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典推荐 - 《纯印》 - 文章正文    │ 文章推荐
 

  (一)纯印与心法

  常愚 严人 立根编著

  “纯印”的法名,乃告诫世人以心修心之法。真修之人,应彻底参悟“纯印”二字,对老人所示之法,要有诚心、信心、坚心,有三心则能达至真心。净土法门,专修专弘,不杂不染则为纯,佛号与本觉之心相应“以心印心”,通过念佛号,达功夫纯正之时,此心灵灵明明,一法无存、一无所得时,心犹如镜体,物来就映,物去就了。映时有我,去时无我,此乃有无一如也。此即转识成智,当体如来。“无能行,无所行,行无行行,行行无行,虽行而不著于行”。内而无我(镜体),外而无物(镜相),无我有我、无物有物(镜用),其妙真义无穷无尽。

  大圆镜,我之本体也。老人讲的看不见的心,即“我”之体也。此我不生不灭,入水不溺、入火不焚,贯天贯地之宇宙万物。真修之人,若不能认识此我,名为修行,实未修行。

  纯印老人讲:“心就是佛,佛就是心。”我心之佛是真佛,我们众生若不本具自性真佛,何能成佛?欲觅过去佛,均已在若干年前一一示寂,我辈如不能入甚深大定则不再能得觑;欲觅他方佛,则俱在数亿佛国土之外,我们惟修出清净心方能与之感应道交;欲觅未来佛,其无上菩提尚未成就;欲到寺院求泥塑铜铸的“像菩萨”、“像佛”,他乃因缘和合而成,人工塑造本无灵性;欲求出家二众,其二众乃凡夫僧,职业、工作与我有别余皆无别。所以修行人若不知修自性佛,又怎能到别处求得真佛呢?自性真佛所以不显,主要是心、意、识“三识魔”障道,只要会“舍识用根”,真我佛性必显。我们的身体是我佛性使用的假壳而已。此理若明,哪里还会有后天我、先天我、现在我,根本无我。明此理为入道人。无我相,心、意、识“三识魔”则起不到障道作用了,自性真佛自然显现。真我佛性,假我肉体,也就合一而无分别了,利用假而修真,其乐无穷!只要能由此悟之,由此行之,修道不难,成道亦不难,况且纯印老人一生已作了修行的示范,如能依她所修老实念佛,念而无念相,无念心在念,尤其用呼吸念佛方法,达功夫成片,必万人修万人去。

  念佛法门,目标、境界是通过佛号达一心不乱(禅宗称明心见性)。所谓一心不乱,并不是心里什么也不想,那就错了。一心不乱,是将心住于佛号,不断不动,心生口念耳听再入心。

  可能有人不理解,误认为心住于佛号是有念,无念是佛,有念是众生。我们何妨反问一句,如何修无念呢?有此问者,只知道从理论上说,而不知道具体实修的真义。因为心只有住于一声佛号,才是真正一心、真正不乱。心若无想,叫无记法、断灭空、顽空是外道,其与木石何异?!纯印老人对家、对外,事事皆做,但做时不起心,做后默然即入定。从老人示法可悟,念就是无念,无念就是念,如果在念以外再加一个无念,那就是断灭空,入此者,诸佛不能度;如有在无念以外另有念,那是定性有,着两边非中道。

  制心于一声佛号,念而无念、无念而念则合中道义。一个真的学佛人,千万不要光会虚谈理论,以白纸黑字论是非毫无实义,没有一点用处。

  单提一声佛号,把自己的心住于佛号,以此伏妄想。妄想是知见,是取相,若佛号伏住妄想没有妄想,就不取于相了,此时就是实相无相,无相无不相。通过念佛,心摄一处,无妄想了,自然会归实相无相。

  但归入无相之时,心中了了明明,清清楚楚,那就是实相无不相。犟牛居士提倡的呼吸念佛(即古德所云出息入息念佛法)入此境较快速。所以不必从理论上求,主要从实际修上去体会。

  实相无相的境界就是古德常讲的照而常寂、寂而常照。实相无相是照而寂;实相无不相是寂而照。照就是念不断,寂就是无念、心不动。由此可知念而无念、无念而念就是实相。实相就在我们自己的心中,外求不得。

信佛容易学佛难,纯印乃是大囧琺船。
化身尘世心无住,佛法本来在世间。
世人若真明其理,自性菩提即现前。
纯为净心印为法,顿悟凡夫转圣贤。



  有关其他文章
· 下一页:(二)纯印与六度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