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典推荐 - 《纯印》 - 文章正文    │ 文章推荐
 

  (二)“打坐”的启示

  常愚 严人 立根编著

  纯印每日打坐七、八小时,她向世人表修行的三大纲目:持戒、修定、证慧。戒、定、慧三无漏学是所有修行人的下手处,也是修学佛法的总纲。

  打坐能摄心,心无妄念即持戒。持是受持、坚持、持之以恒;戒是戒律。戒律一是诸恶莫作——止恶;二是众善奉行——修善。该止的不止、该作的不作都是犯戒,两者具足方为持戒完整。所以世人一听学佛最怕的就是佛门的戒律,对戒律的涵义,不但世人不知,甚至佛门三宝弟子也大有不甚了解者,枉加解释这也不许、那也不行,搞了许多紧箍咒,吓得世人不敢沾佛门的边。所谓持戒就是“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在“诸恶莫作”方面,对在家的居士要求松一些,而对出家的僧人戒律要求比较严格,但在“众善奉行”方面都是要以利他为自利的出发点,这是无差别的。纯印老人往生后的第五天夜里,为度其“犟牛”子,即告知他修行的方法:“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远离名利,一心念佛。

  学佛修行的第一步就是持戒,只有把戒持好了,心不散乱了,才不会受外界的干扰、不会执著“六尘”的境界,远离“五欲”,不搞是非人我,对“见闻觉知”不起分别心,才有可能修定。纯印度“犟牛”,亦告知他“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从摄心持戒打好修行的基础。

  “远离名利”,涵定之意。世人在名利上无不贪着,有贪着心则失去了定力,净心被名利所染污。“犟牛”居士入佛门虽然晚,却能做到不沾名利勇猛精进,乃系深得纯印之法益。

  老人打坐是否与“禅定”有关,已无可考。何为“禅定”?处于一切善恶境界心念不起为“禅”;内见自性不动为“定”;外不着相为禅,内不动心为定。外若着相,内心即乱;外若离相,心即不乱。本性自净自定,若见境思境,心被境扰即为乱心。若见诸境心不乱者,乃真定。外离相即禅,内心不乱即定,外禅内定,是为“禅定”。“禅定”是令心专注、不散乱的修行方法,也是一种凝然寂静的状态。纯印老人已为世人显示了高深的定功,丈夫死、新生儿子蒙难,不起心不动念,不惊不怖,非是一般人所能做到的。

  禅定的范围很广泛,禅宗所说的禅及其它宗派所说的禅法、止观、观法、及净土宗打坐时念的“阿弥陀佛”,念到一心不乱、念而无念、无念而念、念念分明时,就是“念佛禅”:无上甚深深妙禅。有的念观音圣号,有的专持大悲咒,只要让纷乱的意识安定下来,息去妄念,就是修禅定。佛教无论修何种法门,都离不开禅定,离开禅定,佛法就失去了基础。另外佛门的一切修行法门都由禅定所摄。因此必须要扎实地修定,纯印老人已为我们表露无遗了,有了定,才能发慧、证慧。

  佛门的慧(般若),不是世人的小聪明,亦不是世人称的智慧,世人的聪明智慧,无不是从学而知之、习而知之,这是世智辩聪。佛门的智慧是从清净心发出的。无知是根本智,无所不知是后得智。世人的见闻觉知之智,佛门称所知障,所知愈多,障本体真智愈重。慧(般若)是由持戒、修定而引发的一种高度不经思惟的抉择力、判断力、洞察力,有了慧才能趋于觉悟和解脱。

  戒、定、慧,持戒是当生成就的保证,修定是觉悟者的力量,证慧是作用、是目标。在修持中,定非常重要,有定才有坚强的力量,才会在逆境中不动摇、不憎恶排斥,在顺境中不沾沾自喜。不贪着,不贪爱,身口意三业才不会随无明烦恼迁流而做出违背戒律的事情,有定才能富贵不淫贫贱不移威武不屈,有了定就能像大地似的安然不动。“八风吹不动”。

  慧的涵义非常广泛,本不可言说,如纯印老人,坐在家中可知外境的变化,不受时间、空间所碍。慧广说不尽,略说有五方面:生佛一如(凡圣一如)、空有一如、一多一如(大小、上下一如)诸法一如、诸见一如。般若智慧,是人人本具,不是从外获得的,“般若智自性生,依外法不得成”。“本觉本有,不觉本无”。六祖惠能大师讲的:“何其自性,本自具足。”所以修行者,以持戒为基础,修定为枢纽,发慧、达慧、证慧为目标、为究竟。

  纯印老人由于有了甚深禅定,持戒可不持而持,自自然然毫不勉强,每时每刻、一言一行无不在戒律中,但又不觉得有戒律的约束,非一般人所能比拟。

  我们本是凡夫,修行要以一颗平常心按戒、定、慧的次第踏实去做。切不可图快速、求玄妙。须持之以恒、老实耕耘而莫问收获,在日常的生活工作中,在一言一行上下功夫、在起心动念上下功夫,久而久之,必然莫问收获而有收获。

成道唯修心,境缘迷本真。
看透真假我,来去无二人。



  有关其他文章
· 下一页:(三)“犟牛”涵大乘法义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