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佛感应 - 念佛往生净土事迹 - 正文   │ 文章推荐
 

  发露忏悔求生净土

  翁霓居士著述

   (一九九八年一月七日星期三)

  家母很快地由家中赶来医院,向医师表明要办理自动出院。约于午夜十二点多,我们回到了家中,沿途中仍是佛号声不断。将父亲安顿好之后,我在父亲房间的书桌上安置了佛像、莲花灯,并将往生被为父亲盖上。我和小姑开始一起专心地跟著念佛机念佛,我也隔一段时间就拜佛,请求佛菩萨加持父亲临终正念分明,能念佛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约凌晨三点多,小弟回来了,脸颊红眼睛红有酒味,我知道是刚才办出院的事令他困扰。我请家母先为父亲助念,我去向小弟解释为什么一定要帮父亲办出院,以及说明“持名念佛”此一无比殊胜法门的功德利益。我告诉小弟:‘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世界是娑婆世界,娑婆世界里面有六道,六道是天道、人道、阿修罗道、畜生道、饿鬼道及地狱道。我们人分为神识与肉体两部分,肉体就好像是一件衣服,用久了会旧会坏的。当我们这个身体用坏了,神识必须要离开肉体。当神识离开肉体之后,会受业力之牵引在六道里面轮回,但若能在临命终时持念阿弥陀佛圣号,则可得阿弥陀佛来接引到西方极乐世界去。西方极乐世界是一个没有三恶道的世界。到了那里可以一生成佛,永脱六道轮回之苦。’小弟一直在听我说,说完了这一番话之后,小弟说:‘你说的好玄,有什么科学证明?’我说:‘你问的问题很好,我没有办法证明,除非亲身体验。但是在佛陀宣讲的经典里面,这些事实阐述得很清楚。’小弟接著说:‘这几天眼皮一直跳,今天家里打电话到公司找我,我才知道已经这么严重了。’我又告诉小弟:‘你是爸爸亲生的,又是儿子,如果你肯来为爸爸念佛,对爸爸有绝对的好处。但是念佛不能勉强,还必须专心。如果心不专,则效果会大打折扣。’

  说完我就进去父亲的房间为父亲念佛,不久小弟也来念了,我很诚恳地对著小弟说:‘谢谢!’小弟回答道:‘应该的。’才念了没几分钟,小弟全身发热,只需要一件短袖上衣而不觉得冷(当天是一九九八年一月七日凌晨约三四点时 )。念佛号的过程当中,父亲时醒时睡,大部份都是因为内脏抽痛而哀叫著醒来。每当我看到这种情形,便在父亲耳边大声地、很快地念出“阿弥陀佛”四字圣号,并告诉父亲要跟著我一起念出声来,我这样做是希望将父亲的哀叫声换成佛号声。起初父亲仍是哀叫,之后渐渐地即使咬著牙也肯念出佛号,可以跟我念个两三声或三四声,但无法持续念到十声。到了清晨六点多,父亲眼神清澈地看著小姑问到:‘她是谁?’我告诉父亲是我的小姑,也是专程来为父亲念佛的,父亲还急忙向小姑道谢。我问父亲愿不愿意去西方极乐世界?父亲说好。我告诉父亲只有佛来才可以跟佛走,见到其他任何家亲眷属来找,都不可以跟他走,父亲点头。

  早上七点多我又问父亲想不想去西方极乐世界?父亲摇著头说:‘不想去。’我心里好紧张,我问父亲为什么不想去,还有什么放不下的?父亲说:‘儿女放不下。’我懂得父亲的意思,是他亲生的一女一子他放不下。我赶紧先请家母来跟父亲说话,家母对著病中的父亲说:‘爸爸你放心,你先去西方极乐世界,以后我们也会去。你先去安顿好之后,以后我们要去时你再跟著阿弥陀佛来接我们喔!’父亲答:‘喔!’我也到客厅去告诉妹妹:‘爸不肯去西方极乐世界,因为他放不下儿女。’妹妹听到这几句话,痛哭失声。我告诉她:‘蓉,你不能哭,你哭就是送爸爸去六道轮回,你要去跟爸爸说,爸爸缘成熟了,先去西方极乐世界,我们以后也会去西方极乐世界,他再跟著阿弥陀佛来接我们。’妹妹还是不停地哭,她说她不知道要怎么去西方极乐世界?我告诉她,专心念阿弥陀佛圣号,一心想去,因缘成熟了,阿弥陀佛就会来接引。妹妹还是止不住地一直哭,我又告诉她:‘等你哭好了,把眼泪擦干,一定要去跟爸说。’我又回去父亲房间念佛,过了不久,妹妹进来父亲的房间,亲口告诉父亲:‘爸,我是蓉蓉,我会好好照顾自己,也会照顾好妈妈,你放心地去西方极乐世界,以后我也要去西方极乐世界,我们在西方极乐世界就可以永远团聚了。’又念了一会儿佛,我又问父亲:‘爸,你想不想去西方极乐世界?’父亲仍摇头说:‘不想去。’我和小姑都好紧张,我又问父亲:‘爸,还有什么放不下的?’父亲说:‘我妈妈。’我懂得父亲的意思,他一直思念著在大陆他自己的母亲,退休后没有能力回大陆,一直是他心里的一个心结。我告诉父亲:‘爸,你妈妈也在西方极乐世界,你要相信阿弥陀佛,到了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会带你去找妈妈。’父亲点头,又继续念佛。念了一会儿,我再问父亲:‘爸,想不想去西方极乐世界?’父亲说:‘想去。’我心里总算比较放心了。

  在这几小时的念佛过程中,我们碰到一些临场助念的问题,譬如说:

  第一:可不可以让父亲睡觉?因为好怕父亲一睡就睡过去了,但又怕父亲很累,不让他睡觉又于心不忍。

  第二:在为父亲助念时,一直注意著父亲的一举一动,这样念佛会不会不专心?

  早上九点多,我又打电话到台北请教廖居士。关于第一个问题,廖居士说道:‘父亲想睡时还是要让他睡,但我们助念的人一定要在旁边专心助念。’关于第二个问题,廖居士说:‘念佛一定要专心。但在为临终人助念时,也是需要注意病人的情况,只是不要太频繁。’廖居士并询问了一些父亲的现况,并且告诉我通常想要往生的人,会不想吃东西,而且会慢慢地将体内污物排除干净。若父亲念佛口渴,可以给父亲一点开水,父亲不想吃东西是没有关系的。这些经验谈,对我们为父亲助念提供很大的帮助。

  与廖居士通完电话之后,再回去为父亲助念。我们依然是跟著念佛机的节拍为父亲念佛,但若父亲痛得哀叫,我就会到父亲耳边大声地、很快地念阿弥陀佛四字圣号,父亲也会将哀叫声转换成念佛声。父亲由刚开始的只能接四五声佛号,到后来可以接上十几声佛号,甚至有时可以自己主动地、常常是中气十足地念出阿弥陀佛圣号。当时看在眼里,突然觉得这一幕好像《大佛顶首楞严经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中所提到“子若忆母.如母忆时.母子历生.不相违远”的景象。

  念了一会儿,父亲告诉我:‘翁霓啊!你不知道你这个爸爸(指他自己)在二十岁以后,乱七八糟的。’(这一点我当然不会晓得,因为父亲与家母结婚时已是五十高龄)我告诉父亲:‘爸,以前的事不要管了,我们现在专心念佛,阿弥陀佛很慈悲,只要你愿意去西方极乐世界,你肯念佛,阿弥陀佛一定会来接你的。如果你看到阿弥陀佛来接你,要告诉我们,再欢欢喜喜地跟著阿弥陀佛去西方极乐世界,好不好?’父亲点头说:‘好。’又念了一会儿阿弥陀佛圣号,父亲念得很好,中气十足地,但父亲突然又对我说:‘翁霓啊!我很惭愧(我知道他的意思,是指他以前都没有好好念佛 )。’我对父亲说:‘爸,我也是每次读经都不够专心。不过没关系,我们现在开始专心地念佛号,一定要念到阿弥陀佛来接,你再跟阿弥陀佛去西方极乐世界。’父亲又对我说:‘翁霓啊!《无量寿经》好深啊!我懂的还是懂,不懂的还是不懂。’我告诉父亲:‘对啊!《无量寿经》真的好深啊!我也是有好多地方不懂。因为我们在这里寿命有限,不可能把经里面所有的意思都搞清楚,但是到了西方极乐世界,那里寿命无限,又亲自跟阿弥陀佛学,就能懂得经里面所有的意思。爸,阿弥陀佛最慈悲了,他发了四十八大愿来度我们娑婆世界的苦难众生。我现在把阿弥陀佛发的愿念一遍给你听,好不好?’父亲应:‘好。’于是我从《无量寿经》发大誓愿第六开始读起。“发大誓愿第六法藏白言。唯愿世尊。大慈听察。”“我若证得无上菩提。成正觉已。所居佛刹。具足无量不可思议。功德庄严。无有地狱。饿鬼。禽兽。蜎飞蠕动之类。所有一切众众生。以及焰摩罗界。三恶道中。来生我刹。受我法化。悉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不复更堕恶趣。得是愿。乃作佛。不得是愿。不取无上正觉。”

  我告诉父亲:‘爸,这一段的意思是说西方极乐世界里面没有地狱、饿鬼、畜生三恶道,只要我们发愿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就可以一生不退成佛,永脱轮回之苦。’“我作佛时。十方世界。所有众生。令生我刹。皆具紫磨真金色身。三十二种。大丈夫相。端正净洁。悉同一类。若形貌差别。有好丑者。不取正觉。”

  ‘爸,这一段是说生到西方极乐世界的众生,都具有紫磨真金色身,是金刚不坏之身。相貌也非常庄严美好,每个人都一样美好,没有差别。’“我作佛时。所有众生。生我国者。自知无量劫时宿命。所作善恶。皆能洞视。彻听。知十方去来现在之事。不得是愿。不取正觉。”

  ‘爸,这一段的意思是说,生到西方极乐世界之后,可以知道自己生生世世所造的善业恶业,都知道得清清楚楚,而且也能知道十方世界的过去现在及未来的事,也会知道自己生生世世的父母在那里。’“我作佛时。所有众生。生我国者。皆得他心智通。若不悉知亿那由他百千佛刹。众生心念者。不取正觉。”

  ‘爸,这一段的意思是说,生到西方极乐世界之后,就有他心通的能力,能知道十方佛刹众生的心念。’“我作佛时。所有众生。生我国者。皆得神通自在。波罗密多。于一念顷。不能超过亿那由他百千佛刹。周遍巡历。供养诸佛者。不取正觉。”

  ‘爸,这一段的意思是说,生到西方极乐世界之后,十方佛的国度想去就可以去,随心所欲,非常殊胜。’“我作佛时。所有众生。生我国者。远离分别。诸根寂静。若不决定成等正觉。证大涅槃者。不取正觉。”

  ‘爸,这一段的意思是说,生到西方极乐世界的众生,不再有妄想、分别、执著,决定可以成佛。’“我作佛时。光明无量。普照十方。绝胜诸佛。胜于日月之明。千万亿倍。若有众生。见我光明。照触其身。莫不安乐。慈心作善。来生我国。若不尔者。不取正觉。”

  ‘爸,这一段的意思是说,阿弥陀佛光明无量,佛光照住会使人安乐,一心向善。’“我作佛时。寿命无量。国中声闻天人无数。寿命亦皆无量。假令三千大千世界众生。悉成缘觉。于百千劫。悉共计校。若能知其量数者。不取正觉。”

  ‘爸,这一段的意思是说,生到西方极乐世界之众生,可以有无量的寿命。’“我作佛时。十方世界无量刹中。无数诸佛。若不共称叹我名。说我功德国土之善者。不取正觉。”

  ‘爸,这一段的意思是说,十方世界诸佛,都同声赞叹阿弥陀佛名号功德不可思议,并且盛赞西方极乐世界之庄严美好。’“我作佛时。十方众生。闻我名号。至心信乐。所有善根。心心回向。愿生我国。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觉。唯除五逆。诽谤正法。”

  ‘爸,这一段的意思是说,十方众生,听到阿弥陀佛的圣号会心生欢喜,且愿意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只要能专心至诚心念十句阿弥陀佛的圣号,就可以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去。’“我作佛时。十方众生。闻我名号。发菩提心。修诸功德。奉行六波罗密。坚固不退。复以善根回向。愿生我国。一心念我。昼夜不断。临寿终时。我与诸菩萨众迎现其前。经须臾间。即生我刹。作阿惟越致菩萨。不得是愿。不取正觉。”

  ‘爸,这一段的意思是说,十方众生听到阿弥陀佛圣号,一心向善,且发愿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只要日夜不断地念阿弥陀佛的圣号,临寿终时,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及大势至菩萨同来迎接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

  之后我再问父亲:‘爸,想不想去西方极乐世界?’父亲说:‘想。’我又对父亲说:‘爸,你已皈依三宝,皈依阿弥陀佛,是阿弥陀佛的弟子,阿弥陀佛最慈悲了,我们专心念佛,阿弥陀佛一定会来接引,阿弥陀佛来接你时,你一定要告诉我们唷!’父亲答:‘好。’父亲又问:‘衣服准备好了没有?’我立即答到:‘爸,都已经准备好了,在台北就已经都帮你请好了。’父亲答:‘喔。’我又问:‘爸,阿弥陀佛什么时候会来接你?’父亲说:‘不会是今天。’

  又念了一会儿佛号,父亲右手往枕头下面找东西,说要拿纸笔,要抄地址。我告诉父亲:‘爸,到了西方极乐世界之后,想去那儿就去那儿,想找谁就可以找到谁,自自然然地就可以找到,不需要地址。而且那里想要什么样的家俱,家俱自然现前,想换个家俱,自自然然地就换了新家俱。’这之后,父亲开始心很安定,很专心地念佛,有时会自己中气十足地唱起佛号来。这一段念佛期间,父亲依然会不时地、抽痛地叫起来,我则会更坚定地告诉父亲:‘爸,专心念佛,其他什么都不要管。净空老法师说,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是活著走的,绝对不能死,死了就不得了了。’父亲问我:‘要怎么专心,是不是痛都不要管他。’我回答说:‘对,痛都不要管他,要一心一意把心专注在佛号上。’如此协助父亲将哀叫声转为佛号声,渐渐地父亲会一痛就自己念出阿弥陀佛圣号,有时由父亲的面部表情可以看出真的很痛,但父亲仍可以咬著牙念出阿弥陀佛圣号。父亲这段时间也曾说:‘明天是抓鬼的日子’、‘他们好饿’、‘蓉蓉这个孩子本性不坏’、‘我有个好太太’等,而只要父亲不是在念佛,我则赶紧提醒父亲:‘爸,什么都不要想了,我们要专心念佛。’

  这一段其间,又面临了几个临场助念的问题,譬如说:

  第一:父亲很爱说话,是让他把他心中的疑虑讲出来比较好呢?还是应提醒父亲专心念佛比较好?

  第二:念佛时是要念得大声一点好呢?还是念得小声一点较好?

  第三:在感觉父亲很痛苦时,若将佛号念得更大声,会不会增加父亲的痛苦?

  于是星期三的下午五点左右,我又打了一通电话到台北请教廖居士。廖居士说:‘一方面要让父亲将心中的疑虑讲出来,以免他心中还有挂碍,但也不能只顾著讲话,而忘了念佛。在念佛号时,重点不在于念的声音大小,重点在于要将佛号念得很庄严。佛号念得很大声很刺耳,会增加父亲的不舒服,佛号念得庄严,可以减轻父亲的病痛。’廖居士还说:‘观佛像也是一个很好的方法,助念的人可以观佛像,观想佛光照住父亲的全身,可以减轻父亲的病痛。同时也可以与父亲的冤亲债主开示,希望能把握这一次父亲往生的难得机缘,大家一起助父亲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何况今天父亲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并不是一走了之不管了,父亲到了西方极乐世界,作了阿惟越致菩萨,就有能力来帮助我们也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去。所以我们今天成就父亲的往生,其实也就是成就自己的往生,并将此次父亲往生的功德全部回向给父亲的冤亲债主。’廖居士又说:‘我们至诚恳切为父亲助念最重要,但若能面向西方上香,以至诚恭敬心恳求佛菩萨大慈大悲,佛力加持父亲正念分明,接引父亲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也是一个很好的助缘。’因此我告诉小姑及弟妹,可以观佛像念佛,求佛光照住父亲减少父亲的病痛。同时我们也开始面向西方上香,每一次面对西方上香时,我是这么祝祷的: 南无阿弥陀佛(十声) 南无观世音菩萨(十声) 南无大势至菩萨(十声) 南无清净大海众菩萨(十声) 弥陀弟子妙音翁霓 恳请佛菩萨慈悲加持骆全通先生 句句弥陀圣号 念念西方净土 临终一念十念 蒙佛接引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作阿惟越致菩萨 一生不退成佛

  一月七日星期三,下午我将客厅墙上的大幅阿弥陀佛圣像挂到父亲床边的墙上。晚上七点多,父亲要求将阿弥陀佛佛像挂到他眼前的墙面,他好观佛像。当时小弟正好回来,就由小弟将佛像安置妥当。当佛像安置妥当之后,父亲突然紧握著我与小弟的手说:‘你们两个任务重大。’我不懂父亲的意思。晚上时间父亲念佛号念得相当好,有时自己会唱出佛号来,而且可以持续唱很长一段时间。曾经家母抱著妹妹不到一岁的小儿子进房间,父亲并没有看到(因为自从佛像安置好之后,父亲便是面对佛相的侧卧睡姿 ),当时父亲一手是抓著墙上的阿弥陀佛圣像一边在念佛号,而另一边却向门口挥著手说:‘来送爷爷一程啊!再见啰!再见啰!’之后又继续念佛。夜晚是由小姑先值班助念,半夜小姑把我叫醒换班时告诉我说:‘你父亲的情况非常好,有时候可以自己唱佛号唱好长一段时间,往生应该没有问题。’凌晨二三点小弟回来接班,我就又去睡了一会儿。



  有关其他文章
· 下一页:障缘现前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