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佛感应 - 念佛往生净土事迹 - 正文   │ 文章推荐
 

  障缘现前

  翁霓居士著述

  (一九九八年一月八日星期四)

  一九九八年一月八日星期四上午,我与家母问父亲:‘爸,我们去洗个澡,洗干干净净地再跟阿弥陀佛去西方极乐世界好不好?’父亲答:‘好。’当时父亲体内的污物几乎已经排除干净,因为父亲自星期一开始便没有进食,我们开始为父亲助念之后,曾经问父亲会不会肚子饿,父亲都说不会,所以我们都只是以吸管喂一些水份给父亲,当时父亲都是包著成人尿布。到了星期四清洗完毕之后,父亲的体内几乎已完全排干净了。

  清洗干净之后,父亲躺回床上继续念佛,过了不久,父亲对我说:‘翁霓啊!他们要钱,你去银行领钱给他们。’每当父亲不在念佛号,在讲些其他话时(好像是在跟其他人聊天 ),我就会提醒父亲:‘爸,专心念佛,谁来都不要理他。’不过这一次我是告诉父亲:‘爸,好,我来帮你处理,你专心念佛。’因为我联想到昨天星期三,父亲曾经说:‘他们好饿。’我还问父亲:‘爸,是不是你好饿?’父亲回答:‘不是。我不饿,是他们好饿。’这让我想起曾经有人问净空老法师:‘超度亡魂烧纸钱有没有用?’净空老法师的回答是:‘如果超度的亡魂是在地狱道、畜生道,则超度亡魂烧纸钱是没有用的,只有当超度的亡魂是在饿鬼道,烧纸钱给他才有用。’因为曾经听过净空老法师讲经的这一段话,所以现在父亲说:‘他们要钱。’再加上联想到昨天父亲说:‘他们好饿。’直觉告诉我,父亲的冤亲债主是在饿鬼道的。当时我完全不知道该不该烧钱,因为一心一意希望以如理如法的方式为父亲助念,我不知道烧纸钱会不会不如理不如法,其实心里很想再打电话向廖居士请教,但因为已经连续打了好多次电话(廖居士都很有耐心地提供协助 ),实在是不好意思再麻烦他,所以想了很久,还是请妹妹去买了好多纸钱,打算分批烧给父亲的冤亲债主。第一次是在中午时烧的,下午五点多又烧第二次。下午在烧的过程当中,我的小女儿一直紧跟著我不放(她当时一岁半,平时是可以自己玩的 ),我请她进客厅,自己先玩,但她一看到进客厅的门口就放声大哭不肯进去,妹妹的小儿子亦不停地哭闹。没多久家母又无缘无故地在客厅摔了一跤,痛得不得了,人几乎站不起来。我赶紧去提醒家母大声念出佛号。我告诉家母:‘妈,你看爸爸这么病痛,都能自己念佛号,我们也要学爸爸的好榜样。况且,你现在如果痛得哀叫而不念佛,正好满了爸爸冤亲债主的愿,中断了念佛声。’家母听了我的话,赶紧忍痛强打精神大声念出阿弥陀佛四字洪名。从那时候起,我感觉我们必须更专心一意地念佛,因为父亲出现了一些现象,包括:父亲说要把佛像拿开,他不要佛像了。父亲直说:‘没有用啦!念佛没有用啦!’又想把盖在身上的往生被拉开,不要盖往生被等。我告诉父亲:‘爸,佛像不可以拿开,我们可以观佛念佛,专心念佛一定有用。’因为父亲有这些现象,加上两个幼儿的哭闹,我真的觉得一定更要专心念佛才是。而且从那时候开始,每一炷香烧完,我就再向佛菩萨上一次香,恳求佛菩萨慈悲加持父亲正念分明,祝祷文一如前述。

  一九九八年一月八日星期四夜晚十一点整,该是我去接班的时候了。当时也正好该上一炷香,因此我双手持香口中念佛号地往院子走去,才刚出客厅门就感觉头皮到肩膀整个发麻,附近邻居的狗叫个不停,我不予理会地跪在地上照著原先的祝祷文念完,再念著阿弥陀佛四字圣号返回屋内。午夜十二点,小弟回来了,我请妹妹先进父亲房间为父亲助念,我则在客厅将父亲今天整天的情况,以及家中今天所发生的事,告诉了小弟。我告诉小弟:‘三姐今天回来,是一定要为父亲助念到底,但是如果有你的协助,相信可以减轻父亲的病痛。’之后我又进父亲房间为父亲念佛,小弟也跟著我一起念佛,我突然体会到父亲昨天晚上紧握著我和小弟的手说:‘你们两个任务重大。’的意思了。我更明确地了解到,今天晚上非常重要,要很专心地念佛。到了凌晨两点四十分左右,父亲说了一句:‘时候到了。’狗又开始叫了,我和小弟则更专心更庄严地念佛号,父亲也会跟我们念。凌晨三点半左右,小弟告诉我说:‘三姐,我要先去休息了,明天还要上班。’我应:‘好。’因为念佛要专心,丝毫不能勉强,小弟若累了就让他去休息。小弟才刚走出父亲的房门,外面的狗又叫了,小弟又赶紧回来为父亲念佛。一直又念到清晨四点四十五分左右,小弟说他五点钟去休息,我则告诉他:‘应该没关系了,你现在就去休息一下,待一会儿还要上班。’



  有关其他文章
· 下一页:阿弥陀佛慈悲接引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