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印光大师文集 - 净土法要 - 经法疑伪篇   │ 文章推荐
 

  白话解经原则

  窃谓以白话解,须先列经文,后再以白话简略注之。凡不关紧要之闲字,概不用,既明了又不枝蔓。每见有白话不几个字,便弄成十数字,反费事。若完全把经文编做白话,万万不可。何以故?以久则不得其要,而失本源故。……以白话解用“译”字,未免有僭译经之过,不可不慎。(文钞三编卷一·复胡宅梵居士书三)

  凡白话中,举佛经儒书中话,当先出原文,再用白话演之,则根据分明,人易领会。若即用白话说之,益则仍旧,人难执守,故曰:“言而无文,行之不远。”(文钞续编卷上·复郭介梅居士书二)

  黄涵之《弥陀经白话解》,(此时为宁绍台道,尚未皈依。)将所引余处经文,不先出经之本文,即以白话说之,实为一大欠憾。当时光颇不以为然,然未为说其不可。十八年(1929年)彼又著《佛学大意》,(约二百页)《朝暮课诵白话》,(约二百多页)亦如此。光令先出经原文,下再用白话注之。则经文可为根据,白话但为解义,为有利益。实则但用明显文话,方为合机,固不宜专效近日学堂之章程也。彼先甚著急,欲即排,因此永不提及,光亦永不过问。盖畏其费事而停止耳。(文钞三编卷一·复胡宅梵居士书一)



  有关其他文章
· 下一页:叹彭绍升之失误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