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典推荐 - 《纯印》 - 文章正文    │ 文章推荐
 

  (二)善恶之报 不差分毫

  常愚 严人 立根编著

  一九四七年土改时,正赶上北风呼啸,滴水成冰。民愤大的地主、恶霸有的被翻身队活活打死,有的被区政府开群众大会斗争后拉出枪毙。当时海龙县有一被称为王三爷的大地主。他们老哥仨,都非常富有,老大、老二欺霸乡里民愤极大,唯有老三,为人善良,家中供奉观音菩萨,长年素斋。他穿的衣服补钉摞补钉与农民没啥两样,吃的也是粗淡茶饭。他上街从不骑马,也不坐车,二、三十里地一天走个来回,一丝没有地主富人的派头。他心地宽厚喜欢布施,佃户没米给米,没柴给柴,秋天凭佃户心愿给租粮,从不计较。若遇到谁家死人了,买不起棺木,他出钱买棺葬殓。有家贫子女无法婚嫁者,他出资助其婚嫁,给他家扛活的青年娶媳妇他供给居室及生活所需……方圆十里八村的人无不称赞三东家人好、心好,都恭称他“王三爷”。

  土改时王三爷这个绰号,险些要了他的命,区政府就因为群众称他“王三爷”而误认他是个恶霸地主,抓来绑在区政府院内一棵大榆树上,准备次日和其他四名大地主一块儿枪毙。这个消息被曾借过王三爷钱做生意的纯印长子刘进祥听到,回家哭丧着脸向母亲诉说。纯印笑笑说:“你别耽心,王三爷死不了,他善事做的多,心好不会遭横祸的没事儿。”进祥很不信服地说:“还没事!明天中午就要枪毙了!”“吉人自有天佑,王三爷不会死的……”

  第二天一早,有三四百农民到区政府请愿,说明真相,许多农民痛哭流涕跪在区政府院内、有的农民用全家性命担保……

  中午,牛车拉着即将被处决的大地主直奔九龙口刑场而去,人们看见车上竟还是有王三爷在内。

  纯印老人长子闻讯埋怨说:“妈,你说好人有好报,恶人逃不掉,王三爷这么好的人,怎么还被冤枉处死呢?”纯印笑呵呵地说:“你听信儿吧,王三爷是陪绑,死不了,他若死了,老天爷就不长眼了。”她还顺口说一首谚语:“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善恶若无报,阎王必有私。”果不出她听料,当场处决了四名大地主(王老大、王老二在内),王三爷系陪绑被当场释放。农民用大车拉着被冻吓昏厥的王三爷路经纯印家门口时,她正在炕上打坐,此时出定招呼躺在炕头生闷气的儿子:“进祥,快出去看看吧,王三爷回来了!”

  王三爷享年八十九岁,无疾而终,参加送葬的数百人,无不泪流满面。

  孔子解易,在文中说道:“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吉人自有天佑,善恶的报应通三世,有的现世获报,有的来世获报,有的子孙获报,虽有迟速不同,但报应丝毫不爽,这是毫无疑问的。

昙花初放艳浓妆,转瞬凋零落魄乡。
若将昙花比人生,花与人生同一样。



  有关其他文章
· 下一页:(三)悟者舍珠宝 贪心招祸殃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