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典推荐 - 观无量寿佛经讲记 - 正文   │ 文章推荐
 

  丙八、佛菩萨像观

  道源法师讲述

  佛告阿难,及韦提希:见此事已,次当想佛,所以者何。诸佛如来,是法界身,入一切众生心想中。是故汝等,心想佛时,是心即是三十二相、八十随形好;是心作佛,是心是佛。诸佛正遍知海,从心想生。是故应当,一心系念,谛观彼佛,多陀阿伽度、阿罗诃、三藐三佛陀。

  此第八个观,观想一佛二菩萨;因为佛的报身,还观想不来,先观想三个莲华座上,坐著一佛二菩萨像,这是观想佛菩萨之前的一个方便。刚才观的西方三圣是立像,这个是坐像,因为它是个像,故名佛菩萨像观。

  ‘佛告阿难,及韦提希:见此事已,次当想佛。’见此事已,就是把前面第七观莲华座观,观想成功了,见到莲座功德庄严,其次应当再观想佛像。为什么要观想佛?由于‘诸佛如来,是法界身,入一切众生心想中,是故汝等心想佛时,是心即是三十二相,八十随形好,是心作佛,是心是佛。’为什么要叫我们观想佛像,这段经文,是最要的解答。尤其是心作佛,是心是佛两句,是这十六观经的经心。我们一定要把这段经文的道理,了解清楚明白,便知道释尊叫我们观想佛,是要寄托西方极乐世界的佛像作观想,观想成功了,就见到自己心内的佛。以这样的方便工夫,先寄托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身上来观想,结果成功了,是自己的心佛。诸佛如来是法界身的界字作性字解,法界身即法性身,亦即诸佛的法身。法身是理体,遍一切处,遍一切众生心想中。故此句入一切众生心想中之入字,就是遍的意思,遍入到一切众生心想中。是故汝等心想佛时,是心即是三十二相,八十随形好。这三十二相是指应身佛的相,而不是报身佛。我们这娑婆世界的释迦佛,就是应身佛,他有三十二相,八十随形好。这三十二相的第一个相,是肉髻顶相,第二个相是白毫相,到最下面,两脚底是平满之相,足心上有个千辐轮相。这三十二相,若是一一解说,须两三天的时间,这里不能一一解说,欲想细知三十二相的,可自己去查阅佛学大辞典便知道。此经说佛的法身,本来遍入一切众生心想中。或有人会怀疑,佛身既是遍入一切众生心中,我的心中为什么没有现出佛像来?须知道,你必须观想。此处说众生心想佛时,是心即是三十二相,八十随形好,即谓观想佛时的众生心,就变成佛的心。因为观想佛像,先观个应身佛,应身佛有三十二相八十随形好,为什么这么一观,就成功了呢?因为诸佛的法身,本来遍入一切众生心想中的,可是你得观想,若不观想,现不出佛来,你一观想,就现出佛像来,就有三十二相,八十随形好。这段经文,是感应道交的经文。佛是应众生的,无时不应,但是你得感,会作观想,就是能感的心,有感就有应,若不感,便没有应。佛的法身理体,本来遍于一切众生心,而你一点亦看不见!你一定要有感念的心,感念的心就是我要求见佛。怎么见呢?作观想。有了感念的心,一观想,就观想成功了,三十二相,八十种好,佛的庄严,都看见了,这就是有感有应,叫做感应道交。譬喻洪钟在架,有叩则鸣。大殿里挂著的洪钟,无时不在应众生,但是你得去叩击,有叩则鸣,若不叩击,它则不鸣。佛本是应众生的,但是要有感才应,叫做感应道交。是心作佛,是心是佛者,就是你心里作观想,观想佛像,即是你观想的心在造一尊佛出来。‘十方三世佛,一切唯心造。’而阿弥陀佛亦是由心造出来的。怎么样造呢?作观想--是心作佛。观想就是修行,修作一尊佛出来。把佛修作出来了,是心就是佛;如前面所说,是心即是三十二相,八十随形好。你那个心就变成佛的心,你那个心就变成佛了,这个佛就是自己的本性佛现出来了。这是心作佛,是心是佛两句经文,叫做性修不二。是心是佛,就是我们的本性,具足佛性,性者理也,故叫做理具;是心作佛,作者造也,是按事相上修观想,造作一尊佛出来,就叫心作;这修出来的佛,和我们本性所具的佛,没有两个样,叫做性修不二;性具的佛,和修造出来的佛,没有两样。是心作佛,是心就是佛,这叫做依性起修,全修在性--性就是理体,又叫做本性,合称本体自性,就是真如法界的理体,人人本具有这个性;这个性明白了,依著这个性来起修,来作观想,这叫依性起修。全修在性,即是依著自性来起修--作观想,观想成就,佛境现前,它亦不出自性之外,这叫全修在性。是心作佛,是心是佛这两句经文,非常重要,是十六观经的经心,等于金刚经上‘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八个字一样,那是金刚经的经心。可是这两句和那两句重要性虽然相同,而用功下手的方法不一样。金刚经是从空门下手,这十六观经是从有门下手。金刚经从空门下手之方法,第一句应无所住,一切不住,住、就是执著,不要执著,不但凡夫的六尘境界不要住,连佛法都不能住,这叫应无所住 -- 一切都不应该住。一切都不住,这个时候真空境界现前了。在真空境界现前之时,‘而生其心’。就在这一切真空之中,现出个心出来,这就叫做有,但是从真空心上现出来的心,这个有叫做妙有,就是由真空而现出妙有。这十六观经是从有门入手,它先叫你作个相,作谁的相?作佛的相,先要是心作个佛出来。必须注意,这是叫你作佛的相,而不是作众生的相,作佛的相是因为佛的相不可思议,叫做妙有之相。是心作佛,作的是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你把阿弥陀佛的像作成功了,这时候心作的佛,忽然之间和自己的本性佛相合,便恍然大悟,啊!我的心就是佛,这叫自性弥陀现前。自性弥陀就是真空理体,所以妙有即是真空。只是下手不同,叫做方便有多门,归元无二路。前面六个观想,都是作的西方极乐世界清净国土的观想,维摩经说:‘心净国土净’,你一看这个话说的很妙,嘿!对,心净即是国土净,说什么啰哩八嗦这个观那个观想呢!其实本经叫你观想,一点也不啰嗦。心净国土净,那只是个原则,非下手的方便。我要问你,你的心净了没有?若是你的心没有净,净土不现前,你坐在娑婆世界,还是个秽浊国土,你叫它净它不净,你的心愿意不愿意净?当然愿意净。愿意净,得有个方便法门,前面作种种观想,就是净心的方法。你的心不净,由此叫他净,见了西方极乐世界,土亦净了。或问,是心是佛者,即是说我的心就是佛,我们学大乘佛法,就要先了解这个理,是心就是佛,何必作观想?应知是心是佛,这是道理,事实上你还是个大凡夫,你的心还是个凡夫心,不是佛的心。你欲将凡夫心变成佛的心,得有个方法,而‘是心是佛’,作观想,就是将凡夫心变成佛的心之方法,你能是心作个佛,你那是心是佛才能够现出来。若不然,你的心还是个凡夫心,根本不是佛的心。是心作佛就是运用观想的力量,把佛的三十二相,八十随形好,都观想成功,作成个佛出来。我们这个心有此力量,佛说:‘十方三世佛,一切唯心造。’是教我们造佛,可见此心有这个力量,但是若不懂佛法,不修佛的观想,你观想的全是凡夫的境界,你观想凡夫境界,那就是心观想凡夫,是心是凡夫,永远是个凡夫,不会变成佛。古时候有个会画马的大艺术家,叫做赵子昂,画马画得很有名,因为他画马出了名,所以亦就特别用心画。有一次,他想画个八骏(马)图,在一幅图画里面,要画八匹不同形态的骏马,他将走的、站的、跳的、吃草的……各种形态都画了,最后要画一匹在地上打滚的马,这匹马很难画,因为这种姿势很难看到,若不了解马打滚的动作,画出来就不像,为了求真,他曾经叫人牵著马在他身边打转,转著转著,那马就在地上打滚,但是它的动作太快了,倒地一滚就起来了,看不清楚,当他提起画笔之时,那印象又觉得模糊。于是他就自己睡到床上,幻想自己就是匹马,正在地上打滚,头部如何用劲,四个蹄子怎么样的弯曲著力,以及怎样转身等等……想著想著,身心已是出神入化,这时候,他太太来请他吃饭,开门一看,只见一匹马睡在床上,大吃一惊,失声叫道:‘哎呀!不得了!’赵子昂被她吵醒,问明原因,这才知道他刚才在床上揣摩马打滚的动作出了神,自己变成了马。他本是信仰佛法的,平时亦曾读过佛经,略知是心作佛,是心是佛的道理,而今切身领略到是心作马,是心是马的经验,因此决心从今以后,不再画马,改画佛像。这时赵子昂年纪四十岁,所以现在各地画展,看不到赵子昂四十岁以后画的马。是心作佛,是心是佛,这段经文很要紧,有了这段经文,净土宗才能在中国建立得起来,不会被别的宗派消灭。我们中国佛教的三论宗,唯识宗和禅宗,都是破相破得很利害。净土宗单要著相,他们没有把净土宗消灭掉,是什么道理?净土宗著相是著的妙有之相。观想为什么要观想阿弥陀佛?这是寄托,寄托于他佛身上作观想,到观想成功之时,就见到我自己的自性弥陀。这个道理,任何宗派都不能把它推勫,所以净土宗才能在中国立得住足。

  ‘诸佛正遍知海,从心想生,是故应当一心系念,谛观彼佛多陀阿伽度,阿罗诃,三藐三佛陀。’依著是心作佛,是心是佛的原理,去修佛像观,观想成功,结果就得到了佛的智慧。佛的智慧叫做正遍知--正知和遍知。这正遍知的智慧,甚深甚广,犹如大海,所以叫做正遍知海。你若是修佛像观,就可得到佛的这种大智慧,怎么得到的呢?‘从心想生’,因为观想佛,观想成功,你的心变成佛的心,佛的智慧通通现出来了。‘是故应当一心系念谛观彼佛多陀阿伽度,阿罗诃,三藐三佛陀。’这本是一尊佛陀,分称三种尊号。多陀阿伽度是梵语,译作华言为如来;阿罗诃亦梵语,译中文为应供;三藐三佛陀译中文为正遍知;这个称呼,就是佛的十种德号之前面三个德号,合起来就是佛。这即是要我们一心系念谛观彼佛阿弥陀佛如来、应供、正遍知。因为修佛观,观想成功了,你的心变成佛的心,得到了佛的大智慧。

  想彼佛者,先当想像。闭目开目,见一宝像,如阎浮檀金色,坐彼华上。见像坐已,心眼得开,了了分明,见极乐国,七宝庄严:宝地、宝池、宝树行列;诸天宝幔,弥覆其上;众宝罗网,满虚空中。见如此事,极令明了,如观掌中。

  ‘想彼佛者,先当想像。’这就是佛陀知道我们凡夫众生,心想羸劣,一旦叫你观想报身佛或应身佛,都观想不起来,所以先教观想佛像。就像我们这个世界木头雕的佛像,作彼莲华座上,先观佛的像,这就是个方便。‘闭目开目,见一宝像。’闭著眼睛想,和开著眼睛看,都能见到一尊七宝庄严的佛像。‘如阎浮檀金色,坐彼华上。’金色的佛像,坐在那个莲华座上,那个莲华座,就是指前面第七观的莲华座。‘见像坐已,心眼得开。’观想佛像,观成功了,就得到天眼通,当下就得利益。心眼得开,就是眼上得到通了,打从心里面通上去的,故叫心眼得开。‘了了分明,见极乐国,七宝庄严。’怎么知道见像坐已,心眼得开,是得到天眼通呢?前面说,你是个凡夫,没有得到天眼,不能远观,见不到西方极乐世界;这个时候见到了,了了分明的见到西方极乐世界,七宝庄严。‘宝地’七宝的地,‘宝池’七宝莲池,还有‘宝树行列’,还有‘诸天宝幔,弥覆其上。’盖著宝树的上面,还有‘众宝罗网,满虚空中。’‘见如此事,极令明了,如观掌中。’这就是因为心眼开了,得到天眼通,对阿弥陀佛国土的依正庄严,都看得很清楚,好像看自己的手掌那么清楚。

  见此事已,复当更作一大莲华,在佛左边,如前莲华,等无有异:复作一大莲华,在佛右边。想一观世音菩萨像,坐左华座,亦作金色,如前无异;想一大势至菩萨像,坐右华座。此想成时,佛菩萨像,皆放光明;其光金色,照诸宝树。一一树下,亦有三莲华,诸莲华上,各有一佛二菩萨像,遍满彼国。

  ‘见此事已’,就是把阿弥陀佛的像观想成功了。‘复当更作一大莲华,在佛左边,如前莲华,等无有异。’再想到佛的左边有一个大莲华,和佛的莲华一样。‘复作一大莲华,在佛右边。’再想作一个大莲华,在佛的右边。这是再观想出来两个莲华座。‘想一观世音菩萨像,坐左华座,亦作金色,如前无异。’观想左边莲华座上,坐一尊观音菩萨的像,亦是金色,和前面佛像的金色一样。‘想一大势至菩萨像,坐右华座。’再想到一尊大势至菩萨像,坐在右边莲华座上。‘此想成时,佛菩萨像,皆放光明。’就是将西方三圣的坐像,都观想成功了,再观想到佛菩萨的像都放光明。‘其光金色,照诸宝树,一一树下,亦有三莲华。诸莲华上,各有一佛二菩萨像,遍满彼国。’佛菩萨像放出来的光明,呈金黄色,这虽然是像放的光明,但是这种光明就不可思议!它照到七宝行树,每一颗树下,都有三朵莲华,这些莲华上面,各有一佛二菩萨像,这西方三圣坐莲座的妙像,遍满彼国。

  此想成时,行者当闻,水流光明,及诸宝树、凫、雁、鸳鸯,皆说妙法;出定入定,恒闻妙法;行者所闻,出定之时,忆持不舍,令与修多罗合;若不合者,名为妄想;若与合者,名为粗想见极乐世界。

  ‘此想成时,行者当闻,水流光明,及诸宝树,凫雁鸳鸯,皆说妙法。’这是得到天耳通的利益。此想成时,就是观想极乐世界,遍满西方三圣像之时,这个时候你得到利益--得到了天耳通;以前都只看见像,听不到声音,这个时候听到了,听到极乐世界水流的法音,光明的法音,乃至宝树的法音,都听到了;还有凫雁鸳鸯,皆说妙法,凫、雁、鸳鸯三者,都是鸟类,它们都在那里演说妙法,行者都可听见。‘出定入定,恒闻妙法。’这个时候,行者早已入了定--入了念佛三昧。既是入了定,就有出定的时候,入了定可以听见,出了定仍然可以听见,因为你已得到天耳通了,故云出定入定,恒闻妙法。‘行者所闻,出定之时,忆持不舍,令与修多罗合;若不合者,名为妄想’行者出了定,要将定中所闻得的法音,好好记著,不要舍弃。要和佛经上所说的一样,若定中所闻,与经不合;出定所闻,与定中闻者不合,即非像观禅定,故云妄想。‘若与合者,名为粗想见极乐世界。’这个佛像观,是佛真身观的前方便,以像望真,故说此观所见,名为粗,以显后面第九佛真身观之所见,名为妙观也。

  是为像想,名第八观。作是观者,除无量亿劫生死之罪,于现身中,得念佛三昧。

  作这个佛菩萨像观,观想成就,即可得到灭除无量亿劫生死重罪的利益。修行这个观想成功了,后面修佛真身观就决定可望成功。修像观不能得念佛三昧,而修佛身观成就了,即可证念佛三昧,故说于现身中,得念佛三昧也。



  有关“丙八、佛菩萨像观”的其他文章
· 下一页:丙九、佛身观
· 返回文章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