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文集 - 禅宗文集 - 文章正文    │ 文章推荐
 

  宗镜录略讲下册-第二十四章

南怀瑾教授著述

  第二十四章 眼外青山心底峰

  复应根根相对,谓眼根入正受,耳根三昧起等。

  利用六根入定、出定。有些人以眼观空或观光而入定,禅宗里有个故事,传说过去禅堂有一堂人全部入定,七天七夜坐著不动。后来有一个老修行问:‘为什么不叫他们出来?’怎么出嘛!叫也叫不醒、又不能碰,碰也不动,结果在每个人耳边一敲引磬就出定了。此听以后来庙上非常注重引碧的缘故。这是必然的,由眼根入正受,耳根三昧出定。至于从科学层面研究,为什么入定必须在耳边敲引磐而出定?什么道理?那么闹钟、电话铃声的效果如何呢?二者与引碧绝对不同,当然,这要有入定经验的人才会晓得。大家平时留意,每个环节都是大问题。

  云色性难思等者,即色等总持,是色陀罗尼自在佛等。

  这都是华严境界,到此佛说的都是心物一元极高深的道理。‘色性、色法’是佛学名词,四大(土水火风)属于色法,物质世界的物质在佛学中属于色尘。在唯识学中再深一层分析有所谓有表色、无表色。有表色是可以表示出来的,例如青黄赤白黑……等七彩的颜色。无表色是抽象的境界,譬如意识上的思想是无法表达的;又如电子、原子、核子,只有专门学科学的在实验室中才能理解,电子分解到最后还是空,超过可以表达的作用,几乎到了无表色的境界,在物理学上称为‘能’,它无法用现象表示出来,可是它有这个作用。

  还有,意识中所生的色(物质世界),等于意识到了心物一元的状态。譬如梦中的意识思想可以生起另外一个人物或世界。一般来说,佛法里小乘、大乘等显教,偏向于心的表达,亦即从心性方面入门,然而事实上,到了最高处,不一定靠心法入门,藉著物理一样可以到达。当然今天自然物理科学的研究,相对于佛法来讲,还只是在起步阶段而已!说不定几个世纪以后,人类也许会在物理方面能直接达到形而上,这不是不可能,而是很有可能的。固然现在还不能断定人类的智慧真能到这么高的境界。

  所以,色性本身也难思议,这一点青年同学特别注意!一般佛书都说佛性不可思议,现在这里告诉你,色性也不可思议,物质世界的东西与形而上道一样神妙不可思议,你不要轻视它,当然,也不可偏重物质,二者是一体的两面。

  因此,‘色等总持,是色陀罗尼自在佛’,色法,它本身就佛,特别注意!色法本身就是佛。很明显地,如果不做科学讲法,而以普遍性的讲法面向生活层面、教育程度不相等的人说,色是陀罗尼自在佛,泥巴是地大,泥巴塑的佛像我们要拜,因为色的活动,它就是佛嘛!没有错!那样解释也对,但是很粗浅。进一步解释呢?‘色等总持’,‘总持’是佛经翻译的名词,比如‘南无阿弥陀佛’一句佛号,现在极为普遍,似乎是显教法,实际上是密教。‘阿弥陀’三个字就是总持法门,通常不翻其意,若翻译则是无量寿、无量光的意思。

  为什么不翻译?因为无量寿、无量光只能勉强表达‘阿弥陀’三个声音的一部分,无法表达全体。其实‘阿弥陀’三个音就是总持一切的法门。‘色等总持’,‘总持’就是陀罗尼,陀罗尼就是总持,总纲的总纲,以现代观念不叫总纲,叫中心的中心,它的本身就是佛。

  亦应云分别眼性难思有眼陀罗尼自在佛等。

  因此我们身体本身每一个部分也有一个佛,譬如眼根的功能,眼神经、眼球等,其本身也是不可复思议。现在医学、科学再发达,能医治许多眼疾,但是却治不好近视跟,眼睛本身有不可思议的业力。这一代人的眼睛业力重,近视眼特别多,慢慢地聋子也会多起来,因为电视、收音机发达,噪音危害愈严重。现在近视眼戴眼镜,将来耳朵毛病可能要普遍地戴耳机,未来人类也许全身都要借助各种仪器!

  眼睛有不可思议的功能,你懂了这个道理以后,就知道父母所生的这对肉眼,经过修持可以发神通而具备五眼,即肉眼、天眼、慧眼、法眼、佛眼。

  又眼中云性空寂灭,即眼之度门。

  有些人悟道就是靠眼睛一看东西而悟道,譬如密宗的修法,专门利用眼睛观看佛像或观一朵花,现在则可以利用现代化或科学化的设备。我理想曾有此构想,在一个房间装设物理的配备,配合光线等等,但是一算钱不得了!不过人一进到那种环境,自然可以到达念头、杂念不起的的境界,不是不可能,原理就是‘眼中云性空寂灭’,眼观色,当下可以进到性空寂灭的度门,靠眼睛就可以得度成佛。

  眼等本净,亦应云色等度门。色等本净,不唯取相为染,无心为净而已也。

  拿眼睛来讲,眼与色二者本身就是净土,色是眼睛前面相对的光,它们没有什么脏或不对。那么走在街上眼睛多看人家一跟,人家会拿刀捅你,为什么?因为看你讨厌。其实眼睛本身无善恶,眼睛观色法是本净,这是个度门。所谓‘度’就是利用这个方法修持可以成佛。‘度门’是佛学名词。因为眼睛本身是净土,它无所谓善恶、是非,也无所谓美丑。一个好看的东西,看惯了也平常;一个不好看的东西,看惯了也很美、很可爱。所以眼与色本身都是净土,不净的是你意识分别所生,眼识起了作用,与意识一搭配而起善恶、是非。

  因此说眼、色本净,也可以反过来说,色等本净,取相为染污,执著相就是染污,只要此心不起分别,无心当下就是净土。真达到无心、无色相,我们这个娑婆世界就是极乐世界,琉璃为地,一道清光、一片平静。

  所以说‘无心为净’。什么是净土?念而无念,无念而念是无心,无心是为净。

  活在有没有之间的人生

  又以《智论》三观束之,分别色相等是假名观也;性空寂灭,是空观也;此二不二,色性难思,中道观也。

  再说,以《大智度论》般若宗的观点来说,以三智三观的道理来约束这个理论。在天台宗的理论,眼睛能够分别色相就是假观。而我们知道色尘本净,意识不起分别,眼睛观外面的境界——色尘,不起作用,性空寂灭,这就是空观。空观并不是究竟,你落在空的意境上还住在空。‘此二’,空与假,‘不二’,并非二分。所谓假是代表有,世界上一切的有都是假有,我们现在活著的生命,这个肉体都是你的假有,因为你占据了它,活八十岁就租用八十年,并不是属于你,只是暂时归属于你使用。所谓身外之物,这个肉体上面的衣服更不是我的,是我们假体上面的假东西,等于假中作假,这个世界一切东西都是假,没有一样是真的,因为我们生命所有一切都是假借来的,没有一样属于我之所有,所以说假观就是有观。

  这个世界的有是假有,空是真空。不过严格来说,也非真空,对于假来说,勉强叫真空,其实这个空也是假空,因此你在修证空的境界中,拼命想把空抓住,你抓不住的,因为空也是假,那也是意境修持偶然暂有的一个境界而已!你要抓它是智慧不够。不过,对一般人来说,教育是个诱导法。有时你告诉我达到空了,我说:‘好啊!你了不起!证到空了,好好保住,保持住。’实际上,我嘴巴给了个方便。明知道他一定保不住,保不住更可贵,慢慢修持再找回来,慢慢跟他兜圈子,大家逗著玩,假观,都是假的。

  ‘此二不二,色性难思,中道观也’,空有二者不二,是一体的两面,懂了以后,住空而不被空骗,就是不执著于空;住有也不被有骗,有即是空,空即是有,这叫中道观。天台宗说‘中道’;龙树菩萨著的论是《中论》;西藏密宗黄教创始人宗喀巴大师也有《中观》方面的论述。其实说一个中,早已不中了,有这一个中观存在都是方便说法。

  三无前后,皆是一心。上来无碍,深妙唯思。始学之流,如何趣入?

  他说有、空、中三止三观修定的法门,是没有前后之分的,如果你认为非先修定,然后修慧;或者先修慧,然后修定,再修中观,那都是空话。‘三无前后,皆是一心’,明白了一心,当下就到。‘上来无碍’,前面所讲的这些根本就没有障碍、没有次第,但是严格分析、思议它,却是‘深妙难思’,不可思议。‘始学之流,如何趣入’,刚刚开始学习佛法的人,怎么样能够趣入?几乎是进不来,不要说功夫进不来,理论也进不来。

  眼外青山心底峰

  今当总结,但能知事理无碍,根境一如,念虑不生,自当趣入。

  永明寿禅师对我们作一个结论。他说你们初学者其实也很容易进来,怎么进来?总归一个结论,‘但能知事理无碍’,你只要知道事与理没有障碍,是合一的;‘根境一如’,六根与外境是一个;‘念虑不生’,这些乱七八糟的道理,一股邋遢全丢到太平洋、印度洋,也不管有没有根器,有没有智慧。总而言之,我就是佛,万事不管,不滞于万事,你做到就行了!‘我就是佛’这句话,连狂一点的也不敢承认,为什么?‘万事不管’,对不起,做不到。你样样都要管,那么你就不是佛。你真能够做到‘念虑不生’,那么‘自当趣入’,自然入佛知见,《法华经》说的入佛知见。

  是以事中即理,何曾有碍?心外无境,念自不生。

  永明寿禅师真是天纵其才,他的文章才华于此又表露无遗。‘事中即理’,我经常说,人世、宇宙间的事,有其事必有其理,而我们不知其道理,是学问不够、智慧不够。有没有鬼?有,的确有人看到,道理在哪里?不懂。反过来说,有其理必有其事,在理论上,只要人能够想得出来的幻想,在宇宙间就可以构成事实。你说没有看见,那是经验不够;你说积人类过去五千年经验没有看到,那六千年就会有了,你慢慢活一千年等吧!所以说‘事中即理,何曾有碍’。

  ‘心外无境,念自不生。’绝对纯粹的唯心论,这个心包括心物一元的心,此心以外没有佛法;此心以外,也没有物质世界。这个物质世界都是这一心所造的,‘心外无境’。所以永明寿禅师的师父天台德韶国师就有这么的诗偈:

  通玄峰顶,不是人间;心外无法,满目青山。

  ‘心外无法’”,这是他有名的偈子,也是他的招牌、广告。他在天台山山顶住过,心外无境,人生在这个境界是很舒服,所以他不肯下山,一口吞了诸方。

  如是则入宗镜之一心,成止观之双运,才能究竟定慧庄严,自利利他,圆无尽行。

  才华洋溢的佛法句子,我经常赞叹这些地方是他的‘无上咒、无等等咒’,透过文学而表达佛法最高的境界,此所谓掸。他说如果你真做到‘事中即理,何曾有碍,心外无境,念自不生’的话(这四句是名言,要记住!),那么《宗镜录》所谓‘宗镜’,把各宗各派、三藏十二部的精华,用此‘心’镜一照,到达这个境界,无所谓修止、修观、修定、修慧,止观已双运了,你就可以到达究竟处。那么这个时候,‘定慧庄严,自利利他’,圆顿之教,圆满功德,是无尽之普贤愿海。这一段又显露了永明寿禅师的才华,文学价值之高!宋代文章到他手里,真是美到极点!

  佛法的文学境界勘破人生的戏谑

  又若心不安人,在三界内,未入止观门,非习学之者。

  注意这句话!不但文字好,也是一条鞭子。你尽管学佛,在理论上吹嘘;功夫上两条腿坐得麻麻地痛,此心不安的人,永远在六道中轮回,根本没有证入止观法门。换句话说,净土也属于止观。一心不乱就是止;念而无念、无念而念,净土现前就是观。然而心若不安,在三界内,你根本没有进入止观法门。那么,你们虽号称学佛,却‘非习学者’,够不上是真正学佛的人。这是一条鞭子抽打我们。

  接下来也是绝佳的文学意境:

  情牵万境(‘境’另一版本作‘种’),意起百思。投五欲旋火之轮,未曾略暇;陷五浊狴牢之处,何省暂离。尘网千重,密密而常笼意地;爱绳万结,条条而尽系情田。耸高阜于慢山,横遮法界;汹长波于贪海,吞尽欲流。若蚁聚蜂攒,攀缘役役;如鼠偷狗窃,结构营营。八苦之焰长烧,二死之河恒没。轮回生灭,苦恼萦缠,皆是不能自安心耳。

  一路的鞭子打下来,我们看了真吃不消!每句话都骂到了底。现在青年同学写文章,每一句话都能藉以发挥成很好的文学作品,就看你们有没有这个天份。

  这一段古文也是骈体文和韵文,且是音韵对仗,真是高明到了极点。平常念不说,尤其在高山顶上念,味道无穷。当年我在峨嵋山顶闭关,空山绝岩,到了冬天,万山冰雪,那真是!别说没有人,鬼也看不到半个影子,太清净!有时无聊起来,自己拿这一段一念……啊!那个时候就觉得自己很伟大,天大、地大,就是我最伟大,那真是‘通玄峰顶,不是人间;心外无法,满目青山’!天地无人,只有我一个,念这种韵文,那个味道出来了!在古代这种韵文是用念诵的,而且要背,还可以配点音乐,音乐调门很短,是单调的。我今天喉咙不大好,但还是要念给你们听(师诵念:‘情牵万境,意起百思。投五欲旋火之轮,未曾略暇;陷五浊狴牢之处,何省暂离。尘冈千重,密密而常笼意地……’)。

  ‘爱绳万结,条条而尽系情田’,我们尤其在心理上是‘爱绳万结’,形容爱情的绳子一万条把你绑住,儿子的爱、父母的爱、兄弟的爱、异性的爱等等。

  ‘耸高阜于慢山,横遮法界;汹长波于贪海,吞尽欲流’,为什么不能成道、悟道?因为贡高我慢,自以为了不起;因为贪念,一切都要。洪波滚滚,心里头的波浪汹涌。‘吞尽欲流’不是讲我们吞尽欲流,而是说我们的生命不能悟道,被欲望把我们吞没,使我们沉沦下去。

  ‘若蚁聚峰攒,攀缘役役’,这是描写我们的人生像蚂蚁一般,一天到晚聚拢钻爬,骑辆摩托车或开个汽车,到处想赚钱;像蜜蜂采花粉一样到处攀缘、找关系,这个人给我介绍一下,那个生意我要去搭,这件事我要去做,你给我介绍,我请你吃饭等等,‘人家’是服劳役。

  ‘如鼠偷狗窃,结构营营’,我们可真被他老人家骂惨了!人生都像老鼠一样在偷;像狗看到肉,口水直流,跳上前叼起就溜,形容得非常真切!‘结构’就是现代活动脑筋、想办法,怎么把这件事办好!怎么把这些钱赚到?怎么把这个人追到?‘营营’就是经营。

  ‘八苦之焰长烧,二死之河恒没’,生老病死苦、五阴炽盛苦、求不得苦、爱别离苦、怨憎会苦、苦苦、坏冲、行苦,八苦像火一样烧;我们被烧,还说烤得好温暖。‘二死之河恒没’,分段生死、变异生死叫二死之河,我们就在生死里出没。

  ‘轮回生灭,苦恼萦缠’,因此我们在轮回中生生不已!永远在苦恼中。

  我们这位老师在这一段展露了他的文学才华,每次讲到这一段,就像当年你们看到淩波、乐蒂演的《梁山伯与祝英台》一样,自然会摇头晃脑。摇头是何意?读这个句子,心里体会他那个意境,晤!骂得好,说得对!摇头是同意。‘如鼠偷狗窃,结构营营’,众生多是这样,骗人家、偷人家。因此‘八苦之焰长烧,二死之河恒没。轮回生灭,苦恼萦缠’。尤其在高山顶上,深山夜雨,当你念到‘轮回生灭,苦恼萦缠’,两行眼泪叭嗒掉下来,那个时候体会到人生是怎么一回事,因此假观就来了!

  以天地为灵堂的一篇祭文

  我们当年念书是这样教育出来的,尤其到了下午六点钟,喉咙最辛苦,说穿了是老师最辛苦,老师坐在上面听念,我们念不好,他的眼睛张开看一下,这样念叫背书,背了以后,不用思想的。像我们现在拿笔写东西写得出来,就是当年那么摇进去的;现在只要一摇就出来了,这是功夫。现代人讲书也没有办法这样背,譬如:唐太宗,年号贞观……,怎么背嘛?一点意思都没有,韵文就有这个好处。我经常鼓励大家,要研究佛经,中国文学先搞好,你会写这种文笔,然后看佛经,看他翻译得好不好、讲得好不好?我们呢?对不住,像这样的文章就写得出来,这个功夫在二十岁以前早就完成了;现在你们要到大学、博士班研究佛学,慢慢去念吧?博士班还在打圈圈的阶段。

  提醒大家千万注意这一段,我不想讲了!因为每一句文章包含的意义都很多,每个句子都很美,美到什么程度?我们再看它最好的、能使我们感动的句子:

  ‘尘网千重,密密而常笼意地;爱绳万结,条条而尽系情田’,这种句子所用的字,平仄去入皆有其规律,像音乐指挥,此音节高起,彼音节低下去,韵文这个字高起,那个字低下去,平仄一定要和,否则一念,某个字翘起来就念不下去、就不对。我们当年学这种古文时,老师教得没那么科学,不过一学会就懂了,自己写文章时,头也摇,笔也写了,嘴里还在哼。哼下来这个句子不对,念不下去要换字,在音韵上,也就是调门上的音波起伏要能谐调。这些句子看起来平常,每一个句子都敲过、打过,它的结构有那么严密,而且每句都是相对的。‘尘网千重’对‘爱绳万结’;‘密密而常笼意地’对‘条条而尽系情田’。你要注意!单独抽出就是一副对子。天对地;雨对风;大陆对长宅;来鸿对去雁;杨柳对梧桐,都对好的,老婆对老翁,要对准。又如‘耸高阜于慢山’对‘汹长波于贪海’,高山要对大海,如果山对山,老师一看打××,然后叫过去敲一下,‘狗屁!’就给你一句,你就吃不消。

  ‘若蚁聚蜂攒,攀缘役役;如鼠偷狗窃,结构营营’,蚁聚对鼠偷;蜂攒对狗窃,而其本身就是对子。

  可是光教文学的技巧还不行,你要把哲学和科学的道理透出来,难就难在这里!所以古人的文章写出来几千年不能动摇,他下了苦功夫的,‘十年寒窗无人问’,统统在搞这个玩意啊!现在是十年窗下计工时。当然现代发明东西也要下功夫,没有一点创见学了都白学。

  ‘攀缘役役’对‘结构营营’,都是佛学,佛学与科学书一样,有人会觉得枯燥!把它变成文学就不一样了。

  ‘八苦之焰长烧,二死之河恒没’这一篇拿到滨仪馆灵堂当祭文念,眼泪非掉不可,所有人的一生都是这样过来。有时人家叫我写祭文,我说何必写!这篇随便哪里抄一段,男女老幼统统合适,个个如此,这就是一篇好祭文。当然,骂人的部分要去掉,‘如鼠偷狗窃,结构营营’,不能用。不过‘八苦之焰长烧,二死之河恒没’这两句可以偷来用的。千古文章一大偷,男女老少都相应。但是在点红蜡烛、贴双喜的日子千万不能念这个。

  ‘轮回生灭,苦恼萦缠’又是一对。

  这一段好文章,我们的本子都是密密麻麻的红圈点,每个字都用得好,这就是文艺,艺术表达到了最高处,这就是中国文化、中国佛学的特色,与印度不问。马鸣菩萨的《大乘起信论》,梁启超看了已经赞叹得不得了,说翻译得好!我看差不多。翻译得好的还是《楞严经》,它就是用这种文章结构译写的,结果那么高深的哲理,那么高深的科学修持方法,用这种文学技巧表达,在全部的佛经中,真是只有一部《楞严经》,高明极了!

  其次,拿中国佛教文学来讲,除了《楞严经》以外,就是鸠摩罗什翻译的《金刚经》,准确、有力,翻译得非常好!这都是中国佛学、中国文化特有的。有人要写中国哲学史,我都替他捏一把冷汗。连这一部影响宋代的《宗镜录》的古文文章都不会写,而想写哲学史,那变成死哲学了!中国哲学之难写,本身要具有何等的才学!中国文化方面的文学造诣要高,然而光是文学造诣高还不够,本身要会作诗、会填词、作曲,诗词歌赋、琴棋诗画样样都会,佛学会、道家会、易经会、阴阳八卦会,然后才可以写哲学史,否则没有资格写的。大家现在只看到这些,还有更好的东西呢!这本书的价值有如此重要!我们不要被文字骗过去了。

  回转来讲本课题,接下来还有一句话:‘皆是不能自安心耳。’禅宗二祖神光向达摩祖师求安心法门,就是因为此心不安。没有悟道以前,人生统统被永明寿禅师这篇‘祭文’包括了,没有一个是真安心的!



  有关其他文章
· 下一页:第二十五章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