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文集·其他经典 - 弥陀圆中钞 - 正文   │ 净土文集
 

  佛说阿弥陀经略解序

  明吴郡沙门大佑(大佑法师)述
  明天台山幽溪沙门传灯钞

  ○次、能述人

  师字蘧庵。大佑其讳也。为苏州北禅天台讲寺住持。精于教理。其于净土一门。尤得其妙。有净土指归集。盛行于世。其俗姓桑梓。尚俟详考。

  ○三、所述序二。初、序说经之由。次、序注解之由。初、为二。初、序缘起。次、序说经。初、又二。初、推寻源流。次、正序缘起。初、为二。初、真源不二。次、妄派成殊。

  ○盖言约真源。则一性之中。原无苦乐之殊。则何须如来出世说经。唯妄派成殊。故我佛示生演教。今先明真源不二。

  《疏》夫寂光真净。初无苦乐之殊。

  《钞》寂光者。四种净土之一也。四净土者。一、凡圣同居净土。二、方便有余净土。三、实报无障碍净土。四、常寂光净土。各有净秽。唯上品寂光。为真实净土。余之净土。皆带虚设故。又复应知。真净之言。非离三土。别有寂光可得。只指下三土之体。理本究竟。与寂光更无差别。故四明尊者妙宗钞云。须知四土。有横有竖。仍知横竖只在一处。如同居土。趣尔一处。即是实报。若破无明。转身入者。斯是法身。同佛体用。称实妙报。则六根净人。亦莫能预。岂居二乘。此则一处竖论实报。若未破无明。即身见者。此乃诸佛及大菩萨。为堪见者加之。令见实报土也。盖有机缘。虽未破惑。已修中观。如华严会。及诸座席。杂类之机。咸见身土难思者是。实报既尔。方便寂光。横论同处。亦复如是。于同居处。论三土横竖。于方便处。论二土横竖。于实报处。论一土横竖。至寂光处。无横无竖。当处亦无。今云寂光真净。乃直标真体也。初无苦乐之殊。彰离过绝非也。盖以四土净秽言之。于同居娑婆。则惟苦无乐。清泰惟乐无苦。以方便对同居言之。则同居惟苦无乐。方便惟乐无苦。以方便当土言之。则方便秽邦。惟苦无乐。方便净土。惟乐无苦。以实报对方便言之。则方便惟苦无乐。实报惟乐无苦。以实报当土言之。则实报秽邦。惟苦无乐。实报净土。惟乐无苦。若以实报对寂光言之。则实报惟苦无乐。寂光惟乐无苦。以寂光当土言之。则寂光秽邦。惟苦无乐。寂光净土。惟乐无苦。已上皆约修成。不二而二言之。故有苦乐之殊。今序云。初无苦乐之殊者。乃约性具十界五阴国土。惟有十界苦乐圆融之性。而无十界苦乐差别之相。即生佛等有真如不变之体。本无净秽之殊。何有苦乐之异。故此一句。科为真源不二。以为下妄派成殊张本。楞严所谓性觉妙明。本觉明妙。又曰清净本然。周遍法界是也。四种净土具如下释。

  ○次、妄派成殊

  《疏》妄识纷纭。遂有圣凡之异。

  《钞》妄识者。三惑之总名也。盖众生无始已来。从性觉妙明。本觉明妙中。一念俄然晦昧。而妄为明觉。因明立所。所既妄立。生汝妄能。无同异中。炽然成异。因而为三细之无明。尘沙。因而为六粗之见惑思惑。一变而为寂光秽土。二变而为实报秽土。三变而为方便秽土。四变而为同居秽土。如是为菩萨。为声闻缘觉。为六道众生。故曰妄识纷纭。遂有圣凡之异。楞严所谓随众生心。应所知量。华严所谓。能随染净缘。遂分十法界。是故科为妄派成殊。又复应知。初句虽云寂光真净。初无苦乐之殊。不妨乎不殊而殊。即性具十界也。次句虽云妄识纷纭。遂有圣凡之异。不妨乎异而不异。即在性无殊也。良由真如虽不变。不妨乎不变而随缘。妄识虽随缘。不妨乎随缘而不变。以随缘故。是以不殊而殊。以不变故。是以异而不异。能知乎此。方能了今念佛之心。乃全性以起净修。全修而在一性也。

  ○次、正序缘起

  《疏》由是漂流五浊。莫返一真。故我释尊。示生堪忍。

  《钞》此正序如来说经之缘起也。盖释迦如来。久证真常。何有王宫之受生。但因一切众生。无始堕落。故有娑婆之出世。漂流五浊者。谓众生无始以来。从涅槃性海。鼓识浪以扬波。弊澄圆而失湛。渣滓明妙。汨没性真。良由先失之以动。故曰漂流。楞严所谓觉明空昧。相待成摇是也。次失之以昏。故曰五浊。楞严所谓。晦昧为空是也。然而昏必具动。动必具昏。是则流即浊也。浊即流也。昏动之惑既形。明静之真即失。但此五浊。有粗细不同。如楞严之言劫浊云。汝见虚空。遍十方界。空见不分。有空无体。有见无觉。相织妄成。是第一重名为劫浊。此则兼三惑而言之也。若如寻常所说。人寿二万岁时。方入劫浊。此则独指见思二惑。最炽盛时以言之也。然而或有细不兼粗。而未尝有粗不兼细。今但正指释尊示生堪忍之时。而粗者适当其情。若曰莫返一真。亦是兼细以言之也。示生堪忍。正当垂应凡圣同居秽土。且言劣应。丈六老比丘身相而已。若亦兼细惑而言。则义含垂应上之二土也。

  ○次、序说经分二。初、序住处机宜。次、序所说法要。

  今先序住处机宜。

  《疏》当祇园之嘉会。告身子之利根。

  《钞》祇园嘉会。说经之住处也。身子利根。所被之当机也。论此经所被机宜。厥品有三。一、菩萨。二、二乘。三、凡夫。盖净土法门。诸小乘经。绝口不谈。以子果既尽。则灰身灭智。不说身后有生。今盛谈之。乃菩萨之法门也。若原此经。说在方等。正弹偏斥小。叹大褒圆之时。弹斥小乘。界外不生。故云有生。而特指彼国。有无量无边声闻弟子。又极口称扬。彼土依正二报。微妙庄严。则叹大褒圆。寓其中矣。况舍利弗。又为众弟子中上。是以告之。令回小以向大也。若正所被机。乃居博地。七日持名。一心不乱。即得往生。一预嘉会。得不退转。以是而观。虽在凡夫。义属圆顿。又可知也。

  ○次、所说法要为四。初、序经名。次、序经体。三、序宗要。四、序力用。能诠所诠。不出此四。是故括而序之。以尽一经旨趣。可谓善通大乘者也。今初序经名。

  《疏》开法藏之愿门。指乐邦之妙土。

  《钞》此经备说依正。及以徒众。为能诠名。而经题但云。佛说阿弥陀。大师观经疏。所谓举正报以收依果。述化主以包徒众是也。是则题但言正。乃举正以收依。序但言依。乃举依以收正。影互言之。文法之巧也。论此经无开愿门之文。以有大本详言。是故略而不说。

  ○次、序经体

  《疏》琼林玉沼。直显于心源。寿量光明。全彰于自性。

  《钞》琼林玉沼。略举所说依报。从七重栏楯去。至宝树宝网。出微妙音。一节经文。寿量光明。略举所说正报。从彼佛何故号阿弥陀去。至但可以无量无边阿僧祇说。一节经文。直显于心源。全彰于自性。二句正序其体。盖此经以实相印而为正体。无相不相。相而无相。名为实相。夫琼林玉沼。寿量光明。固一切诸法之相也。然则直显于心源。全彰于自性。顾何相之可得哉。此正无相不相。相而无相之正体。惟心净土。本性弥陀之妙。第言之虽易。理亦难精。玄悟指归。必有至当。试欲明之。非天台法性之宗而不可。何也。盖极乐国土。远在十万亿刹之外。阿弥陀佛。乃智断圆满清净具足果人。博地凡夫。污染于三惑。沉沦于二死。造无穷之业系。作不尽之生因。何能顿感弥陀。即生净土。横截五道。便阶不退哉。正由一家之谈。众生法性。厥义有三。一曰性量。则周遍于十方。而亘彻无外。十万亿刹外之极乐。在吾性量。方近乃至一隅。一曰性体。则常住坚凝者。清净皎洁。弥陀智断圆满之觉体。与吾性体。正究竟而无差。一曰性具。然若但云无外无差。而不知有性具法门。虽曰无外。而终成有外。虽曰无差。而终成有差。且不知性量性体之德。从何故而周遍。依何法而清净。当知有性具者在。则向之言体德体量者。皆吾性具为之本也。三性之旨。具如生无生论中发明。兹不繁列。

  ○三、序宗要。

  《疏》众圣同处。非少善之得生。七日持名。在一心之不乱。

  《钞》下释题五章中。以信愿净业。为一经宗要。今括经文。取略叙之。但言净业。盖三要中。此居其正故也。初句即经云。彼佛有无量无边声闻弟子。皆阿罗汉。非是算数之所能知。诸菩萨众。亦复如是。又曰极乐国土。众生生者。皆是阿鞞跋致。其中多有一生补处。其数甚多。非是算数之所能知。但可以无量无边阿僧祇说。又曰众生闻者。应当发愿。愿生彼国。所以者何。得与如是诸上善人。俱会一处。次句即经云。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缘。得生彼国。故曰众圣同处。非少善之得生。三四句即经云。若有善男子。善女人。闻说阿弥陀佛。执持名号。若一日若二日。乃至若七日。一心不乱。正以琼林玉沼。直显于心源。寿量光明。全彰于自性。众生从无始已来。昏动因缘。漂流五浊。莫返一真。今将返本还源。莫先照昏寂动。七日持名。所以照其昏也。一心不乱。所以寂其动也。昏动苟忘。不真何待。譬如尘净镜明。风恬浪静。然七日持名。便阶不退者。正显教属圆顿。不待一生。愿力弘深。慈悲与拔。本功德力。不可思议。诚速出生死之要津。行菩萨道之亨衢也。

  ○四、序力用为二。初、正明力用。

  《疏》事理体一。生佛原同。无缘之慈。不谋而应。

  《钞》此经以离苦得乐为用。即经云。其人临命终时。阿弥陀佛。与诸圣众。现在其前。是人终时。心不颠倒。即得往生。阿弥陀佛极乐国土。是则此之力用。关乎与拔。与拔之功。在乎感应。众生以一心持名为感。弥陀以拔苦与乐为应。拔苦之道本于悲。与乐之道本于慈。悉系天性相关。毫非勉强。行人则以事理体一。生佛原同之道为感。弥陀则以无缘之慈。不谋而应之道为应。岂非弥陀以不来而来。来此娑婆。接引行人。行人以不往而往。往彼极乐。觐礼弥陀。此实一经力用所凭之理本也。

  ○次、所发功勋

  《疏》了惟心之本具。亿刹非遥。知大愿之可凭。三祇横截。

  《钞》前文既先明力用之理本矣。凭之而念佛求生。能了事理体一。生佛原同。则十万亿刹之遐方。皆我惟心本具。虽远不远。能知无缘之慈。不谋而应。则四十八种之大愿。无缘可凭。识流可截。如是力用。岂不胜乎。言三祇横截者。此明超出三界。有横竖二义。若婆沙论。明三藏菩萨。三阿僧祇劫。修六度万行。百劫种相好因。然后阶不退转。获五分法身。此从竖出。自下升高。如兔马渡河。纡回旷久。若依此经求生极乐者。若已生。若今生。若当生。皆得不退转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又曰。众生生者。皆是阿鞞跋致。此从横出。即此达彼。如香象截流。一念可获。故此力用。最为殊胜。

  ○次、序注解之由二。初、正序三。初、序广解之由。

  《疏》经文简约。佛旨玄微。持诵虽多。研详实寡。

  《钞》此经不出千言。备诠惟心净土。本性弥陀之旨。可谓经文简约。佛旨玄微矣。况弥陀世尊。偏与娑婆众生有缘。故闻此法门。莫不欣然顶受。兼之此经。言简易持。逗机易信。是以若僧若俗。莫不读诵受持。第文显可窥。而理深罕究。致令佛意反晦而不彰。则前贤之解。又不得不广也。

  ○次、序略解之由

  《疏》惟前贤之著述。嗟末俗之罕闻。

  《钞》前贤著述。如序后别列。若慈恩孤山等诸师。各有著述。或文辞繁广。或义理深微。不便初机。故末俗罕闻。则今之略。又不得不出也。

  ○三、正序略解为二。初、序谦光。

  《疏》窃效流通。略申援引。

  《钞》流通者。金光明疏云。流名下澍。通名不壅。欲使正法之水。从今以澍当。圣教筌嫑。不壅于来世。大师谦言。私窃仿效古人之流通大囧琺。是故略申援引诸解成言。以为略解。然于其间或用义。而不用辞。略义而不略意。以成一家之言。如出一人之笔。可谓善乎著述者也。

  ○次、序己志愿

  《疏》愿与同志。普结净缘。咸契无生。同登不退云尔。

  《钞》初二句。乃以私解而公人。与同志者。广结佛国清净之缘。次二句。乃以己欲而施众。与同闻者。契登无生不退之位。正菩萨自利兼人之志。开士大悲旷济之怀也。

  ○二、傍序

  《疏》唐慈恩法师。造弥陀通赞一卷。宋孤山净觉灵芝诸师。皆有疏记。三衢伦师。古□新师。皆有集注。今欲从略。以便初机。故兹别出。各从其志。

  《钞》唐慈恩下。序古师注。今欲从下。序已所注。此经持诵既广。注疏必多。今之所引。涉于见闻者。屈指六师而已。以余近所见者。又有宗月溪法师之科注。国朝洪武间。普智法师之科释。近今莲池法师之疏钞。若从简略。则此解为最。愿求博览。亦各从其志也。



  有关其他文章
· 下页:重刻弥陀略解圆中钞劝持序(印光大师)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