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佛感应 - 无量寿经启信录 - 正文   │ 文章推荐
 

  王惠民居士往生前后的追忆

  哈尔滨/段文凤·王桂芬

  信佛因缘

  我父亲是在一九九八年三月廿七日,凌晨二点四十七分五十秒往生的,享年八十八岁。他在八十五岁那年才正式信佛皈依。九四年底由于高血压不慎摔倒,他住院检查后得知有血栓后遗症,从此卧床不起。我们劝他念佛,老人家每天躺在床上很用心地照做,半个月后,竟能起身拜佛并做早晚课。老人家心生欢喜,遂有皈依的意愿,并开始茹素,九五年二月十九日终于如愿皈依。

  往后的三年,他能坚持每天念佛,听净空法师的《无量寿经》及开示,常在听完讲经或开示的录音带后,拍手大笑说:‘真是这么回事,老法师讲得多么好啊!’每天的薰习加深了他对佛法的理解,以及对西方极乐世界的认识。

  我们全家有一个共同的心愿,就是一心帮助父亲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我们虔诚地祈求父亲临终时头脑清醒,心不颠倒、不贪恋,能得阿弥陀佛慈悲接引。因此在平日修习净空法师《无量寿经》以及开示时,都很认真仔细地听经,并且切实照著老法师的开示去做。九六年旧历年,一场腹泻后,父亲就又躺下了,体力仅能坐而不能起身,自此以后就在床上听经念佛,直至往生,这二年里,家中佛号声未曾断过。

  真信切愿感得佛相应

  我女儿曾到新加坡拜谒净空法师未遇,当时李木源居士热情接待了她,非但打了四大包的结缘书、讲经录音带、净空法师法照以及阿弥陀佛圣相等,还又安排叫车接送,心中真是感动。请回的这些法宝,令不少学佛同修受惠,我们全家人当下即发心助印阿弥陀佛的法相以及讲经卡带,与大家结缘。尤其由新加坡请回的阿弥陀佛法相,是第一次在黑龙江流通,因缘殊胜非凡。

  父亲病重后,在亲人的帮助下,坚定了往生的信念,因此用功非常得力。我们的原则是‘睁开眼晴就念佛,累了就休息,不说一句闲话’,念佛机摆在床头,廿四小时不断念佛,创造一个往生的环境,全家形成‘一切为往生’的共识,只要对往生有利,人、财、物都不计;对往生不利的话不说。

  在这种统一理念之下,营造的往生气氛越来越庄严,所以老人家也很欢喜,开始转恶梦为吉梦,期间两次梦到阿弥陀佛,一次梦到净空法师。第一次梦到阿弥陀佛是在往生前一个月,阿弥陀佛领著父亲走,到了房门口,却被门挡住走不了。第二次是在往生前七、八天,阿弥陀佛嘱咐父亲好好修行,会来接他。梦到净空法师后,父亲开心地说:‘我梦见了净空长老,他让我好好修行,将来送我去西方极乐世界。’听了这梦之后,全家都很欢喜,《无量寿经》没有白听,终于和老法师沟通了信息。

  不可思议的是,父亲因糖尿病眼力不行,没见过墙上挂的阿弥陀佛圣相和净空法师法相,但是问起在梦中见到的是什么模样,所描述形容的竟然极其相似。

  病苦是往生的增上缘

  寿终,业报现前一点都不假。我父亲在往生前一个月,病苦开始现前,而且每况愈下。有一天不知什么原因,一觉醒来,突然左脚全肿,疼痛难忍,直嚷著有人拿刀扎他的脚,然后开始溃烂,左脚大拇指指甲脱落,四周流脓发黑,渐渐延至第二、三脚趾,疼得非常痛苦。给打针、敷药,但却肿得更厉害,父亲的脸因疼痛而扭曲,眉头挤皱,无法平静下来,更无心思好好地念佛。并且经常像在跟谁讲话:‘你扎吧!干脆扎死我好了!’又说‘来吧!你扎呀!不行了吧?我一念佛你就扎不动了’……像这样的话几乎天天晚上都说,一直到往生前六、七天(佛七念佛诵《地藏经》回向之后)才不说了。

  由于我们没有经验,还当实病医,后来才警觉到看似实病,其实是业报。业报的病状、病苦不是医药能救得了的,这个时候,如果乱投医,乱抢救,只会徒然加重病者的痛苦,更影响到念佛的定力,那么势将功败垂成,悔之晚矣。

  助缘是佛力的加持

  既然警觉到是业障现前,那就消除业障吧!于是在三月十七日我们开始打佛七,分两部分同时进行,一组在附近邻居处,设坛读诵《地藏经》一天两部经回向消业。另一组在我家廿四小时念佛,人数不限,也不知怎么知道的,几乎全市(哈尔滨)各区都有居士来念佛,而且都是平日读诵《无量寿经》专修净土法门的。在起初诵《地藏经》的时候,非常不顺。明明平日诵经上手的人,偏偏这开始的两天,总好像眼睛看不准经书的字,诵经亦不顺,渐渐地才改善。

  在此同时,父亲痛苦的神情很叫我们担心,深怕痛到最后头脑不清,意念颠倒,于是全家人在佛前虔诚发愿,一愿父亲的病苦由儿女代受,债务由儿女代偿,请冤亲债主高抬贵手放过父亲,倘若父亲能往生,蒙佛接引,将在七七四十九天内做大超渡来帮助他们;二愿弘扬净土法门,并将受益的经历普告大众。

  另一方面提醒父亲,第一要诚心忏悔,求冤亲债主原谅他过去犯的过错,当时不懂佛法以致结怨难消,如果往生后必再来渡他们。第二要发愿舍寿求往生。第三布施老人家全部的钱财,弘法利生与佛愿同。

  瑞相现前,专心持佛名求往生

  佛力的加被真是不可思议,三月廿一日也就是打佛七念佛的第五天,我父亲的瑞相现前,脸色红润,双下颔、眉毛变黑,双眉不再挤皱而呈平行安详状,而且不再有喃喃自语的情形出现。他老人家心情极其平静,能和家人一心念佛了。我们全家人这些日子以来,心里总好像受到很大的压抑,不知怎的从这天起,每一个人都有说不出的舒畅,一直到我父亲往生后四十九天,都是如此。

  三月廿二日晚,父亲发愿要舍寿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不再留恋这儿了,求阿弥陀佛慈悲来接引。他开始不吃饭,有时只喝一点点的水,也不招呼儿女亲人的名字而一心念佛了。三月廿七日凌晨二点四十七分五十秒,念最后一句佛号的‘佛’字就往生了。六天没有进食不觉饿,一心念佛,精神却是十分饱满,如此殊胜全是佛菩萨的加被。我们全家感恩至极,来助念的居士们也都深深体念佛力加持的慈悲,三月十七日至廿三日佛七结束后,大家要继续为父亲助念,不知为什么,我和女儿都想让大家休息两天再助念,同时也让老人家休息。于是向大家感恩致谢,这一周念佛辛苦了,请大家休息两天,三月廿六日再开始助念吧!这两天则是以念佛机助念。

  三月廿六日下午陆续又有人来助念,晚上净如法师和十一名居士来助念,一直到凌晨(廿七日)二点四十七分五十秒,我父亲念完‘佛’字咽气。事后想起来,多么不可思议,冥冥之中好像都安排好了,让我们大家在这两天剪剪头发、洗洗澡,干干净净地等佛来接引父亲。接下来的四天仍是每天廿四小时,由许多居士不辞辛苦地来为父亲助念,咽气三十二小时后穿衣时,父亲非但全身柔软,而且左脚肿胀全消,伤口也愈合了,背上有一处伤口也不见痕迹,全都和健康时候一样,真是佛光普照,病处皆无。

  阿弥陀佛慈悲渡众

  平日聆听净空法师讲经以及开示,能起真信心,如理如法地依教修行,更借《临终须知》的指引,以及老法师圈点的重要叮咛,切实去做,果真在父亲临终之时,发挥了不可思议的功能,使父亲得以往生西方极乐世界。这一切的殊胜因缘,如瑞相示现,往生后移灵至火葬场时,屋里屋外异香四溢。火化后,天空出现三只鸟接另一只由烟窗飞出的小鸟,四只鸟在空中盘旋多时,竟是翅膀一动也不动。待鸟飞走后,七色彩光主动射入镜头,真如经上说的,佛光胜过日月之光数倍,众人在现场目睹,无一不感动阿弥陀佛的慈悲示现。在在都在感化众生,在增强我们的信心,也是佛应机说法,破我们的迷,开我们的悟。我们全家人由始至终都深信佛所说的:真诚心果真感得佛来相应,满我们的愿。

  阿弥陀佛的慈悲无以为报,谨以至诚的心,将父亲往生的经过以及殊胜的感应报告诸同修,普愿大众起真信心,诚心专持阿弥陀佛的圣号,求生西方净土,乘愿再来普渡众生。

—转载自一九九九年九月《佛陀教育》第三期



  有关其他文章
· 下一页:决定往生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