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典推荐 - 念佛与十大愿王 - 正文   │ 文章推荐
 

  总题:念佛与十大愿王

  道源法师讲述

  一、念佛与礼敬诸佛

  诸上善人慈悲!道源讲几句话,打打闲岔:—

  时光快的很,自从创建海会寺以来,每年冬季举行念佛七,今年已是第八次念佛七了。往年的佛七,都是从农历十一月十一日起七,至弥陀圣诞日圆满。可是今年因为要到大岗山,参加慈舟大师的舍利塔落成典礼,所以把念佛七提早几天;自今日(初八日)起七,至十四日圆满。因十五日还有‘消灾会’。十六日就要乘火车往南部去了。

  本来在‘打七’期中,只须一心念佛,不须讲话,所谓‘行起解绝’。然而在这念佛堂中,有初发心的人;倘若不听听‘开示’,以启发道心;恐怕念不了几天,便懈怠下来了。又有‘一番提起一番新’的好处,老修行也须要听听。因此就得讲讲说说,以作助道之缘。既然在佛堂中讲的话,是为启发道心而讲,那就不是平常随便讲的话了。所讲的都是很重要的道话,希望诸位注意听著!

  在这次念佛七中,准备与诸位讲一讲‘念佛与十大愿王’的道理。为甚么要讲这种道理呢?因为这种道理,可以启发诸位的道心,可以帮助诸位的功行,是非常重要的。诸位一定要谛听谛听!

  十大愿王,出在普贤行愿品。普贤行愿品,出在大方广佛华严经。华严经有三种译本:第一次翻译的有六十卷。即所谓‘六十华严’。第二次翻译的有八十卷。即所谓‘八十华严’。第三次翻译的有四十卷。即所谓‘四十华严’。普贤行愿品,即是‘四十华严’的最后一卷。也就是全部华严经的最后一卷。

  华严经是‘经中之王’!乃世尊成佛之后,将他自己所证得的境界,说与圆顿大根众生听的。经中具有无量法门,无量义理;圆顿大教,都在这部经里。我们读了华严经,方知佛位之高,法义之广。所谓‘不读华严经,不知佛富贵’!现在影印的大藏经,三种华严经都有。希望诸位发心读一读,便知我佛法王是如何的大富大贵了。

  华严经是对圆顿大根众生设的。但圆顿大根亦应分为三等:上等者:因深缘熟,智利德厚,一闻便悟,一见便证,如华严法会中,诸大菩萨。中等者:随闻随悟,即修即证,如善财童子,五十三参,一生办道。下等者:虽闻圆顿大教,未能即生悟证;谨依十大行愿,念佛求生西方。普贤行愿品,以十大愿王,导归极乐,即遍收此类众生。由此观之,方知行愿品在全部华严经中之重要性!华严经倘若没有行愿品,则摄机不普。假使不能普摄群机,则华严经亦不得谓之‘圆教’了。有志华严者,其注意及之!

  以上所讲的是行愿品的经文。现在再讲行愿品的注解;我国古代高僧,对于华严经,不但有精深研究,而又能发扬光大,创建一个专宗。华严宗共有五位祖师:初祖杜顺和尚,二祖智俨尊者,三祖贤首国师,四祖清凉国师,五祖圭峰大师。清凉国师著有‘华严疏钞’,是解释八十卷华严的。迨四十卷华严译出后,复作疏十卷释之。而于最后一卷之行愿品,更作‘别行疏’释之。又得圭峰大师作‘钞’以解其‘疏’,解释得最为详尽了。此‘普贤行愿品别行疏钞’,载在‘卍字续藏经’第七套第五册。台北市善道寺太虚图书馆,存有一部。志愿研究者,可往阅之。

  我们应当注意:清凉四祖于‘大疏’之外,特为行愿品作一部‘别行疏’。而圭峰五祖更复作‘钞’以解释之。这两位大祖师,何以特别重视这部行愿品呢?大概有三种原因:第一、行愿品是全部华严经的纲领!设无此品,则研究华严者即不易得其纲领。第二、行愿品能摄授尚未成熟的圆顿大根众生!设无此品,则摄矶不广,而‘圆教’亦不得谓之圆了。第三、行愿品以十大愿王导归极乐!设无此品,则末法时代的众生,实在没有办法‘同登华藏玄门,共入毗卢性海’。由此可知:古代祖师之重视此品,而特加疏钞。近代祖师又将此品,列入净土五经之内,实在有其必要了。(净土五经:阿弥陀经、十六观经、无量寿经、普贤行愿品、大势至圆通章。)

  全部佛法在于华严经。而华严经之纲要,在于行愿品。行愿品之纲要,在于十大愿王,我们能了解了十大愿王,即等于了解了全部佛法!因此这十种大愿,方得称为‘愿中之王’!

  现在开始讲十大愿王。先讲第一大愿‘礼敬诸佛’。诸位留心听著!下面分三段来讲:—

  1、礼敬诸佛的释义

  ‘礼’是礼拜,‘敬’是恭敬,‘诸佛’是尽虚空,遍法界,刹中尘,尘中刹,重重无尽的诸佛。

  印度有一位三藏法师,梵名勒那摩提,华名宝意。在元魏时代,来至洛京,住永宁寺。讲说七种礼佛。清凉国师更加三种,成为十种礼佛。

  一、我慢礼:如碓上下,无恭敬心。身体虽在礼佛,心中毫无恭敬。只有身形在那里一上一下的礼拜,恰如舂米的石碓一样。这是不对的。

  二、求名礼:欲得修行之名,见有人来,即诈现威仪,口唱佛名,身行礼拜;而内心实驰求于外境。这亦是不对的。

  三、恭敬礼:五体投地,两手接足,心存殷重,方成礼佛之仪。五体投地,即是倒身下拜,把全身投在地上。这在印度是第一种敬礼。可是我们中国人没有见惯,一般不信佛者,常常讥谤我们!因此古德们,就倡行‘曲身礼’。这在印度是第二种敬礼。虽然曲身,亦必五体投地;五体即是两手,两膝,一头顶。至于我们拜佛时,为甚么要把两手掌翻向上呢?这即是‘接足礼’,表示最敬之意的。我们的身体上,最尊最贵的莫过于头顶。最卑最下的莫过于两足。佛在世时,弟子们礼佛,必须将自己的头,碰在佛脚上。即是以自己最尊之头,礼佛的最下之足。方称最敬之礼。佛涅槃之后,我们所拜的佛像,是高高坐在金刚台莲花座之上,虽欲以头碰佛之足而不可能。于是心存殷重之观想,把两手掌翻过来,接捧著佛的双足,以自己之头顶礼拜之。真是恭敬之至了!

  四、无相礼:以智慧观想著佛的境界,远离‘能礼’‘所礼’之相,而不起‘礼佛’之执著。须知‘所礼之佛’是真空无相的,而‘能礼之智’亦是真空无相的。如是观想,方能深入法性,而获得礼佛的真实利益。我们知道:第一种‘我慢礼’,第二种‘求名礼’,都是不对的。第三种‘恭敬礼’才是对的。但是我们应当注意:假若礼佛之时,只有‘恭敬’之心,而不进修‘无相’之观,则将会引生‘新的我慢’‘新的求名’之念的!因为我们但求精进礼佛,不修真空观想,自然尔然会‘著相’的。一有‘著相’之心,就会觉著自己能修行,肯用功,每天每天都在拜许多拜。由是又会觉著他人皆不修行,不肯用功,都不如我。我们想想看:自己以为自己了不起,不是‘我慢’吗?!又因为自己觉得了不起,逢人便要表示一下,我天天在拜多少拜的佛,这不是‘求名’吗?!拜佛有拜佛的功德,能作‘无相观’更有无量的功德!设若不进修‘无相观’,而只知恭敬拜佛,则恐将引生我慢求名之心。如是则将功德翻成烦恼!岂不是太冤枉了吗?

  五、起用礼:由于以前所修之‘无相观’,而悟到诸法无‘能’无‘所’,这是得到了‘真空理体’。须知‘真空不空’,从体起用,观想到能礼之人,所礼之佛,犹如影像,普遍一切;才能达到‘妙有’的境界哩。

  六、内观礼:前面的‘依体起用’‘从空入假’,高深是很高深了;但是应当再进一步的观想:自己具有的觉性,便是法身真佛。一一礼拜,只是自己礼拜自己的法身佛,不必向外求佛。所谓‘佛在灵山莫远求,灵山只在汝心头。人人有个灵山塔,妤在灵山塔下修’。就是这种道理。

  七、实相礼:上来所讲的第三种礼,乃至第六种礼,虽然一步比一步深奥;但仍存有自他内外之差别相。今此一礼,观入‘实相’。实相平等,无自无他,凡圣一如,体用不二。不住于法,而常礼诸佛;真是玄之又玄了。

  以上七种礼,乃勒那三藏所定。以下三种礼,是清凉国师所加。

  八、大悲礼:以前之礼,虽然观智圆明,尚未显示大悲利生。故此一礼,以明‘同体大悲’之心;随一一礼,皆普代众生礼;方堪称为菩萨之礼了。

  九、总摄礼:谓融摄前六门由浅至深之礼,以为一种观想。前面所讲的八种礼,为甚么只融摄六门呢?因为第一第二,不合礼仪,所以除去不用。现在将第三至第八,总为融摄起来:谓凡欲礼敬者:先须五体投地,殷重接足——即是第三恭敬礼。继之深入法性,离能礼所礼之相——即是第四无相礼。再继之以普运身心,礼不可礼之佛——即是第五起用礼。进一步观想:但礼内佛,不向外求—即是第六内观礼。更进一步观想;若内若外,同一实相——即是第七实相礼。若能随一一礼,普代众生——即是第八大悲礼。将这六种礼,融为一种观想,便谓之‘总摄礼’了。

  十、无尽礼:观入‘帝网珠’的境界,能礼之自身,与所礼之佛,皆重重无尽。若依此礼,则一一礼,皆有无尽的功德。倘若不修此种观想,虽终日礼佛,实徒自疲劳而已!

  2、礼敬诸佛的利益

  有人说:八万四千法门,门门皆可入道。何必一定要礼敬诸佛呢?

  这话说的是不错,不过我们须要细心的研究一下;既然每一种法门,都可以入道:那么世尊只要说一种法门,令我们入道就好了;又何必广说八万四千法门呢?这是因为众生有八万四千烦恼之故。烦恼如病,法门如药。有了何种病,即用何种药对治。把病治好了,即是得到了药的利益。修行佛法,也是这样的;有了甚么烦恼,即用甚么法门对治。把烦恼治好了,即是得到了法门的利益。

  礼敬诸佛,是对治‘我慢障’令得尊贵身的。因为众生执若有‘我’,故于他人生起高慢之心。‘慢’因‘我’起,故名‘我慢’。我慢能障佛道,故名‘我慢障’。唯识论说:‘云何为慢?恃已于他,高举为性。能障不慢,生苦为业’。这是总释‘慢’字的意义。若详解‘慢’的种类,则有七种:

  一、‘单慢’:以自己与他人相比较,他人劣于自己者,则谓自己胜于他人。他人于自己相等者,则谓自己等于他人。这虽然比较的没有错,但因内怀‘高举’之心,所以叫‘单慢’。

  二、‘过慢’:他人于自己相等者,硬说自己胜。他人本来胜过自己,而偏说与自己相等。这种过分的慢心,所以叫‘过慢’。

  三、‘慢过慢’:他人本来胜过自己,而翻过来说自己胜过他人!这比‘过慢’更加过分,所以叫‘慢过慢’。

  四、‘我慢’:这是七种慢的根本慢。内执有‘我’,则一切人皆不如我。外执有‘我所’,则凡是我所有的,都比他人所有的高上。这就叫‘我慢’。

  五、‘增上慢’:增上者强盛之义、。因‘我慢’未除,于精进修行之时,得一种‘相似境界’,便谓已证圣果。这叫著「增上慢’。

  六、‘卑劣慢’:这有两种人:一种人,对于他人多分胜者,亦承认自己卑劣,但是还要‘慢’一下,说是自己不过少分卑劣而已。另一种人,已完全承认他人之高胜,自己实在是卑劣,但是决不肯虚心下气向人学习。竟会说出这样话来:‘你高你的,我卑我的,你成你的佛,我堕我的地狱,我不希望你来度我’!唉!这种‘卑劣’而仍要‘慢’的人,真是可笑亦复可怜了!

  七、‘邪见慢’:社会上有一种恶人,仗恃著他所作的恶事,生起‘高举’之心,这就是‘邪见慢’。例如:恶人作恶,犯法坐牢。他不但不以为不名誉,反而以为坐监牢的次数越多,越有资格!又如恶人杀人,不但不知悔改,反而以为杀人越多,越是英雄!噫!这种人在世之日,为害社会!为害国家!死了之后,一定堕入阿鼻地狱!真是害人亦复害己了!

  一切凡夫,皆有‘我执’:凡有‘我执’者,皆有‘我慢’。不过有轻重之分而已。有些人,见了诸佛之像,即肯礼敬;这是‘我慢’轻的人。有些人,见了诸佛之像,不但不肯礼敬,反而故意的挺起胸脯,背抄两手,举目高视,好像要与诸佛较较身量似的。这就是‘我慢’重的人。我们见到礼敬诸佛的人,固然欢迎他。但是见到不肯礼佛的人,也不要舍弃他。应当循循善诱,方便劝导,令知礼敬诸佛有不可思议之功德!初入佛门的人,教他礼佛,当然有点勉强。可是时间久了,也就自然了。将来不但见了佛不起我慢。就是见到一般人,乃至见到一般畜生,皆不会生起我慢之念。结果把‘我慢障’消除净尽!得到三十二相,八十种好的尊贵身,这就是得到礼敬诸佛的利益了。

  3、念佛与礼敬诸佛

  又有人说:我们只要一心念佛好了,不必再去拜佛。因为念佛的目的,在求一心不乱。设若一边念佛,一边拜佛,岂不令人分心动念吗?而且‘一法具有一切法’,只要一心念佛,自然具有拜佛的功德,又何必劳身累形呢?

  这话,乍听起来似乎很有道理,但这种道理并不圆满。若在‘一法具有一切法’来讲,则颇有道理。可是在‘一切法即是一法’来讲,这‘道理’就只有一边了。

  我们不要讲的太高深玄妙,令人难懂。还是讲浅显一点吧:

  第一、念佛的人,没有不拜佛的。因为念佛的人,对于佛都存有必恭必敬之心。有敬佛之心的人,遇见佛像,焉有不拜之理?!设若不拜,必无敬心!既无敬佛之心,念佛还能念到一心不乱吗?

  第二、假若一种法门可以对治一切烦恼,则普贤菩萨又何必发十种大愿呢?!一愿有一愿的妙用,礼敬诸佛之愿,其妙用在对治‘我慢障’。假使只知念佛,而不礼敬诸佛,或虽礼而不敬,如前面所讲的‘我慢礼’‘求名礼’,如是则‘我慢障’未能伏除。具有‘我慢障’的人,发心念佛;念来念去,会增加‘我慢’的。例如有些念佛的人,自己觉到会念佛,会用功,便自以为了不起!于是以为别人都不会用功,便瞧不起别人!这都是念佛念出来的‘我慢烦恼’。急应以礼敬诸佛之法对治之!

  现在要讲念佛与拜佛的方法了,诸位留心听著!

  在念佛七中,当然以念佛为主。可是在‘起香’之前,要拜三拜。每一支香念完之后,也要拜三拜。尤其在晚上‘大回向’之时,要拜很多拜。这都是用的礼敬诸佛的功夫。但是切不可礼而不敬!必须至诚作观,方见功效!一定要依著文殊菩萨所说的‘礼佛观想偈’来作观想。偈曰:‘能礼所礼性空寂,感应道交难思议!我此道场如帝珠,弥陀如来影现中!我身影现如来前,头面接足归命礼!’

  第一句的意思,是要观想著:能礼之人与所礼之佛,其体性本自空寂。也就是前面所讲的第四种‘无相礼’。第二句的意思,是要观想著:其体虽空,其用不无。自然感应道交难思难议了。即是第五种‘起用礼’。第三句及第四句的意思,是要观想著;我此礼佛道场,如帝释天的宝珠网一样,有重重无尽的弥陀如来,影现其中。帝释天宫有一庄严罗网悬饰空中。是用一千个宝珠穿成的。粒粒宝珠,皆有光明,互照互摄。一个宝珠里面,有九百九十九个宝珠的影子。个个宝珠,悉皆如是。这是第一重境界。一个宝珠,带著所照摄的九百九十九个珠影,又照入个个宝珠之中。个个宝珠,悉皆如是。这是第二重境界。如是互相摄入,第三重,第四重,乃至‘重重无尽’。我们没有珠宝,可以用十面镜子来证明;四方四隅,用八面镜子,上方用一面,下方用一面,中间点一盏灯,就会出现‘重重无尽’的境界来了!设若十面镜子不容易找到,可以先用两面镜子试验一下。在这两面镜子中间,点一盏灯,试想该有多少灯影呢?若依我们的粗浅想法,至多不过两个灯影吧!啊!那里知道竟是数不完的灯影哩!上面所说的灯影,是证明‘帝珠’的。帝珠是譬喻无尽的世界,无尽的诸佛的。虚空之中,有无量数的世界,(世界亦名刹)即有无量数的佛。这是第一重境界。每一个世界—刹中,有无量数的微尘。粒粒微尘之中,复有世界,亦复有佛。这是第二重境界。尘中有刹,刹中复有尘,尘中更有刹;如是刹尘尘刹,重重无尽!所有之佛,亦复重重无尽!我们拜佛的时候,要如是观想。亦即是第九种‘总摄礼’,及第十种‘无尽礼’。礼佛观想偈的最后两句:‘我身影现如来前,头面接足归命礼’。即是第三种‘恭敬礼’了。

  讲到这里,总结一下:在念佛七中,每一支香之前后,都要拜三拜。每一拜伏身在地之时,就要依著文殊礼佛偈,至诚作观!每日晚上,‘大回向’‘顶礼’之时,口唱佛名,即随文作观!‘一心顶礼,宏扬净乐土,释迦佛如来,千百亿化身,遍法界诸佛’!‘一心顶礼,常寂光净土,阿弥陀如来,清净妙法身,遍法界诸佛’!一共十条‘顶礼’,每一条都带有‘遍法界诸佛’。遍法界,即是尘尘刹刹,重重无尽之界。如是礼一佛,即是礼无量诸佛,如是用功,即是将念佛名号与礼敬诸佛融而为一了。

  打念佛七,是以念佛为主的!话说多了‘打闲岔’,诸位还是打起精神来念佛吧!



  有关“一、念佛与礼敬诸佛”的其他文章
· 下一页:二、念佛与称赞如来
· 返回 念佛与十大愿王(道源法师) 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