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佛入门 - 上海护国息灾法会法语 - 正文   │ 文章推荐
 

  救济绥远战灾

  绥远抗战:中国军队在绥远省(今并入内蒙古)地区,抗击日伪军进攻的战役。1936年2--5月,侵华日本关东军策动蒙古族上层反动分子德穆楚克栋鲁普(即德王),在嘉卜寺(今化德)成立“蒙古军总司令部”、“蒙古军政府”,并指使汉奸王英成立“大汉义军总司令部”,编组伪军。11月15日,日本特务机关长田中隆吉,指挥伪军一万七千余人,在日军飞机支援下进犯绥远省东、北地区。该省主席、第一路军总指挥傅作义,指挥第三十五军等部约三万人,奋起抗击,挫败伪军多次进攻,坚守了红格尔图及兴和城,收复了德王占据的百灵庙和锡拉木伦庙(即大庙,今红格尔)。至12月20日,歼伪蒙古军一个师,王英伪军四个旅反正,毙日军顾问二十余人。(上海辞书出版社《辞海》)

  “现在绥远战事甚急,灾祸极惨,我忠勇之战士,及亲爱之同胞,或血肉横飞、丧身殒命,或屋毁家破、流离失所。无食无衣,饥寒交迫。言念及此,心胆俱碎。今晨圆瑛法师,向余说此事,令劝大家发心救济。集腋成裘,原不在多寡,有衣助衣,有钱助钱,功德无量,定得善果。要知助人即助己,救人即救己,因果昭彰,丝毫不爽。若己有灾难,无人为助,能称念圣号,佛菩萨于冥冥中,亦必加以佑护焉。余乃一贫僧,绝无积蓄,有在家弟子布施者,皆作印刷经书用。今挪出一千圆,以为援绥倡。能赈人灾,方能息己灾。现在一般士女,务尚奢华,一瓶香水之值,有三、四十圆,至二、三百圆者。何如将此靡费之资,移作助绥之用?又有一般人,多好敛财,生前既不愿用,死后仍期带于地下,欲其子女以厚葬之,或留为子女用。殊不知现世有掘墓之危险,留之反受其害。如现在陕西有掘墓团之组织,专门做此工作。为人子者,既孝其父母,何忍因孝而使其枯骨暴露于地?莫如将此巨款以救济他人之为善也。又有贫苦之人,虽有志于此,而力未逮。余以为可以念佛为助,既可息人之灾,又可息己之灾,果何乐而不为乎!” ——1936年11月24日(夏历十月十一日),印光法师讲于上海护国息灾法会。

  二十五年(七十六岁)应上海护国息灾法会说法时,闻绥远灾情严重,即对众发表,以当时一千余人皈依求戒等香敬,计洋二千九百余圆,尽数捐去,再自拨原存印书之款一千圆为倡。及回苏,众在车站迎接,请师上灵岩一观近年景象。犹急往报国,取折饬汇讫,而后伴众登山。师之导众救灾、己饥己溺之深心,类皆如是。(真达、妙真、了然、德森《中兴净宗印光大师行业记》)

  圆满日皈依者一千余人,所收香仪,全数为善举。(圆瑛《印光大师生西事实》,载《永思集》)

  民二十五年,来沪息灾法会开示,首先发起救难,捐出儭施千元。人皆钦其德,至诚供养。(乔智如《印光大师高行记》,载《永思集》)



  有关其他文章
· 下一页:版本与修订
· 返回文章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