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典推荐 - 《纯印》 - 文章正文    │ 文章推荐
 

  (二)他人之需 皆我所舍

  常愚 严人 立根编著

  纯印的妯娌——小叔媳,为人刁钻刻薄,心地不善,恶口极重,是全庄出名的烂嘴婆。生多子,无一存活,旧社会女人不生子为最大不孝,“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庄里人背后讥讽她骂人骂绝户了。此话入耳,犹如钢刀扎心,昼夜不宁。为堵众人口,心生一策,按家乡规矩,无子弟兄可向同辈兄弟过房一子,一九三八年春她央人向二嫂纯印过话,欲过房老三(犟牛)为其养子,以免她夫妻断了烟火。她也深知自己平日所为对纯印亏心亏理事太多,深恐二嫂(纯印)不允,若传出去更有碍自己的脸面,坐在家里忧心重重。可是万万没想到,过话人回来飞快且面露欢喜之情,使这个铁石心肠的人,也不由心生惭愧之感。

  原来纯印听说小婶要过继老三(亲生)为子,二话没说,满口应承:“唉,他小婶嘴虽然不好,也够可怜的,生了四个儿子都没站下,老了跟前连个说话唠嗑的都没有,真若有个天灾病业,连个送水、接屎接尿的人都没有怎么行。前房留给我一个儿子很孝顺,我这股还有二儿子进昌,老三就过房给她吧,跟前有个儿子也能暖暖她的心,脾气也许能改一改……”

  第二天领孩子时,纯印躲到邻居家唠嗑去了,事情交待给大儿媳潘庆芬了。老三知道后找到妈妈大哭大叫,说啥也不愿去小婶家,纯印紧紧搂抱着自己的亲生子,眼睛也流出了难舍的泪水。她哄着说:“好孩子,听妈的话,你就当串几天门吧,用不了几天,小婶就把你送回来了……”

  小婶乐颠颠地求人写了过子单,又深恐二嫂纯印变卦,很快便让人陪着急急忙忙就把哭哭涕涕的老三领走了。

  事情果然被纯印言中,不到二十天小婶就把老三送回来了,说他嘴馋。纯印一见自己亲生儿子,一把搂到怀里,脸贴着脸,流着泪苦笑着对小婶说:“这二十来天,你们怎么能体会到一个妈妈想儿子的心哪,没有一个夜晚我不掉泪的,哪有亲娘不疼儿的,梦里都想他呀!但你没儿子,外面的讽言讽语我怕挫伤了你的心,只好硬下心肠将孩子给你了。”

  纯印的一席话,使在场的人无不落泪,小婶内疚地低下了头。

  一九四一年小婶难产,纯印闻讯,昼夜守候在她身边,整整守了三个通宵。并乘机开导说:“你一个人顶门过日子真不容易呀,男人又不在家,虽然不缺吃穿,家里外头没个人手,今后有事就捎个口信儿,我让大秃子过来(纯印长子)帮你。你生的孩子老站不住,我琢磨是不是你平时太吝啬了,心不善怎么能有好报应呢?今后来要饭的尽量多舍给米、钱,千万不要冷言冷语伤人哪,要为孩子积德,孩子大人都太太平平的,该多好啊!”

  纯印的一番话,使小婶非常受感动,她不住地点头,流下惭愧的眼泪。

  当天夜里小婶生了一个女娃,她央求二嫂(纯印)给孩子起个名字。纯印想了想给女婴起了个名字叫“磨儿”,她膝下唯此女至今尚健在。

  小婶为小孩站不住吓破了胆,“磨儿”百日时,她约纯印到娘娘庙许愿、求寿,求娘娘保全家平安。

  纯印笑笑说:“我可不信那个大泥像,那泥像是骗人的。你没听说过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吗?前几个孩子,你不也许愿磕头了吗?照样保不住。你这许愿、那许愿,这拜、那拜,全拜错了门儿,炕头上两尊真佛(公婆)你不但不拜,还不养活,你挺精挺灵的,怎么净办糊涂事,平日多作善事,将好心掏出来,我保磨儿准没事!”

  小婶请不动二嫂,反被教训一番,只好自己去娘娘庙烧香许愿去了。

木雕泥塑铜瓷体,彩绘之佛装心经,
世人求此如来相,叹煞南海观世音。
祸福无形随心作,苦乐无定自家当,
暮鼓已惊方外客,晨钟唤醒梦中人。



  有关其他文章
· 下一页:(三)亲而不亲 “不亲”而亲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