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教故事 - 法海搜珍 - 正文   │ 文章推荐
 

  我身有无

  陆渊雷居士译释(出大智度论)

  【经文】有人远行,独宿空舍,夜中有鬼,担一死人,来至其前;复有一鬼追来嗔骂,谓死人是我物,汝忽担来,是何道理?先鬼言:“此是我物,我自当持来。”后鬼言:“是死人实我所有。”二鬼各捉死人一手一足争之。前鬼复言:“此事有人可问。”后鬼即问其人:“是死人谁担来?”是人自思:此二鬼力大,吾言若实若妄,俱不免死。即从实言:“前鬼担来。”后鬼大嗔,便捉其人手,拔断著地;前鬼取死人一臂,插入其身易之。如是两臂两脚头胁乃至全身皆易。于是二鬼共食所易人身,食尽,拭口而去。其人思惟:我父母生身,眼见二鬼食尽,今我此身悉是他肉,我今究为有身耶?为无身耶?行到佛塔,问诸比丘,详述上事。诸比丘言:“从本已来,恒自无我;但以四大和合故,计为我身。如汝本身,与今无异。”诸比丘复为说法度之,其人开解,得阿罗汉果。

  【译语】有人旅行远方,独宿于空屋中,半夜里有个鬼,背著一具死尸,来到此人面前,随后又有一鬼追来,忿怒叫骂,说:“死尸是我的,你为什么背到这里来?”前鬼道:“胡说,这死尸原是我的,我当然可以自由移动。”后鬼仍争辩死尸是他的,于是二鬼各拉住死尸的一手一脚,互相扯夺。前鬼又道:“这里有个活人做见证,可以问他。”后鬼便问此人:“死尸是谁背来?”此人心想,二鬼皆凶恶而力大,我无论说实话说谎话,讨好得一鬼,必致惹恼别一鬼,看来今夜活不成了,于是说实话道:“我见前鬼背此死尸来。”后鬼果然大怒,捉住此人一手,用力一拔,拔断了,向地下一掷;前鬼见了,忙拔死尸之臂,给此人插进换上。这样后鬼拔,前鬼换,把此人的两臂、两脚、头、胁、以至全身,通通拔出换上。最奇怪的,二鬼不再争执了,各取地上拔来的新鲜人体嚼吃,吃完了各自抹抹嘴巴而去。此人心想:“我父母所生的身体,眼见给二鬼吃尽了,我现在的身体,悉是他人之肉,这样我现在究竟算是有身体是无身体呢?”为欲解决这问题,明天一早,他就跑向佛塔,找几位比丘(即和尚)请问,把夜里事情详述一遍。诸比丘道:“从元始以来,根本没有什么‘我J,不过是四大(骨肉等固体物名地大,血痰涎等液体物名水大,暖气名火大,呼吸之气名风大。)因业缘和合,凡夫妄认以为我身;你的原身与现在所有身,既皆是四大和合所成,这其间原没有什么彼我。”诸比丘更给他说法拔度,此人心开意解,得了阿罗汉果,超出三界,永绝轮回。

  【释义】人生及世界之成,皆由一念无明,妄起分别,于是循业随心,现作色身;及环此色身之世界,既有色身,则其了别觉知之识,愈起妄执。认色身为我,造作善、恶、无记〈不善不恶为无记〉诸业,于是沉迷愈甚;而生老病死轮回恶道诸苦,更难解脱矣。小乘声闻法,视根身器界等皆是因缘和合,偶尔幻成,于中不起爱憎分别,是名断除烦恼,其果位为罗汉。大乘则视因缘和合亦是方便戏论,但有言说,都无实义;了知一切法皆是妙觉明心所显现,故此心无在无不在,清净本然,周遍法界,不生不灭,是名了义,其果位为成佛。



  有关“我身有无”其他文章
· 下一页:水泡不实(出出曜经)
· 返回 法海搜珍 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