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文集 - 其他经典 - 四十二章经讲记 - 正文   │ 文章推荐
 

  第三十二章 我空怖灭

  证严法师著述

  佛言:人从爱欲生忧,从忧生怖,若离于爱,何忧?何怖?

  本章指出忧怖的来源是因为心中有爱欲;若能放下爱欲,就不会有忧怖心。修行,就是要尽量去除烦恼心;要能不烦心、不忧愁,除了“断欲去爱”别无他法。

  “人从爱欲生忧,从忧生怖。”爱欲使人心生忧恼。人心缘境,便会有所感受;缘顺境是乐受、喜受;缘逆境则有苦受、忧受。

  人人都有爱欲、希望,但是世间无法事事满足,因为不如意事往往十有八、九。所以,希望越高,忧虑就越多,心也就跟着不安而恐怖、患得患失,这是“怖畏心”。由此可见怖畏、忧惧,大都是由爱欲所产生。

  “若离于爱,何忧?何怖?”人若能离开爱欲,就不会受烦恼所扰乱。如此一来,哪还会有忧怖、痛苦呢?须知忧愁、悲恼对人的心理扰乱很大;人生至苦,莫过于此!

  那要如何断欲去爱呢?这就要从佛法来推寻。众生无始以来,妄认“四大”的身体为“我”,这是由于众生并不了解“身命”是什么的缘故。我,是不是真正的“我”呢?它只不过是个假名相而已。身躯是由“地、水、火、风”四大元素所构成,倘若四大分离,哪还有身”呢?

  其实,心是藉“根”(注)来缘外面的“尘”而起分别;一般人执着地认为:外面的境是真实的,而日日追逐不已,不知它只不过是人心所缘的相而已,这就是人的迷执。

  学佛人要如何破迷去执呢?唯有时时以四念处——“观身不净、观受是苦、观心无常、观法无我”来反照观察;能够如此,爱欲心自能断除,忧怖心也会跟着去除。

  人的身体受伤后会肿、烂、脓、臭;这个臭皮囊,哪里值得我们处心积虑地追逐外境来满足它呢?所以,当我们想追求外在物质来装饰身体时,就要“观身不净”。

  而人的爱欲心,无时无刻不在迁变,是个无底坑;我们怎可一辈子为了爱欲,无止境地忙碌身形追逐执着?如果能“观心无常”,觉悟到爱欲并无法满足我们的心,这样对外境就不会生起执着。

  再者“观受是苦”,如果能时时推究自己的感受:目前所享受的快乐究竟能维持多久?平时我们所接触到的人事物,大都不尽如意。如果以不择手段的行为来满足欲望,在未来生生世世当中,所受的果报都将是苦的!若能这样推究,欲念就全消了。因为“万般带不去,唯有业随身”,有此觉悟,自然能敲醒爱欲的念头。

  最后“观法无我”,一切有为法没有一样是真实不变的。既然不真实,有哪一样是“我所有”的呢?追根究柢,“爱欲”对人有什么用处呢?我们若能如此深思,爱欲自能断除,忧怖也就没有了。

  所以,修行人要常常运用“四念处”来护身,把原有的衣袍、换成“四念处”的智慧大衣,欲火才不会延烧入心;如此,便能去欲、远离忧怖、身心轻安。

  注:根指“六根”——眼、耳、鼻、舌、身、意。尘指“六尘”——色、声、香、味、触、法。



  其他相关文章
· 下一页:第三十三章 智明破魔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