算住几个月),这三天我没白来,回家念佛好往生净土,到那再与她老人家见面吧……”



  有关其他文章
· 下一页:(二)心病还须心药医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