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典推荐 - 《纯印》 - 文章正文    │ 文章推荐
 

  (四)心无爱憎 以德报怨

  常愚 严人 立根编著

  纯印老人在梅河口钱北街住时,邻居有个五、六岁的小男孩,总喜欢在楼栏杆外面攀着栏杆走来走去,若稍不留神掉下去,非死即伤,她除了喊邻居将小孩抱到平台外,还告诉孩子的父母管教。小孩“记仇”,见老人在外边乘凉和邻居唠家常时,就跑到她身旁吐她、用小拳头打她。有一次她在前面走,小孩从她身后猛然一推,她脚小本来就不稳被小孩一推跌倒在地,邻居急忙将她扶起,大家都劝她今后不要搭理这个孩子,说这小子心眼太坏!可她不以为然,拍拍胸前的土,笑哈哈地对小孩说:“别看你人小,心眼儿还挺多呢,还会记仇,人若是没有恩啦、仇啦的分别心天下就太平了。”说得大伙哈哈大笑。

  下次再看见那孩子攀栏杆,她还照管不误。全楼各家的钥匙,上班时都交给她保管,称她是负责各家各户的“老义工”。

  但善心有时也招来烦恼,有一家夫妻二人虐待老人,纯印看此老人太可怜了,经常给她送些吃的、穿的,逢年过节还送鸡蛋、月饼……这家两口子不但不感谢,反认为是羞臊他们了,每见纯印老人就指桑骂槐。好心人劝老人家今后不要再管他家的事了,何必惹烦恼呢?老人却说:“年轻人不懂事,不用理也,自己慢慢寻思吧,他们也有儿女,将来上行下效,一报还一报。”她照样悄悄给那个老人送吃的。一次那家的女人在外乘凉,老人借机讲因果报应的事。这女人知道老人在说她,反驳说:“人都见活人遭罪,谁也没见过死人受苦!”“得人身不易呀,还是乘看不见时多作善事,孝养老人为好,等见着时就晚了。”

  老人的妯娌小婶多次无理辱骂纯印,但当她难产时,纯印照旧精心护理,日夜守候在她的身旁,并在她萌起一善念时,乘机开导她使其转变心性。

  佛菩萨以度人度已为大事因缘,在度生中,以佛的教法的真理来抉择自己的心理观念,对外无所求,全在自身的无量、平等地付出。因为无论大人、小孩、善心人、不善之人,俱具佛性,只要助缘适宜,都可显露本有的丰富的潜能。所以菩萨愈要在逆境中不断地发挥自我的功能,付出自我的力量,无惭、无悔、无烦广度有情而无能度、所度之心之相。

  纯印老人一生示现的无不是付出,从未想向他人求取什么,因她明白“求”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只有付出才是真正快乐之源!

  纯印老人每一件小事,无不在体现“无念”之法。心若一念不生,两边不著,就是正。心若正,必须在一念未生起前着眼。正即中,喜怒哀乐未发则中,“正”可视为:“心有所愤懑则不得其正,有所恐惧则不得其正,有所好乐则不得其正,有所忧患则不得其正。”

  此心若正,则烦恼障(惑)、业障(业)、报障(苦)三障皆空。众生之所以轮转六道不息,主要是心内有贪、嗔、痴,外受五欲六尘之诱惑而生妄想、分别、执著。分别则由人相、众生相而起(尘沙烦恼),执著则由我相而起(见思烦恼),妄想则由寿者相而起(无明烦恼)。

  纯印老人心无爱憎空却了我相,对人无分别、是非、邪正之想,空却了人相、众生相,行善随缘无攀缘心亦无行善之想、不留行善之念,空却了寿者相。世间人无不是心存对待之法,如邪与正相待立名。若作意存正,正意成妄,必须双遣,两俱不用,一切不留,无可记亿,一心不生,万法无咎。纯印老人能在人、事、物的一切时中,在行住坐卧的生活小事中,体证无念无相无住,令本来智慧、自性光明当体显现。

  《楞严经》云:“一人发真归源,十方虚空悉皆消殒。”一个修行者,心若能不住六尘境,一尘不染、一念不生时,心里怎会有山河大地十方虚空呢?

  “发真归源”就是不起心、不动念、不分别、不执著,即“物我两忘,主客不分,能所尽泯”的无为境界。

  心外的境缘与汝自心何干,我若心念不起,外物岂碍于我何?修行人,决不会因外境关系而得发真或迷真;不因外境关系而得归源或退转,对外境既不为留碍,亦不必抹杀。

  纯印老人,小事见精神的不凡境界,无不以善巧度众生“发真归源”。“用即遍一切处亦不著一切处”。“烦恼暗宅中,常须生智慧”。老人所示无不是让我们放下,不但对身外之物要放下,更要放下我和我所、放下憎爱二心。因为放下以后,就断烦恼障和所知障。断烦恼障可以得涅槃,断所知障可以证菩提。涅槃属定,菩提属慧,基础是戒。定慧是无上佛道,无上佛道是由放下而来的。放下自然成就佛道。

  佛说放下前际,放下后际,放下中间,一切法无我。我和我所都要统统放下。我称之为人我执,我所称之为法我执。人我执构成烦恼障,法我执构成所知障。如果没有人我执、法我执,烦恼障、所知障自然就没有了。放下!放下!将放下的念头也放下!皆得大自在。老子云:“善者吾善之,不善者吾亦善之。”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君问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有关其他文章
· 下一页:(五)以奢为耻 以俭为荣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