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佛感应 - 念佛往生净土事迹 - 正文   │ 文章推荐
 

  境界现前

  翁霓居士著述

  (一九九八年一月十日星期六)

  一九九八年一月十日星期六上午,我与妹妹开始与葬仪社联络。我们希望以佛门如理如法的方式为父亲办后事,但当时在与廖居士或其他人请教时,我大部份请教的都是有关助念的事,至于往生之后的处理,则完全没有概念,所以只好看看那一家葬仪社能以佛门的方式为人办后事。后来接触到一家知道如何以佛门的仪规来办后事,老板表示必须先租个冰箱将父亲的遗体安置。将父亲的遗体安置在冰箱之中,我不知道好不好?家母及妹妹也不知道好不好。当天为了这个问题,我到处打电话想请教廖居士,但是就是找不到廖居士。我又问到华藏图书馆的师父,师父说以不铺张、不讲求面子上的好看、要能让父亲得到真实利益的原则来为父亲办后事,一切随缘即好。师父也提供了我几个知道如何以佛门仪规办理后事的葬仪社(都在台北)的电话,或许可以对我有帮助。本来这件事很困扰我,后来一想:‘我这不就心不清净了吗?’念头一转,心定下来,就决定接受这里葬仪社现有设备的安排。葬仪社说好下午六点多将冰箱送来,并在家里庭院安置灵堂。

  由于当时要负责联络很多事情,所以助念的工作主要就落在小姑的身上。午餐后,小姑的确需要休息一下了,就由妹妹暂时接班。小姑才休息没多久,就起来说她见到一些景象,像是西方极乐世界的景象,小姑因为睡不著,就干脆再起来念佛。当小姑走进父亲的房间时,妹妹告诉小姑:‘刘姐姐,好在你来了,我快要睡著了。’小姑念佛当中突然感觉她的任务重大,于是搬了椅子坐在父亲床前紧盯著父亲看。没多久,小姑看见一只小虫子几乎要到父亲的鼻尖附近,小姑便赶快挥开。约莫念佛念到星期六下午两点二十五分左右,小姑看到有白色气体由父亲头顶上冒出,接著又有气往头上冲。我来接班为父亲念佛时,也有看到白色气体往上升。我此时轻轻以手背碰了一下父亲的手背,是凉透的,这与书上说得很相应,书上说人神识若离开肉体之后,身体会凉透。整个断气后的助念过程中,我只触碰过父亲的身体三次,一次是父亲刚断气时,我轻碰父亲的手心,发现手还是暖暖的,第二次是向廖居士电话请教之后,为父亲把脉,第三次则是断气后助念二十四小时快圆满时,以手背轻触父亲的手背,发现父亲的手背是凉透的。虽然书上说可轻触头顶,来判断亡者是否往生西方净土,但我们没有这么做。因为书上说的是有经验的人可以这么做,而我与小姑完全没有经验,深怕乱碰会造成父亲的烦恼而错失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良机,所以我们没有这么做。事后我们一算,自一九九八年一月六日星期二晚上十一时正开始念佛号,至一九九八年一月十日星期六下午五时正,我们为父亲共助念了九十小时。

  当天晚上六点半左右,葬仪社的老板打电话来问父亲的衣服换好了没有?我回答说:‘没有,等你们来换啊!’挂上电话之后又到了该上香的时候了,我上完香拜完佛,突然觉得该是我们来为父亲换衣服。于是我和妹妹为父亲换上事先已为父准备好的居士服、海青及新袜、新鞋等。这是父亲生平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穿居士服及海青。换的过程相当顺利,父亲的身体柔软很好移动,所以不到几分钟的时间,我们就帮父亲更衣完成。换完之后,我指著额头跟妹妹说:‘蓉,你看,我头上都是汗。’我也才看到妹妹脸上也都是汗,妹妹还告诉我:‘我背后的衣服都湿了。’我们当时都觉得很奇怪,因为那时是冬天,由于一直在念佛,不觉得冷,所以都只穿一件薄长袖的上衣,但还不致于到流汗。后来我在念佛时,突然了解是因为佛光照住的关系,所以才会在为父亲换衣服时流汗。

  自从父亲断气之后,到我们继续助念的这二十四小时中间,父亲的容貌由两颊泛黑渐渐转变为正常的肤色,而手背上紫黑色的凸出血管,颜色转为红润。这些都是我们未曾见过的。当葬仪社的老板要将父亲由房间移置客厅的冰箱时,由于父亲身体柔软,必须三个人协助,一人在头一人在脚一人在中间扶住搬出来,而且还差点滑下去。



  有关其他文章
· 下一页:一片祥和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