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李炳南居士文集 - 佛学问答类编 - 正文    │ 文章推荐
 

  佛学问答类编-密宗第十一

  李炳南老居士解答

  十一、密宗

  问:金刚上师的解释如何?(永康)

  答:详释甚繁,兹从略,金刚者,坚固不坏决定成就之意。佛如是,法亦如是,上师者,即至高无上之尊师也。

  问:现在有几位金刚上师?(永康)

  答:藏密有红黄两大派,尚有其他派,在台出家众,有黄教甘珠尔瓦呼图克图等,在家众,有红教屈文六上师等。

  问:诺那上师是生于何时?圆寂于何时?是哪地方出生的?(永康)

  答:诺那呼图克图,籍是西藏,生时不详,圆寂于一九三六年之时。

  问:持哪一种咒最得益?(翁慧欣)

  答:诸法平等,无不得益,但须契机,尤须论所修目标何在,始能检修何法。佛为医王,法为灵药,药须对症,法须切其愿也。

  问:我国在何时方有使用陀罗尼经被?是否从我国西藏传入?(永康)

  答:陀罗尼经被,皆系梵文,或由藏地传入。但知前清时代,王公大臣死后,奉旨赏给,而普通官民不得擅用,今则无禁矣。再往上追,无书可稽,则不可知。

  问:往生咒之功用,为助往生极乐,未悉大悲咒及其他各种咒语功用为何?(蔡世芳)

  答:大悲咒所用甚广,世间息灾增益,出世断惑证真,持之均得助力。他咒各有其名,顾其名可思得其义矣。若解圆义,则法法一如,可以互得其用。

  问:往生咒或名‘拔一切业障根本得生净土陀罗尼’,如何解释?(永康)

  答:此二名乃系一事,不过一详一略耳。兹释其繁者,‘拔’是拔除,‘一切业障’谓种种之罪业,生出种种之障碍,使所修难成,‘根本’喻业障之深固,如树之有根,盘结坚牢。‘得生净土’谓是如愿获得,生指神识托生之处,净土指极乐世界之清净国土。‘陀罗尼’译为总持,乃不失成就之义,其类有四,此处单指咒陀罗尼。合讲即是此咒有二种大用,一?所有一切罪业,一切魔障,虽则如树有根,发生碍道之力,而咒力能尽拔除之,不使有余。二、且能承此咒之威力,决定得生极乐净土。

  问:念往生咒是助自己往生为目的,抑是助外生多劫所结来的众怨仇超生为目的?(吕慧良)

  答:一体万用,第看心及回向如何耳。

  问:心经‘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请为详解!(张鸣声)

  答:此系咒语,按五不翻例,属于秘密不翻,区区遵之,亦不强作解释。

  问:准提咒开首‘稽首皈依苏悉帝’等之四句,是否持诵十遍百遍千遍,须要连续持诵,抑或开始诵一遍可亦,与及以方言白话诵之可否?(黄涵)

  答:首四句为偈,下方为咒,偈诵一遍,咒或为千,亦称如仪。设欲每遍皆诵偈,亦无不可。惟以方言白话诵法下问,颇感不明来意,因偈文简单,且有梵语,如翻成白话,不善文者,不但语意未周,且必络索冗长,更感不便。

  问:唵嘛呢叭咪吽六字大明咒是何意义,请详解之?(张维明)

  答:此属秘密,古人有不许翻译之例(近代有解释)。盖咒忌心分别,不解其义,大起分别,易于成就。

  问:大悲咒及其他咒内很多字不认识,字典内又查不出,佛学辞典又无注音符号,请朋友教,又担心发音不准,将来转教与人,更成问题,请解决!(蒋俊义)

  答:密咒重师承口传,当地若无金刚上师,可向比丘僧而常持是咒者求授。若求音确,必须梵音。汉音久多讹误,如二合三合四合等音,往往读为二字三字四字,此其最著者,即单字音,亦多汉藏各省之不同,演变如是,不必拘泥矣。但得比丘传授,心存诚敬,自有灵验。

  问:大悲咒之第二句,南无阿唎耶的‘阿’字读什么是为准确?(唐桂兰)

  答:阿字音从喉咙发,即能得其准音。

  问:变食真言诵咒施食,既能使金翅鸟及饿鬼获得饱满,何以不能回向社会饥人,个个得食?(李孟泉)

  答:金翅鸟性食龙,佛为救龙,故施食与鸟,此有一段公案,免赘不叙。饿鬼道本无食品,故咒变之,人道本多食品,故不须咒变。前两道皆有食品矣,其两众得食与否,尚视其有无障碍为断!鬼道目连尊者之母,食方近口,即变为火,即一例也。人不能遍得食,又何足怪。且佛家印经及拜忏等,常有刀兵饥馑,悉皆灭除,种种咒愿,又何尝不为饥人回向哉。

  问:‘活佛’,这个很宝贵的称呼,是否密宗的修行人,统统可以使用的,抑或要经过一种的过程,具有特别资格的密宗大德才能使用?(李永茂)

  答:对于传法之金刚上师,方以此号尊之,非学密者一概可称也。

  问:白衣大士咒:初称佛号三遍,后从南无佛起至波罗密止为一咒,若要连诵几十遍时,可从南无佛念起,或是遍遍都要三称佛号念起?不在佛前,在任何地方或行、立、坐、卧都可能持诵?(尤彩华)

  答:只初诵三称即可。行住坐可称,卧只许心转,不宜出声,恐涉不敬也。

  问:佛法是依法不依人,何以密宗要依金刚上师口传音,不依原译音。(暂梁)

  答:字在纸上,会自动发音乎?不有师父,音何能准,原译之音,究属何音,能诵出乎?凡属学问,必有师承,岂独密宗。若传法者未离经义,学者依之,正是依法也。

  问:密宗专门持咒效验最灵,有现身成佛的,有求功名得功名的,有求富贵得富贵的,求聪明得聪明的……现在有人依此专门持咒去买爱国奖券是可以中奖否?(潘玉泉)

  答:佛法之大用,在了生脱死,次则灭罪消愆,拔苦与乐。罪愆消,苦尽拔,乐却生矣,然亦有一定之限度,非许其逞贪纵欲也。有‘可许则许’一书,解说甚详,倘漫无限度,则非分之事甚多,一律许之,不独害世,恐亦不利于己。

  问:持咒与念经功德,有何不同?诚如您在莲社说法‘放下万缘,一句洪名’自然深信不疑,但因持咒成习,一时改不过来,尤以自认这是一种好习惯,不改可否?(张文炳)

  答:上手功夫,不宜抛掉。但持咒以外,再加佛号可矣。

  问:听说有学密宗的居士功夫很好,但是不吃素,请问这种行为当生能不能成就?(慧心)

  答:学密吃素者甚多,并非一律吃肉,若吃肉之密宗居士果然功夫很好,自有他的成就办法,非他人所知。

  问:密宗礼佛,合掌先安在顶上,又向口前一安,是什么意思?(三三)

  答:密宗礼佛,同时持‘嗡阿磮’三字,观想色光,即将此三字安于顶喉心三处,然后方拜,合掌安三处者,即此意也。

  问:密宗供佛,有将其皈依之喇嘛,安在释加佛上者,是不是错误?(三三)

  答:这是密宗的仪规,显宗是三皈依,密宗是四皈依,第一先皈依金刚师,因无师先导,而自不知三宝,故对金刚上师,恭敬第一。

  问:请问真言宗(密宗)的归宿点,是否也是西方极乐世界?(维宝)

  答:密宗法门甚多,其中破瓦法等即是往生极乐者,其余各有各之归宿,并不一致。

  问:国人持咒是否以国语发音方为正确,若以方言发音其功用有否失效?(蔡世芳)

  答:咒属密部,按规应依密宗仪式传授,必经金刚上师灌顶口授。金刚上师,皆系师承梵音,依此方为准确。但梵音并非如汉字一字一音,每多二合乃至四合,吾人念者,竟将二合念成二字,四合念成四字,甚将二合念一音,如多咒开首之‘唵’,本为‘乌唵’合音,读‘嗡’,普遍唯读一‘唵’字,学密宗者,则二合‘嗡’音。据上所述,能经金刚上师口授,应读所受之音,否则但存恭敬随顺方音,不必再改国音,缘国音与梵亦不符也。

  问:凡咒保持梵音不翻,神鬼听懂就能达到目的,人听不懂没有关系,可是本来咒是人作成的,听不懂念来究竟意义又不解,希望要理解重要诸咒的大意,有什么方法可求?(吕慧良)

  答:能研梵文,即解其意,例普传之大悲往生药师般若等咒,亦有加注释者,不过其义不周。惟持咒之法,在于三密相应,自有不可思议力量,对方纵不懂,亦蒙其益,如乘飞机。虽不解其机构,乘之者,定能被载远游耳。

  问:禅宗第一祖摩诃迦叶尊者,于结集法藏后,曾宣示‘佛所制者,我等应行;佛未制者,我等莫制’。密宗乃禅宗第十四祖龙树大士所创。除托佛演述之大日及金刚顶等经外,所有一切法规仪规,均其制定。未审是否迦叶尊者所示,有无抵触?虽然凡已见性者,均可称之为佛,龙树大士亦是见性者,当然称佛。但迦叶尊者所称之佛,乃尊释尊而言,幸赐教。(赵超)

  答:迦叶尊者,虽有此语,而佛所制者,亦未能一次集尽,故继续有多次之结集。至于法轨一事,师其原意,不妨随地随宜,少加权变。如中国之三衣,已与印土不同;单腿胡跪,今多不行;密宗之红色甘露,中国多以茶水代之;凡此均不可以抵触论。至云佛之一字,自有藏通别圆之区别,最显者,缘觉亦称佛,岂可与三祇圆满者同日语哉!

  问:请详细指示持诵大悲咒的仪式!(尤彩华)

  答:持咒之规矩,必须经过金刚上师灌顶,方得传授。惟十小咒及大悲咒等,后定为丛林日课,即多不经上师传授,自己习诵。是以观想,结印诸法,已不讲究矣。但能诚敬诵持,亦有灵应!所询大悲咒之持法有三:一、为拜忏行法,此有忏本可参。二、须依金刚上师之传授,手结印、意观想、口诵咒,此之谓三密相应(一、非平时所作;二、无金刚上师不能习)。三、但存诚敬,一直念去即可,不必求仪式也。(附大悲咒普通结印法)诵时两手合掌,右大指扣在左二指之根间,再以左大指加在右大指之上,诵到‘婆夜摩那裟婆诃’句,即将两小指展开;‘悉陀夜裟婆诃’句,展两四指;‘摩诃悉陀夜裟婆诃’句,展两中指;‘悉陀喻艺室皤罗夜娑婆诃’句,展开二指;诵到最后‘南无喝祍怛那哆罗夜耶’句,两中指左上右下一交插;‘南无阿涥耶’句,再以两中指右上左下一交插,‘婆罗吉帝,烁皤祍夜裟婆诃’句,合掌如故。此印不须上师传授,乃公开者也。

  问:‘密’之修习法,与印度瑜伽术部分似乎相同,如持咒,结印,坐式,修气脉,明点等何故?(李明扬)

  答:佛法中之密宗,即称瑜伽宗,法相亦称瑜伽,瑜伽中文为相应之义。至于印度之瑜伽术为何,区区未闻,同异难论。至云持咒结印,坐式,气脉,明点何故,可参考前一答。各有各之含义,各有各之表显,若笼统答覆,无非取其瑜伽而已。

  问:藏密之‘破瓦’与‘大手印’,两者在修习法上有何区别?修气脉,提明点,醒拙火是否为两者之原则共有法?(李明扬)

  答:未学密者,不必问此,一法有一法之仪式,结印观想持咒,各法各别,简单说之则不解,详细说之,等于著述,亦非本栏范围。中脉与明点,虽属两事,然有联带关系。密宗注重受金刚上师之灌顶,亲依传授,不许随便谈论,以涉盗法卖法之嫌。区区于密,固有一知半解,然不作上师,故不传法。桃园大溪有传红密者,台北有传黄密者,居士有志,可往求之。

  问:显密圆通成佛心要集卷下四四面,变食真言,念时有否手印?(郭无垢)

  答:凡属密法,皆以观想结印持咒三者并行为原则,观与印必经上师亲授,方无错谬,惟书既不载,后人故只以持咒一端,但心诚作之,亦能感格也。

  问:显密圆通成佛心要集四六面之济饿鬼谓于晨朝及一切时,白日非鬼境界济之是否得益,究应于何时为宜?(学人于晨暮各施一次)(郭无垢)

  答:一切时,是不限于某时也。居士朝暮通行,有何不可。

  问:济鬼施食,是否须要观想。如金刚经云‘不住相布施等’施食时无杂念亦不观想可否?

  答:观想与金刚经所示之‘不住相布施’,意义不同,切勿误解,施食不会观想,自不必强作。但应不断持咒以除杂想,若杂想起,其所施食,即随其想而变所想之事矣。

  问:贵刊有写大悲咒之感应,请录出大悲咒之念法,不知同意否?(邱福慧)

  答:学咒有二法,一:依密宗仪式,受金刚上师之灌顶,然后亲口传授,学者依其音而修持,此为正规。二:传密之金刚上师,不能处处皆有,或求曾诵修之人学习,不问其读音如何,只存恭敬修持,此为方便。前者有观想,结印,拼音,可谓有‘念法’,后者求长诵之人依书传音,为方便‘念法’。笔答者,只能于纸上写字,不能于纸上发音。

  问:据说印度有无上瑜伽经典,依法修行能即生解脱,不待来生,当今印度雪山,圣熙福难陀尊者,便是依此无上瑜伽勤修十年而获亲证圆满、光明、清净自性的。彼获证后,以慈悲度生大愿,遍设神圣生命学会于香港,南洋新加坡等地,并常以‘神足通’——法身,指示各地弟子之修持法,或在诸弟子入定时显示,或在梦中显示。此事实否?又彼尊者所证何果位?(李明扬)

  答:佛法多门,总括为显密二宗,瑜伽经典,即密教法也,显密各法,传授须契根器,成就皆赖修功,契机功纯者成就速,反之则成就迟,不过各法,有重自力与重二力之不同。至于心专功纯,密有感而显亦有感,密即生成就,而禅净皆是即生成就也。彼尊者区区未曾参谒,何敢妄测高深。

  问: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如何唤作著魔?学佛浅说内中云:每日要诵楞严咒大悲咒,即能消灭魔障。莲友中每每遇著不顺时就退转,望详细开示 除魔之法!(林宽修)

  答:道乃我心,魔亦我心,起妄即魔,显真即道。是理即道,昧理即魔,为顺逆所动即魔,不为顺逆所动即道。精进即道,退转即魔,是道魔皆在于心,不关外来。楞严咒与大悲咒,固可却魔,六字洪名岂能不却魔耶?果念到一心不乱,道尚不可名,安得尚有魔在,居士问却魔之法,即一心不乱是。

  问:藏密中有中阴救度密法,其功效如何,未习密宗之人,依法行之有效否?(洁园)

  答:显密功效无二理,功夫成熟,则行法有效,功夫不熟,则行法无效,效与不效,在乎行法之人,而不在法。

  问:闻说:密宗的光明咒,持念的人,往生很有把握,我们修净土的学念,有益吗?是否盗法?(白张文适)

  答:大灌顶光明真言,依法咒沙咒米,专为加持亡者,然持法者当亦有益。往生把握,是指被加持者,加持人不修净功,自亦不能往生。蜜宗规矩,经人传授,乃系正受,不名盗法。

  问:修密宗‘破瓦’是什么?有何妙处请指教。(陈冠仁)

  答:‘破瓦’,乃是开顶之法,使神识从顶而出,亲近阿弥陀佛。平素如此,临终如此,密宗中之往生净土法也。(‘破瓦’有多种之法,但必须经金刚上师传授,方能修。)

  问:或有持咒诵经而能梦见圣境及佛菩萨圣相,或有任持任诵均不能见到,不知其差何在?两者何属究竟?(吴明安)

  答:修行人以无梦为佳,若有梦而能现圣境,亦是瑞相。但不可执著,思常得梦,初学人不解心性之理,执著恐招魔境。次问见不到者,亦有分别,如任何梦皆无自佳,倘有乱梦而无此境者,自是功夫欠专耳。

  问:陀罗尼经被,用以盖死者之尸体,因值咒力,得生净土,是否要大德加持过方生效力?(李福民)

  答:密宗仪式,一切皆须经过加持,方为相应。至云效力与否,是又在诚敬如何耳。

  问:密宗‘红密’与‘黄密’此二法有何分别,学密者应学何法。(吕净安)

  答:红密始自莲花生大士,多讲顿修,学者衣红,故以红教呼之。黄密始自宗喀巴大师,多主次第,学者衣黄,故以黄教呼之。应学何法,各有所长,各随其机。

  问:‘白衣神咒’学人疑为‘外道’伪造,其实此咒是否‘外道’伪造?(吕净安)

  答:此咒普遍流行,然藏中未载,故说为伪。且此咒语之组织,梵汉混杂,更令人生疑。细味之,开首为诵皈依,结尾乃是回向,惟中间是咒。究其竟语为何,须求通晓梵音者证之,方能定其是外非外也。

  问:学密者应受‘金刚上师’传授密法‘金刚上师’是否指‘活佛’。(吕净安)

  答:金刚上师,有活佛为者,非活佛亦能为之。

  问:密咒如军中秘密号令,不可讲解,为何‘某’法师,还著有‘大悲咒讲解’其中七十四句,还有七十三位神相,此实否?(吕净安)

  答:秘密不翻,乃晋唐各译经大师所定,自宜顺从。某版之大悲咒增加图解,是否深解梵音,(咒不尽为梵语)有无错译,尚在其次,已显与持咒之密意不契。区区学浅,言恐无当,按依法不依人之训,莫如从古不从今也。

  问:‘楞严神咒’甚长难受持,如受持最后之八句‘正楞严心咒’可否?受持此八句与受持全咒是否有差别?(吕净安)

  答:若解圆意,八句未尝不可,闻尚有专持六字咒心者,惟须至心诚敬,而不起分别,自然感应无差。

  问:三藏十二部经典是否包括‘密乘’?(李明扬)

  答:包括有密部。

  问:‘密宗’法门是否为释尊亲口所宣,若是则据何经典?(李明扬)

  答:密部法门甚多,有佛说者,有祖说者,有载藏经中,有未经翻译而为西来之上师口传者。

  问:蒙山施食经文中所念的‘佛子所造诸恶业’是什么意思?(江宽玉)

  答:此为华严经中之一偈,后人取作忏悔之用。蒙山施食,原为救济饿鬼,彼等罪业所障,故咽细喷火,不闻水名。念此偈者,意为先与求忏消罪去障,然后与食,方能入咽也。

  问:蒙山施食如果没有法师领导,在家二众可如法举行否?(翟孟秋)

  答:蒙山施食,系密宗之法,有观想结印,本重师传,如得其法,行时不限缁素。但作佛事,要在至诚,徒尚表面,且恐有慢法之咎。

  问:暮课所念的蒙山施食,请大德劳心慈悲说明蒙山施食的原因及其义意吧?(弘宗师)

  答:蒙山乃四川之山,宋时有不动法师,驻锡修道,师以诵持功德,常回向六道,而鬼狱两道饥渴最苦,特依密宗诸法,咒施水食,以济其苦,此原因之大意也。

  问:持大悲咒时应作如何观想?(翟孟秋)

  答:凡咒皆有观想,专修密者作之,各有其师父,不受金刚上师灌顶者,不得而知,但一心诚敬,即有感应。大悲咒十小咒等,久成秘密公开,只要恭诵便佳,不必观想。

  问:佛前供养之茶水表布施,涂香表持戒,花表忍辱,香表精进,烛表智慧,饼果表禅定。此理何在?(何美枝)

  答:水性长流普润,滋生万物,故表布施。涂香去垢,身心清凉,故表持戒。花开如笑,如无嗔容,故表忍辱,香遭焚压,其馨愈远,故表精进。烛灯光明,照除黑暗,故表智慧。饼果食品,道者禅作资粮,故表禅定。

  问:夫子曾修密有年,敢问是否有解宿怨冤咒语,若有未拜金刚上师,可否持念?后学怨憎会苦实大重。(李定超)

  答:法法平等,一体万用,各经各咒,皆能解冤。密咒亦多公开者,但能诚心,可不经上师灌顶。若不诚心,虽灌顶而无益,心存结冤,虽诵密咒,冤亦不解。

  问:密宗不戒口,仍可吃荤,其理何在?(吴任辉)

  答:台端既未学密,言之亦恐难解。而密宗亦非全不素食,各言各事为佳。

  问:昔日释迦如来运用佛顶神咒力消摩登伽女的爱欲心,令她成精进林,今日之下,何以没有高僧大德也用神咒力来消众生的爱欲心,使一般众生精进道力坚固呢?(周慧德)

  答:爱憎二心,乃生相无明之我,非有大精进之功,恐不易断。密咒加持而消,实须具种种因缘,而后得以成就,非只一咒即消也,应仔细研经,当知其然。以咒力论,亦是佛之咒力,今虽有持密之高僧大德,而其成就尚未证佛,其咒力自然不能比佛。居士尚是自己精进为是,不必徼幸希望他力。

  问:咒语,凡人不知其真义,常读何益?再此咒语,译此字音不一致,何取?何从?对于读咒得益,有无妨碍?(郝传森)

  答:咒语乃密宗之法,其语不专属梵文,闻六道之语皆有之,故不主翻译。法重于口授其音,不起分别,此外再结印观想,三者和合,主诚主一,诚则能感,一则能应也。世界语系复杂,翻译音不尽同,并不为怪,即今日之中英翻译,亦是大同小异。必求不至大错,须通梵文,否则诚心诵之可耳。

  问:佛教密宗六字大明咒‘唵嘛呢叭咪吽’及‘唵哑吽’外道为什么利用此咒作为符,为人安宅治病等用。(吕理由)

  答:若言密宗,虽佛教徒,而未入坛灌顶受法者,亦多不解所以,况乎外道。大凡习外道者,多系不学昧理之人,彼之举动,亦不能以理推度。

  问:六字大明神咒如受持者,应念何音,念诵时与‘末法中一字心咒’合念可否?念时有否手印?(吕理由)

  答:第一字原为乌唵之二合,读如嗡音,今取半音,显然不对。余须凭金刚上师之口传,长短高低转变,大同小异,学者但依上师口音为对,不依则否。但此六字虽密,等于显传。只诚心诵去即妥,凡咒皆结印,未学者则不必。再云一字心咒,应知一字者数种,未曾说名,无从依答,惟一种咒诵毕,再接诵一种,并无不可。

  问:瑜伽一术,性命双修,即生能得许多成就,颇能迎合时下一般智识份子‘科学求证’的心理,祈社长尽量设法大力提倡之。(李明扬)

  答:佛法即是佛法,本有独立之精神,不必依傍他学而存在,何必牵扯科学。宇宙问学,凡体系不紊者,皆曰科学,不过于头上冠以附号以别之而已,岂必物质研究,方名科学。佛法体系尤精,亦是科学,居士但知瑜珈合科学,殊不知禅净唯识,都不在科学外也。至于台嘱提倡瑜珈一节惜敝社同人,于此仅知皮毛,故觉难以为言也,祈谅。

  问:每月初一与十五日斋供养佛后,可许将白饭些少送出喂雀鸟吗?须要念什么咒方如法?星月菩提珠,菩提树根珠,种种意义如何?与念佛功德又如何,念珠何类念佛功德最优胜,天台菩提珠是菩提树根吗。(李伍春华)

  答:所云斋供,分早时午时之别,从供器中持出少许,应作观想,即是七粒,再想每粒变七,七又变七,变至无穷,送外布施,名曰出生。此非为喂雀鸟,乃系布施饿鬼,其义详于朝暮二课中,早斋出生诵咒曰,‘唵,度利益,莎诃。’午斋出生诵咒曰,‘唵,穆帝,莎诃。’唵读‘嗡’音,余照当地音念,念在心而不在珠。

  问:大悲心陀罗尼经一部,敬阅之下,始悉本咒功用宏大,赞不能尽。弟子以前每晨除念佛外,即持诵该咒三遍,然只口诵,不知结印及观想三密有缺其二。而该经中亦无提及印契观想,今恳请长者大发慈悲指示印契观想(如不违佛戒范围,千万慈悲指教)以消障增慧,而自利利他。(某居士)

  答:三密必经金刚上师灌顶传授为合法,已经公开普传者,不在此限。大悲咒有普传之手印,即两手合掌,右大指扣于左手虎口之间,(大食二指根间)再以左大指加于右大指之上。开始诵咒,诵至中间‘婆夜摩那,娑婆诃。’即将左右手二小指放开,以下再念至次句娑婆诃,即将左右手四指放开,如是至一娑婆诃,即放开一对指,放至食指为止。至后‘南无喝祍怛那哆祍夜耶’二中指,左在里,右在外,一交抱随竖起,诵‘南无阿涥耶’二中指再一交如前式,但左在外,右在里,随即合掌,二大指仍扣不变。至于观想,有种子字,各师少有不同,甚为复杂,必不得已,只观面前一千手观音即可。往往发生错误,不如专持一密稳当。

  问:佛母准提陀罗尼经内有印契观,如无上师灌顶,可以如行持否,密咒一项,须法诵几遍始有感应。(某居士)

  答:准提咒极为普通,有‘显密圆通’一书,记载颇详。不必有师,即可修法,兹检一册敬赠,恐贵处或无流通也。再有奉告者,学宜博,所谓‘法门无量誓愿学’。行宜专,所谓一门深入也。然行分正助二功,必择一作正,余者为助,方有重心易成。

  问:凡人逝世,为超度亡魂延僧诵经作功德中有放焰口,而盂兰盆祭时有放蒙山,此两种是何分别,请老师指示。(何玉贞)

  答:所问乃三事,非两种也。焰口仪规繁重,初意施食虽在饿鬼,然亦供三宝及外宝及外道梵众,为无遮之大会,须修密之比丘为之。蒙山则简单,只作观想变食即可不必广设供养,不论缁素,皆可为之。盂兰盆限于七月十五日恣日举行,专供三宝,任何人皆可为之。佛法本圆融,此之事不独专为超亡,与生者祝祷,皆可用也。

  问:放生时要诵何咒并祈明示。(何玉贞)

  答:古德原订有放生仪规,诵持多种,我辈随缘随时,自不必拘,然宜为说三皈依。至于诵持,大悲咒往生咒等皆无不可。

  敬守此心 则心定

  敛抑其气 则气平

——格言联璧 



  有关其他文章
· 下一页:净土第十二
· 返回 佛学问答类编 目录
地藏孝亲网